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中小学生补课潮:前脚离开学校 后脚就进培训班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各地中小学—— 孩子们前脚离开学校 后脚就扎进各种培训班 上周末晚上,南京“学而思”…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各地中小学——

孩子们前脚离开学校 后脚就扎进各种培训班

上周末晚上,南京“学而思”的一家教学点灯火通明。 蔡蕴琦 摄

上周,本报 《“问诊教育生态”引众家长痛诉“六宗苦”》的报道刊出以后,反响热烈。各地读者纷纷致电扬子晚报热线,表达目前教育负担中的一种“不可承受之重”——“校外培训”已经形成一种无形而巨大的力量,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一起裹挟其中,它就像一种超级病毒,不仅极易传染,而且被传染者还在扩散病毒。如今“补习病毒”正四处肆虐,孩子无处躲藏。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王璟 蔡蕴琦 李晨 张琳

镜头聚焦

补补补,全民补,补课就像一种超级病毒,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各地肆虐。日前,扬子晚报记者调查了江苏多地中小学培训市场,试图从真实的镜头中窥探触目惊心的“病态补课”。

前脚出校门,后脚直接进培训班

上周五下午四点,南京市鼓楼区第一中心小学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一个小男孩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妈妈匆匆接过书包,转身将他送进学校旁边的一家培训中心学英语。这位妈妈说,孩子每天早上7:30左右到校,下午4:00放学,目前校内学习任务并不重,所以校外培训班必须得跟上。“不补不行的!书本内容浅,课外不补根本拼不过学霸。”

当天下午四点半,南京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的学生几乎都已经离校,只有零散的家长在门口等待。这是一所在南京乃至全国都极为知名的中学,以盛产学霸著称。“接到他就要去上英语培训。”一位儿子在该校就读初二的妈妈坦言,学校里牛娃云集,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付出更多。“课外要学习的内容太多了,光英语就上了两个班,一个是口语,一个是托福。你知道吗?儿子班里的学霸已经学到了高中课程。”说这话时,这位在外人看来带着光环的牛娃妈妈,却流露出一种人到中年的疲惫。

周末忙补课,家长备饭带孩“赶场”

上周六傍晚的南京,降温再加上下雨,空气中更多了几分湿冷。但对于家有学生的家庭来说,周末是拥挤和忙碌的,因为要补课。记者来到位于河西的中央商场,这家商场的三层和四层已经有两大培训机构“落户”,每到周末,这里更显热闹。

“快点吃,马上6点又要上课了!”傍晚五点半左右,南京河西中央商场四楼学而思教学点的大厅瞬间变身为“临时食堂”,家长接待区的高桌前站着一排匆匆扒饭的学生。家长们纷纷从保温袋端出饭菜,招呼孩子吃饭。为了省时间,很多家长准备的都是有菜有肉的炒饭,还有一杯饮料。“中途休息时间太短!即便我们就住附近,也赶不及接孩子回家吃饭。”一位家长无奈地说。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

“团课”很隐秘,家长组团请名师“出山”

除了培训机构,还有一波课外培训的学生则是在“团课”。“团课”的家长更为疯狂,他们直接把眼光瞅准了名校名师,聚上十来个孩子就能“团”成一个班。

上周日晚9点多,南京建邺区某住宅区楼下,家长们在等放学的孩子。“我们‘团’的是一所名校老师的数学课,老师本来不愿意,我们求了很久才答应。”一位家长表示,补课的需求的确存在,孩子想利用课外时间提高学习成绩很正常。“我们语数外物四门都团了课。不光孩子压力大,家长压力也大,双休日所有时间都用来陪孩子上课了。”因为政策明令禁止教师家教,这位家长透露,为了“保护”老师,“团课”通常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子,或者直接去老师家里,很多都是由家长一手包办,老师只负责上课,连学费都有人收好,这就是“团长”。有的“团长”可谓神通广大,手里掌握着大批名校名师的情况,不少家长会点名要上某老师的课,只要团课的人数够了,“团长”就会联系老师,说服老师来上课。“团长”可能是家长,也有的人就以此为职业。

学校不让补课,培训机构就“门口开花”

南通,这座以高考成绩领跑江苏而让人印象深刻的城市,也并未逃离课外培训的魔爪。与把学生“圈”在学校的县中不同,南通市区的很多高中没有晚自习,周末也并不补课。于是,从周五晚到双休日,很多学生都在培训机构度过他们的课外时光。对一位面临高考的高中生来说,语数外三门主科肯定是要补的,物理、化学等选修课则根据个人成绩斟酌排进“周末课程表”。

为什么以教育教学质量高而著称的南通补课也疯狂?一位南通中学的家长道出了原因,“以数学为例,学校一周顶多上6节课,而海安中学、海门中学这些厉害的县中一天就能上好几节数学课。老师把知识点肯定是讲得透透的了!”课余时间相对多,又有高考的压力在前,市区高中的学生几乎没有不补课的。

不仅在南京、南通,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已经占领了无锡、常州、连云港、扬州、盐城、淮安、宿迁等江苏各地最热闹的市口,成为众多家长“逃不出去的魔掌”。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

家长心态

“学霸想更好就要超前学,普通孩子想争上游就要更努力,学不好的孩子为了不掉队就得补差,这就是现实。”一位教育界人士坦言。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补差只是补习中的一种,而提前学、超纲学则成了一种畸形的教育形态,少数人的“游戏”已经演绎成大面积的疯狂。

A

“提前学,谁都想赢在起跑线!”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

“‘学而思’会根据诊断成绩,推荐孩子上不同层次的班。”张女士告诉记者,女儿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上学而思,通过一年的努力才考上“勤思班”,这让她骄傲了好一阵子。与“提高班”相比,这位家长明显感到“尖子班”的孩子从反应速度、解题能力比“提高班”高出一大截。升入五年级后,学而思的数学题难度明显增加,课堂两个半小时,女儿不能完全消化,也无法轻松能完成课后作业。“我把笔记记下来,回家再跟她说一遍,比较难的题目我先做一遍,再教她,就像喂养雏鸟。”

这位家长表示,很多培训机构学习内容相对超前。比如五年级课本上的“方程”,孩子在小学三年级春季班上就接触到了。培训机构还经常进行“诊断测试”,成绩公布后,班上的孩子们还会互相比较,校外辅导班的考试成绩俨然成了另一套评价标准。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仅课外培训成“第二课堂”,甚至还渗透进学校教学评价之中。孩子在南京一所名小上四年级的刘女士告诉记者,学校每个单元的数学、英语考试都有附加题,光学课内的根本不够,必须额外学习课外内容,才能在学校的一些重要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一些培训机构服务还特别到位,以学校为单位建群,给群内家长发复习资料,指导家长帮助孩子在校内拿好成绩。

可怕的是,这种超前学、超纲学,在小学阶段只是一个“开始”,到了初中、高中,永远有一群“学霸”在往前冲,带着后面的人你追我赶。

B

“不想上,看到别人跑只能跟着跑!”

说到补课大军,其实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主动坚定者,另一类则是被裹挟前行者,后一类人数更多。每当带着孩子风雨无阻地奔波在去往培训机构的路上,家长汪女士的内心就会产生一阵强烈的波动。“我们被裹挟着前行,麻木陪跑。”对于成绩中上等的孩子,班主任老师通常会暗示家长要多盯着,逼一逼,补一补。“我也知道,不是每个孩子都要上名校,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小天才,但是,我也不敢拿她的未来打赌。”汪女士直言,除了来自同龄学霸的压力,家长群里漫天飞舞的数据经常把她从感性世界又拉回理性世界,毕竟,不上一所好的初中,中考可就悬了!

一位高中生家长林先生感慨道,当下的教育时常让家长感到困惑,一会儿给家长喝各种各样的“鸡汤”,一谈考试就又一棍子打回原形。“社会现实就是面镜子,如果有名校的光环笼罩,孩子未来发展就能多几分助力。”林先生表示,让孩子加入补课大军实属无奈之举,谁忍心看着孩子牺牲休息时间疯狂补课?

“补了有用。”“别人补你不补,你家就吃亏了。”“专业的事要给专业的人来做。”“你不择校,还要参加分班考啊!”……在“病毒”肆虐中,培训机构无疑在推波助澜。他们是制造焦虑情绪的高手,善于在自媒体平台炮制出各种教育文案,从中扮演着教育专家的角色,传播“不补不行”的魔咒,让你想逃离又无法真的离开。

C

“压力大,补课就为了能上好学校!”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

补课,就是为了能上好学校!在采访中,这成为不同年龄层受访家长中最直白、最一致的回答。

“我知道孩子学奥数,学英语很辛苦,但是要上一所好初中,就得辛苦。”采访中一位南京牛娃的妈妈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南京牛娃最集中的学校就是南京外国语学校,然后能择校的就是各种学费贵一点但中考成绩比较领先的民办学校,而“成绩好”才能敲开这些好初中大门。“以前大家都比较热衷参加培训搞奥数证书,但据传与名校升学并不挂钩,热度就减轻了许多。但大家还是辗转于各种培训班,总之不能让孩子闲着,因为你不学,别人在拼。”

对于一些上学区学校的家长来说,躲得了小升初,仍然躲不过中高考。“很纠结,不想让孩子这么辛苦但又不敢不报。”苏州高新区的一位小学三年级孩子家长告诉记者,身边大部分孩子也在上培训班,“我家是学区房,我不用择校,但中考还是要考啊。苏州有很多好高中,但很难考,考不上意味着读不了好大学,从现在开始就得努力。”

“人人都焦虑,最不可逃避的重要原因还是升学。”采访中一位江苏教育界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小学要小升初,中学要中高考,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比拼,孩子要上好学校就要成绩好,学校要立足也要成绩好,成绩就是一个绝对重要的指标。现在离开这些谈减负,家长也不答应。

(王璟 蔡蕴琦 李晨 张琳)

相关阅读:神池县中高考成绩稳步提升

近年来,在神池县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县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支持与配合下,神池县教育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东关小学、南关小学、义井小学先后被省教育厅评为“素质教育示范学校”,实验小学被评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东关小学被评为“全国名优学校”,南关小学被评为“ 明德小学明德之星”,义井小学被评为“最美明德乡村学校”。2017年11月份神池县“创建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顺利通过了国家验收。

2017年秋季学期质检考试,小学4-6年级全市总均分排名分别为第五名、第二名、第三名,初中7-8年级分别为第二名和第五名。

近年来,神池县中考成绩每年都稳居全市前列,今年中考全县参考人数590人,600分以上74人,优生率全市排名第一。神池一中2018年高考再创佳绩,二本B类以上达线52人,其中文化课达线16人,体艺类达线36人。在生源极差的情况下,251班郭丽卿、256班王静、250班张学敏等5名应届生均达线。

来之不易的成绩固然值得倍加珍视,未来道路的选择其实更要慎之又慎。面对鱼目混珠的招生宣传,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盲目跟风,正确定位自己的孩子,理性择校,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特别是周边县市的一些学校,招生宣传时不择手段,忽悠家长、学生,因不适应每年都有中途转回的学生,还有好多学生因建不上学籍最后领不上普高毕业证,不能报考提前录取的公安院校、军事院校,耽误了孩子大好的前程。一些经济并不宽裕的家庭,因孩子选择了周边私立学校而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再次返贫。眼下不科学、不明智的选择,导致的将是延误孩子的未来。

为保持教育系统的风清气正,神池县教育局将开展在职教师有偿补课专项整治行动,以更严格的要求、更严厉的处罚,坚决惩治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行为,给孩子创造一个健康成长、自由发展的空间。

相关阅读:违规补课两中小学校长被停职

市教委表示坚决纠正违规补课现象,对违规学校及其责任人严肃查处,各中小学要以此为戒

市教委暗访违规补课被查处

本报讯(记者黄晔实习生袁杨)昨日,市教委发布了查处违规补课通报:渝北区实验中学校长丁如全和沙坪坝小学校长李世伦被停职检查。

忻州十一中附近的补课机构

9日,市教委发出《关于重申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规定的通知》,重申了“严禁节假日违规补课”等九条规定,并在上周双休日组织了暗访检查。

教委发现,11日上午,渝北区实验中学组织初三、高一、高二年级学生违规进行补课。而重庆市七十一中学周末违规将教室出租给民办教育机构对学生进行补课。沙坪坝小学部分教师和学生在学校附近的金科文化教育学校违规补课。为此,市教委责令相关区县教委严肃处理。渝北区教委和沙坪坝区教委分别对两校违规补课情况进行了通报,同时两校校长被停职检查。

据了解,近期家长和媒体反映到市教委的其他补课投诉,已经反馈给有关区县教委进行调查处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3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