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更新】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学校说劝退是因为他精…!!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自今年3月开始,江西赣州某中学学生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

自今年3月开始,江西赣州某中学学生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刘文展的妈妈收到班主任的劝退通知

刘文展对学校的举报

教育局对刘文展举报内容的回复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据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

于都实验中学是于都县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今年3月7日,该校学生刘文展在一封发至信访部门的举报信中提到,学校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也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还在补课。

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刘文展同时也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9月20日,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到,一份3月16日发布的《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文展称他“不满意”。他保持着几乎每周一次的举报频率,举报行为有线上的也有线下的。

本学期开学前,刘文展的母亲收到了一条来自班主任的微信,微信的内容是“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截至目前,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劝退刘文展的班主任被解聘

刘文展是在2016年9月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进于都实验中学的。又因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成为学校“免费生”,他不需要缴纳高中的学费和资料费,包括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其实他都不需要交。

当地教育局综治办肖主任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刘文展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他与其母亲和爷爷住在一起。劝退一事发生后,刘文展经常不在家,在酒店打临工的母亲因为早出晚归疏于看管,不知道刘文展在外面都干些什么。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刘文展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校长说劝退我是班主任擅自决定的,他代表班主任向我道歉。”

针对班主任劝退一事,肖主任告诉北青报记者,劝退事件发生之后,校方就曾对涉事班主任做出了口头批评。但鉴于事件发酵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当地教育局已于日前敦促校方对此事重新进行处理。“从教育局监察室发布的文件来看,学校已解聘涉事班主任。”肖主任表示,校方解聘的理由是,该教师在未获得校方授权下,擅自冒用学校名义发布信息。

肖主任否认“教育局泄露刘文展个人信息”的指控,至于为何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一直没有回应刘文展的举报,肖主任表示是“为了避免让孩子陷入舆论漩涡”。

对话

刘文展: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

北青报:你是“全免生”,补课收费不收你的钱,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去举报呢?

刘文展:我们这个县是贫困县,补课费相对于我们这里的孩子来说算一大笔钱。平时经济压力就很大了,很多同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补课费就辍学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能感同身受。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举报,我初二的时候就举报过数学老师在外开补习班。高一下学期自学了信访制度之后,我就知道了渠道,就往信访部门投诉了。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北青报:你举报的补课和收费是什么形式进行的?

刘文展:我们高一、高二是每周上课六天半,休息半天,一个学期400块钱吧。从未给学生开过发票,就是老师把名单上交了费的打钩。每到临近期末,学校以“定位费”名义,向每个学生收取1000元,其中600元为“定位费”,400元为周末的补课费。

北青报:你愿意对你举报的内容负责吗?

刘文展:之前我已经仔细阅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学校违规补课和收费情况,学生和家长有目共睹。

北青报:你身边有同学说过要和你一起举报吗?

刘文展:没有。他们亲眼目睹了我的经历,他们肯定有顾虑,会害怕。不过如果有人要举报,我会教他怎么做。

北青报:你怎么看待你被劝退这件事?

刘文展: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他们说,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责令我强制休学。开学了,班主任说,学校不接受我的报名,要劝退我。学校还认为我是青春期叛逆期,心理有问题。我觉得我很理智,做事前有思考。

北青报:学校现在要你回去上课,你不回去。不继续上学你爸妈同意吗?

刘文展: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我不和他们交流,他们站在错误的立场上,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和他们说没有意义。还有人建议我转学,可是我暂时不想继续上学了。

北青报:很多网友评论你很有正义感。

刘文展: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我就是喜欢管闲事,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街上小吃夜宵店把垃圾倒在小河里污染,不利于旅游业的发展,我也举报过。

北青报:那你认为通过这些途径可以带来改变吗?我看到也有不少人说你幼稚。

刘文展:我觉得可以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

划重点:1,补课是学生自愿,家长自愿

2,劝退是他这个人人品有问题,其他学生不愿意和他交往,卫生不干净

嘻嘻,读过书的都懂这里面的“学生自愿,家长自愿”了吧

推荐文章:投诉学校违规补课收费 一学生遭劝退

[摘要]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截至19日,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新学期开学前,一条时任班主任赖晏斌发给刘文展母亲张春华的微信显示:“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刘文展不明白,学校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接到举报为何不改正反而由班主任对其劝退?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赴当地调查。

19日,涉事学校于都实验中学的负责人称,劝退刘文展,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已向刘文展家人道歉;校方正做工作劝刘文展返校。于都县教育局方面称,于都实验中学确实存在违规组织学生有偿补课行为,曾下令整改;教育局“未泄露举报人信息”。

记者采访时,于都县教育局、于都实验中学均口头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但均未拿出证据。对此,刘文展坚决否认。

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谈话”

2016年9月,刘文展以中考580分的成绩(满分780——记者注)入读于都实验中学。

于都实验中学系当地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该校校长王南昌称,于都实验中学1300多名同批次学生中,刘文展中考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属学校“免费生”。

一份该校与刘文展于2016年8月签署的协议书显示,学校免收刘文展高中3年的“学费、学期内补课费与资料费”。

第一封发至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的举报信,是在今年3月7日。

刘文展在这封信中称,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依然在补课。他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并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门明察。

几天后,刘文展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赖晏斌单独找到他,指着一个电话号码问是否是其父亲的。刘文展称是自己的。

随后,班主任的话题转向了最近学校接到举报。刘文展愣了一下,感觉自己举报的事暴露了。他回忆道:“那天,班主任给我做思想工作,希望他改正。”

“学校是怎么知道举报信是我写的?被举报后为何不改正反而来做举报人的思想工作?”刘文展说。

随后,他“愤然”在网上写了第二封举报信。

刘文展用“檄文”来形容这封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收买举报人信息;县教育局出卖举报人信息,且对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放纵不处理。

刘文展的本意是希望赣州市教育局督促其改正,他没想到赣州市教育局将此次投诉直接移交至于都县教育局处理。

对处理的结果,他“并不满意”。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学校曾违规补课收费

今年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首次对刘文展的举报予以答复。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这份《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该调查结果称,该校于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始至被调查时,组织了全校各年级学生周六上午上课,高中各年级还安排周日上课,其中初一、初二年级周六主要安排阅读、写作等兴趣小组活动课,周日无安排;高一、高二年级周六、周日主要安排一周一练。

同时,该校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抵新学期学费),未另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刘文展“并不认同”。他称,每学期末预收的1000元定位费,其实分为两部分:其中定位费只有600元,另400元即“补课费”。他称,此前,班主任赖晏斌收取时曾这样讲过。

今天,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向赖晏斌求证,但在于都实验中学,校方称赖晏斌不在学校。记者拨打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刘文展还称,2015年起,对于非“免费生”,于都实验中学对学生每学期收取4300元学费;今年9月新学期起,上调为4900元。他认为,这是“举报事件”发生后,学校变相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该校校长王南昌予以否认,称不存在另收取、或变相收取几百元补课费的行为。

不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王南昌称,学校此前确实存在假期组织学生补课、收费的情况。

一份由于都县教育局于今年2月9日发布的《关于实验中学等四所学校寒假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显示,经查,于都实验中学高二年级5个班级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课,收取补课费80元/生。

通报称,该校寒假补课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江西省教育厅《关于切实规范中小学规范办学行为的若干规定》,收取补课费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江西省发展改革委、教育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放开民办学校教育收费有关事项的通知》精神;责成于都实验中学进一步加强政策学习和管理、清退违规收取的费用,取消有关评优资格。

校方向举报学生家长道歉

从发出第一封举报信随后被“谈话”那天起,刘文展一直不明白,学校是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他认为,系县教育局泄露举报人信息。此后,他保持着“几乎每周一次”的频率,通过线上、线下继续对于都实验中学及县教育局进行举报。

于都县教育局对“泄密”一说予以否认,称调查组未向校方泄露举报人任何信息。

该局综治办负责人肖辉说,教育局信访工作人员接到举报后,到学校了解情况,“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谁。”

对此,王南昌称,据校方掌握的情况,刘文展初中阶段就曾写过举报信。他补充称,刘文展进校时学习成绩好,但随后一落千丈,上学“经常迟到”,与同学相处不够融洽,对部分课程上课及作业态度不端,还存在不注意个人卫生、个性偏激等情况。

于都县教育局调查组一名负责人称,刘文展个性偏激,或有“青春叛逆期综合征”,可能存在心理问题。教育局与学校曾请心理咨询老师对刘文展进行开导。

刘文展对此予以否认。

刘文展称,自第一封举报信发出之后,校方曾多次找其及家人谈话,要求他停止举报。其家人曾劝他“不要继续举报”。

刘文展说,即便在8月底接到了班主任的威胁信息,他也认为应举报到底。

对于这则劝退信息,于都实验中学称,系班主任个人行为,未经校方同意。 校方已对班主任予以批评,并到刘文展家中道歉,并多次邀请刘文展到校复课。

对此,刘文展表示,不接受校方私下道歉。他坚持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信息,自己被劝退系校方打击报复。他要求,上述单位承担相关责任,并公开道歉。

刘文展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名教师,教出思想独立的孩子。但他不愿再去于都实验中学读书,“希望换一个学校”。

推荐文章:高三学生投诉学校周末补课 教育厅认定违规

8月27日羊城晚报报道

桂城中学和南海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的电话无法接通,发短信也未见回复

学校星期六补课可否举报

羊城晚报记者 张闻

高三学生投诉学校周末违规补课,学校和南海区教育局却坚称只是“自习”(详见羊城晚报8月27日本版报道)。记者近日通过省教育厅咨询热线得知,高三周末上课已被确定是“违规行为”。但是,无论是桂城中学相关领导,还是南海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他们的电话均无法接通。

“校历”中有明确规定

教育部明令禁止“违规补课”,周末补课却成为许多学校的常态,对此,广东省教育厅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违规补课督查工作的通知》却无明确规定,那到底高三周末补课是否被允许?8月28日,记者以家长的名义致电广东省教育厅热线电话,据热线确认:高三周六周日上课“应该不允许”。

据广东省教育厅热线工作人员表示,高三学生从8月1日起开始上课,主要原因是“非典”过后(2003年),教育部将高考时间提前到6月,而根据教育部颁布的校历,高三的课时是固定的,所以广东省才允许高三从8月1日开始上课,“就是说,按照校历规定,高三8月份起是正常上课,既然是正常上课,那周末也要按照校历规定,周末上课是不允许的”。

《广东省教育厅关于印发2014-2015学年高中阶段学校校历的通知》中规定:各普通高中必须严格按照校历开展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任何名目任何形式组织学生在法定节假日、寒暑假、双休日集体补课。鉴于高考时间提前,高三年级可根据国家课程计划和学校的实际教学安排情况,适当调整开学时间,于8月1日开始新学年上课。

“桂城”本周六要上课

在桂城中学方面,举报学生小周(化名)告诉记者,本报报道出街后,从8月28日起,学校“查人闹出很大动静”,由于校方找到了“投影自愿书”的拍摄班级,该班级学生集体被老师严厉批评。不过,小周也说,从8月28日考试结束后,8月29、30日学校都给高三学生放了假,“30日晚上才回的学校”。

至于中秋假期,记者从该校官网查到《桂城中学2014-2015学年度第一学期第一周工作安排》,在“中秋节放假安排上”,高一、高二年级9月6日上星期二的课程,第七节后放假,9日下午6点前回校;高三年级7日中午放假,9日上午9点前回校。9月6日正是星期六,而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4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中秋节为9月8日,与周六周日是连休的。

该校高一、高二为何将周二的课调到周六?高三学生为何9月6日那天要回校?周末能否保证是自习而非上课?记者8月27日和9月1日两次致电该校负责人和南海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但电话均无法打通,发短信也未见回复。

是否补课争论激烈

有学生说:

不想补的请自行离开

高三学生学业的大负荷引起不少读者的关注。本报有关学生投诉的报道推出后,高三周末是否应该上课、高三负荷量是否过大引来读者纷纷来电。

“谁让你是高三?不补课就自己回家。”8月27日,一位正在读高三的同学留言评论道。该名同学表示,由于高三课业压力巨大,“有老师指导,总比自己慢慢摸索强”。他告诉记者,虽然教育厅早已明令发文,但补课依然是一个普遍现象,“谁不想高考有个好成绩?其他省市都补,你不补,将来怎么和别人竞争?”该同学表示,即使高三放假在家,自觉的学生也都是拼了命在复习,但家里的氛围肯定没有学校好,“这么大的竞争还谈什么素质教育?如果个别学生不想补课的话,请他们自行离开吧,别拖累我们”。

有家长说:

高强度上课严重透支

也有家长明确给本报来电反对补课。杨女士的女儿正在顺德一所高中读高三,成绩很好,但早上6点40分到教室,晚上10点多才下晚修,杨女士觉得实在没必要,“学校追求升学率的行为,已经严重透支学生的体力了,这么累,第二天怎么能上好课?”她还表示,女儿两周才放一次假,包括国庆在内的许多假期都在高强度上课(参考上一学年的高三课程安排)。

杨女士表示,自己曾多次想打电话向省教育厅投诉,也有不少家长和她抱着同样的想法,但都怕受到学校的打击报复。“其实,这样透支学习,即使考上重点大学又怎么样?将来面试招聘,普通二本的学生只要能力强,照样能挤掉重点本科的学生。”她表示,希望本报能够继续反映该问题,让省教育厅制止这样的行为。

(原标题:南海高三学生投诉学校周末补课 教育厅认定违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3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