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女孩补课车祸!姐弟俩去补课途中遇车祸 弟弟脑死亡姐姐或成植物人

这个11岁的孩子离开了我们,他的生命将在3个孩子身上延续 河南商报记者 王春胜/摄 河南商报记者 郑筱倩 一场…

这个11岁的孩子离开了我们,他的生命将在3个孩子身上延续 河南商报记者 王春胜/摄

河南商报记者 郑筱倩

一场车祸,夺走了儿子的生命,女儿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突遇灭顶之灾,父母悲痛之余,冒着被乡邻挖苦的风险做出一项决定:捐出儿子的两肾和肝。

儿子虽然没了,但他们要让儿子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延续。

悲剧

去补习班路上

姐弟同遇车祸

8月9日13时30分许,民权县北关镇一农村,徐莹骑着电动车带着弟弟徐昌出了家门。他们要去离家8里地的县城补课。

仅仅20分钟后,他们的母亲杨女士接到噩耗——一辆失控的汽车,把正常骑行的姐弟俩撞倒在半路上。

杨女士和丈夫赶到现场时,两个孩子都已经失去了意识。

在医院检查发现,姐弟俩都有颅脑、脏器挫裂伤,全身多处骨折。徐昌已无自主呼吸。

突如其来的横祸,一下子击垮了这个家。徐莹14岁,该上初三了。徐昌11岁,该上五年级了。杨女士说,女儿内向、儿子活泼,但都非常懂事。

让父亲徐先生内疚的是,放假时,孩子们本来不想去补习班,是他逼着他们报的。“农村的孩子,不学习咋有出路呢?”

如今,杨女士哭着说,早知道这样,情愿孩子是文盲,一辈子待在家里。

抉择

悲痛父母决定捐出儿子器官

虽然医生宣告抢救难度很大,抱有一线希望的徐先生,仍请省里专家来会诊。

事故三天后,徐莹睁开了眼睛,但仍意识不清,没有知觉。专家说,以后她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而徐昌,基本可以判定已经脑死亡。

女孩补课车祸

8月21日,不甘心的父母又把一双儿女转到郑大一附院,但一切还是没有转机。

这时,徐先生夫妇听说了器官移植捐献,捐献儿子的器官,“刚开始根本接受不了”。

但听医生说,儿子的器官能救好几个人的命,8月30日,他们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签了字。杨女士哭着说,希望儿子的生命能在其他人身上延续。

8月28日晚8点,徐昌被证实死亡,两个多小时后,他的两肾和肝脏分别移植给了两个女孩、一个男孩。

“这3个孩子的病情都非常危急,移植后各项体征都很平稳。”郑大一附院器官移植科医生尚文俊说。

行动

协调员推进器官捐献进程

徐昌是我省第22例器官捐献者,也是年纪最小的捐献者,年纪最大的捐献者68岁。

女孩补课车祸

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毕学义介绍,从2010年8月到去年年底,我省只有4例器官捐献者,而今年以来已完成18例捐献,仅8月份,就有3人捐献。

女孩补课车祸

他认为,捐献频率的提高,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功不可没。“协调员都是二级甲等以上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或者护士长,他们如同医生、教育者、调查人员、顾问和管理者的集合体,呼吁更多人加入器官捐献队伍。”

前不久,一条微博引发关注:一位父亲因无钱医治儿子,遂决定捐出儿子器官。有网友说,器官捐献太冷酷,不能光等器官不施援手。对此,毕学义说,无论任何时候,治疗肯定是第一位的,只有等病人脑死亡后,协调员才会和病人家属沟通,并一切遵循他们的意愿。

呼吁

扩大器官来源

希望多部门协作

不过,器官捐献的数量和需求对比,可谓悬殊。

据尚文俊介绍,我省每年等肝肾移植的患者至少10万人,但一年也就能移植400到500例,而且绝大多数是亲属间捐献。“很多人因为等不来肾源而离世。”

在我省目前的捐献者中,因为车祸、事故离世的捐献者占三分之二。而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一年仅交通事故造成的意外死亡就在10万人左右。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只要车祸死亡者没有特别声明,都视为同意捐献器官。”尚文俊说,但在我国,受传统观念影响,很多人仍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虽然徐先生夫妇无偿捐出了儿子的器官,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是,事情传到乡亲耳里会被质疑和挖苦。

去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表示,我国申领驾照时进行器官捐献意愿登记,有望在去年年内实现。但截至目前,该计划仍没有落地。

尚文俊说,由此证明这项计划的难度,我国器官移植要想迈进实质性进展,需要多部门协作努力。

推荐文章:高考生遭遇车祸补课费也应获赔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本报通讯员 胡勇

2016年5月,高三学生张某在下课后乘坐公交车回家。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与王某驾驶的货车发生碰撞,导致张某在内的3名乘客受伤。

后经公安机关认定,王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公交车司机及乘客无事故责任。张某在受伤后住院治疗了15天,出院后需在家卧床休息。因无法到学校上课,家人为其联系了辅导老师至家中补习,支付了2000元补课费。

张某在结束治疗后,向法院起诉,要求王某及保险公司连带赔偿包括补课费2000元在内的各项损失共计4万余元。庭审中,保险公司辩称,补课费不是保险公司理赔范围,公司不予赔偿。

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

法官庭后表示,随着城市发展,机动车越来越多,孩子出车祸的事例也在增多,因“补课费”产生纠纷不是个例。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及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侵害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对其造成财产损失或其他损失、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或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中,张某系高三学生,发生交通事故时,正处于紧张备战过程中,事故的发生对其正常的学习、生活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且由于事故受伤,其根据自身特点聘请教师培训补课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据此,法院判决参照一般培训补课费用标准及补课必要时间,支持原告请求,判令保险公司作出如上赔偿。

推荐文章:学生补课回家遇车祸身亡 都昌三汊港中学:补课已结束 学校无责

中国江西网九江讯 沙莎、记者王平报道:8月5日,本报接到网友投诉称,都昌县三汊港中学一名高三女生在补课期间因车祸不幸身亡,家长就校方责任和理赔事宜与学校谈判,但学校表示无责。

投诉:非自愿补课期间出车祸身亡

据悉,7月24日,高三女生夏某在校补课期间,往返于住处和学校的路上遇车祸不幸身亡。据死者亲友所述,在补课之前,死者本人及其监护人并不想参与补课,但班主任极力要求补课,并威胁不补课就开除,不予参加高考。死者家属一直要求校方给出合理合法的补课理由,但校方只含糊其辞地说县教育局有相关文件允许学校补课。但家长认为,学校不关心学生往返路上的安全,强行补课是不合理的;事故发生后,学校却推卸责任。

学校:当天补课已结束 不存在赔偿责任

8月4日,记者联系上了都昌县三汊港中学的邵校长,他表示根据省教育厅的文件指示,高三学生是可以补课的,而且三汊港中学此次补课也是严格按照教育厅的文件执行的,补课从7月4日开始,7月24日早上结束,学生统一放假。

据了解,7月24日中午13时许,夏某在都中公路等班车时,一名女子驾驶一辆白色轿车不慎将其撞倒,夏某被送往医抢救无效后死亡。“后来,这个事情就按交通事故进行了处理,由肇事方向死者家属赔偿70万元。”邵校长说。

邵校长认为,此事应按并已按交通事故进行处理,并且学校于当天早上就结束了补课,所以下午发生的事故与学校无关。邵校长说,“学校对自己学生的不幸感到痛惜,对此也很关心,于是在她出殡的当日我校江校长带领两位主任到学生家里给他们送去了6000元的慰问金。”

女孩补课车祸

邵校长表示,学生补课期间已经能交了平安保险,保险公司出面赔偿的时候学校积极的帮助学生提供了“交通责任事故书”相关手续,事后家属到学校“谈判”的时候,他们已经明确回复家长,学校对此事不担责,但是家长如果有困难,学校可以通过募捐或者其他方式给予他们一定的帮助。

县教育局:没有发布过补课的文件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都昌县教育局,其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表示,都昌县教育局并没有发布关于高三学生补课的文件,但是根据江西省教育厅下发的文件,高三学生可以按照不超过假期1/3的时间来进行补课。他表示,关于三汊港中学与事故学生家长的纠纷问题,他们还需要进行了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2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