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你的导师对你说过什么让你至今难以忘怀的话?!!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就让我用这篇回答,来缅怀我的老师Jure Piskur吧。 Jure是我的研究生论文导师,斯洛文尼亚人,认识他…

就让我用这篇回答,来缅怀我的老师Jure Piskur吧。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Jure是我的研究生论文导师,斯洛文尼亚人,认识他的时候,距离如今已经快要10年了。其实单论他的学术成就,比起我的博导来讲,真的算不上什么。当然,作为一个东欧国家的人,能在瑞典的TOP3高校拿到终生教授职位,还是嘉士伯的高级研发顾问(没错,就是那个啤酒公司),也足以证明他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很难用简短的文字去描述他,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概括,我第一个想到的词是——长辈

——————没想到有这么多知友关注,那我就索性再把故事补全一点吧———————

其实,我刚开始对Jure的印象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负面的”,随便说几件事:

a) 我第一次去学校见他,谈毕业项目的时候,他见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直接用中文说的“你好,小流氓!”。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b) 入组后的第一次组会,他让我跟全组人介绍一下自己;

我:Hello everyone! My name is Kevin. I……

Jure: Kevin! What the FxxK! I tried to pronounce your real name thousand times last night and failed… (老外一般很难发音我的中文名,他昨天练了一晚上,结果我今天直接给他来了个英文名…..直接爆粗口了)

c)日常沙雕。。。。

d) 有一次,他在实验室搞party, 玩的有点晚了,我high不动了,想先回家了,正好有一个女同学也想走了,我就叫她跟我一起去给Jure打个招呼。Jure说,去吧去吧,明天组会记得不要迟到。最后很猥琐的对着我们说了一句“Remember to use condom! ”。老子当时那个尴尬啊。。。。。

所以,其实我一开始的时候,内心是觉得,TMD我遇到个什么奇葩老师啊。。。。。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

是的,但是到现在,每当我想起Jure的时候,都依然会有很亲切的感觉,至于为什么,我想了想,大概因为这些事吧:

(1)在他的实验室工作,会有一种大家庭的感觉,你会感觉到很轻松自在。甚至他的家人和我们都很熟,我偶尔会去他家跟他小儿子(也叫Jure Piskur,和他一模一样的名字,奇葩不)一起开黑玩英雄联盟,由于我的技术还算可以,他小儿子还挺佩服我。所以Jure经常在实验室碰到我的时候,都会问一句,Jure昨晚是不是又偷偷爬起来跟你开黑了?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日常的实验室泡吧活动

日常的组内聚餐,他负责主食的烹饪工作,偶尔会有他周末打猎打到的野味给我们

周末组织的2V2老年足球

(2)他永远会尽全力为他学生的未来铺路。

学习机会:作为他组里唯一的一个生物信息背景学生,记得刚去他组里的时候就直接让我这个生瓜蛋子负责一个酵母菌的基因组项目,我也很直接,直接表明小老弟我新兵一枚,亚历山大,搞不定。Jure听后,直接联系了一个他的合作伙伴(一个巴塞罗那的研究小组,做纯生物信息学的),把我派过去跟着这个组学了一个月,机票,生活费全包。这一个月可能是我目前为止,技术提升最快的一个月,我就跟一个海绵一样,不断吸收着新的知识。这一个月,我不仅编程技术大进(现在来看其实还是个菜B),也真正开始喜欢上了研究,英语沟通水平也有肉眼可见的进步(研究所基本没有华人,你背负着学习任务,必须逼着自己跟其它人不停的沟通),同时还把巴塞罗那这个美丽的城市游了个遍。

当时交流的研究所

巴塞的海鲜大餐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学术成果:即便那个时候的我,写paper可以说是一塌糊涂,Jure依然坚持让我来完成全程写作包括投递过程,即便当我拿到他给我的修改稿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来这是我写的。其实我当时很迷惑,为啥要全程让我来?这多低效啊…….

当后来,文章发表之后,我申请博士几乎是畅通无阻的时候(文章发表前,申请了两个博士项目最后都被拒了,文章发表后,审一个拿一个offer),我才明白他的用心,对一个研究生而言,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发表一篇文章对未来的发展是多么大的优势。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我的第一篇学术成果,我也从此入了科研的门

锻炼机会:Jure会为他的学生提供各种锻炼的机会,比如在他认教的课里担任助教。记得我快要研究生毕业的时候,Jure准备回他的家乡,斯洛文尼亚的一所大学开一个work shop, 其中生物信息学的部分就全部交给我。想想看,一个研究生给下面一群博士、博后还有教授上课的感觉是有多么酸爽,当然这一次经历也极大的提升了我的自信心。

第一排坐的四个都是教授……..

Workshop期间,Jure给我租了一个当地的名宿,房子后面就是这样美如画

我也借机游览了斯洛文尼亚最美的湖

组里的学姐,乌克兰的大美女

(3)对来自第三世界学生的关爱。

你没听错,我说的就是第三世界。其实一进组,我就发现,他组里的成员跟同楼其它教授的组员构成真的区别蛮大的。Jure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于经济不太发达的国家,像是叙利亚,乌克兰,印度,津巴布韦等等,我贴个照片你们感受下。

部分组员,分别来自印度,津巴布韦,中国,哥伦比亚,斯洛文尼亚,土耳其

我曾经私下里也和他闲聊过这个事情,他说他相信所有学生都有能力做研究,只不过有些学生更需要一些机遇罢了。可能也正是因为此,学生也都很喜欢他,在脸书上,我们私下建了一个组群,名字就叫prof Jure Piskur

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了…..貌似有点跑题了,Jure其实说过很多话我都记忆犹新,如果要说最的话,我想大概是这件事吧:

我研究生毕业后,就直接去了德国的马普所读博士,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没有了“后盾”的科研是什么样子的。可能是对瑞典的“懒散”氛围习惯了,一来到马普,顿时压力大了N倍,我得大小老板都很严格(当然,我现在也对他们非常的感激),所以第一年快结束,要续合同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有点要崩了。。。。。当然,我跟Jure也一直有联系,时常给他诉苦。就在这段我压力最大的时候,他突然有一天写email给我说“Kevin,要不然你就回来吧,我刚申请到了一笔嘉士伯的研发经费,可以给你提供欧洲最高水平的博士待遇”。当时我在电脑前,差点就直接泪崩了,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种来自于长辈的亲情与关怀,当时就想直接给老板说,这合同我不续了。。。。(当然,我博导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事儿)

当然,大家现在也知道,我还是在马普所读完了博士,其中发生了什么呢?可能说出来大家都不相信,就在Jure开始筹备新项目的时候,被查出了癌症,就在他给我发那封Email以后的三个月,就走了。而即便在他身患重病的时候,他仍然对可能耽误了我们的职业规划而感到抱歉。

这封邮件发于2014年,也几乎是Jure发给我的最后一封email

这就是我和我老师的故事,其实现在迈入职场,我也渐渐意识到,我的很多习惯其实可能是潜移默化的受到了Jure的影响,我喜欢鼓励同事要享受工作,即便压力再大,也要找机会完全放空,fXXK the troubles, 爽完再说。另外,当发现有同事可能不太适合目前的岗位的时候,我也会尽全力的先帮他想好退路,再去跟他谈。现在想想,可能就是受Jure的影响吧。

好了,思绪泉涌,也写的够多了。我相信有一天,我终将再次去到斯洛文尼亚,去他的墓前看看,亲身道一句“老流氓,你对小流氓现在的状态还满意吗?”

去德国读博,在Jure组里的最后一天

my professor

哇,据我回答这个问题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期间一直有点赞,非常感谢大家,看到大家对Jure的喜爱,我也很开心。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今天无意去脸书逛了逛,发现前同事发了一张6年前的照片,也是Jure平时装B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不胜感慨,也分享给大家。

“A ticket for the recycling machine can be issued at any time, thus live a fast and productive life, no rest!”

映衬着这句话,Jure的故事显得尤为的讽刺,但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

今天同事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是7年前,Jure带我们去哥本哈根玩的时候,在火车上拍的,我们坐在第一个车厢,Jure幻想着自己是驾驶员,老顽童本性尽显。

Hello,各位,碰巧今天翻到了一些老照片,我又来跟新一点内容吧。这是一次组里Party,Jure来了一次尬舞,其实视频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但可能又被和谐的风险,就不传了。其实照片很多,但看了几张后,我就默默的关上了文件夹,有些回忆可能还是不要随便打开的好……

知乎视频

真的没想到,一年前的回答,居然再更新后还有很多朋友会看,那我还是继续更新下去吧,谢谢大家的关注,以及对Jure的喜爱,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也希望他的故事能温暖到更多正在或者即将经历挫折的朋友。

这次更新的小故事,发生在Jure的祖国斯洛文尼亚。相信看过前文的朋友都知道,我研究生最后阶段,去过斯洛文尼亚,帮Jure在当地的一所学校讲过课。记得这天是workshop的最后一天,除了学生,还来了很多跟Jure有合作的教授,因此在课程结束后,Jure还有很多事情要谈,所以他就让我先走,但刻意叮嘱让我不要吃晚饭,他晚上请我吃饭,算是对我帮他忙的犒劳。

记得那天,我是格外轻松,毕竟任务总算完成了,感觉整个人都要起飞了,于是我骑着房东的小破自行车,驰骋在回乡的小路上(我住的地方是一个乡村,骑车到讲课的学校大概要半小时),另外又恰好背着学校的一台单反相机,所以感觉一路上美不胜收,看到啥都想拍,回到住的地方,也没闲着,换了身衣服就出去溜达乱转去了,于是我的电脑里如今才有了下面这些照片。

结果呢,直到晚上八点,我肚子开始饿的叫的时候,我才发现被Jure“坑”了,连个人影都没有,我也联系不上他(Jure貌似连个手机都没有,我反正从来没看他用过手机,更别说跟他打电话了)。我一想,害~毕竟是Professor,今天来那么多合作伙伴,肯定要应酬啊,怎么可能还顾得上请一个学生吃饭。但杯具的是,我那天就是没去超市买吃的,结果翻箱倒柜就翻出来一个罐头和几个鸡蛋(居然还有半瓶红酒…),想着算了,将就对付一下呗。还特意拍了个照,想着明天去找Jure算账,看把你生饿的!

结果,我猜很多朋友应该已经猜到了,大概9点钟的时候,Jure居然还真来了,而且也是骑着个破自行车来的,进门就说“你这小子,没忘了晚上我要请你吃饭吧!”

但很尴尬的事,当时已经9点过了,欧洲很多国家大城市的餐馆可能都关门了,别说是斯洛文尼亚的一个小乡村了,就连个路灯都难得见。于是两个大老爷们就一边尬聊,一边抹黑在乡村小道上乱转找吃的(那个村庄Jure也不熟悉),但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人生第一次见到了萤火虫(至少是我认知里的第一次),在一个杂草堆上,一大片光点。

最后,总算找到一家还开着门的茶铺(没错,真是茶铺,Jure说斯洛文尼亚乡村里一般大家都喝茶,但是这种店里也有酒和吃的卖),但是呢,因为太晚了,吃的没剩啥了,于是就把仅剩的面包,腌肉,奶酪什么的拿出来了。虽然简陋,但因为太饿了,我觉得那是我到斯洛文尼亚后最好吃的一顿饭,尤其是哪个烤面包的香味,我倒现在还记得。

后来,老板还连着给我端了好几杯当地的茶过来(里面应该是薄荷+什么植物,反正不是茶叶,味道有点像板蓝根,甜甜的),我就纳闷了,我就问“Jure,你给我点这么多杯茶干啥,我又不好这口”,结果Jure说,这不是他点的,是其茶铺里其它的老乡请我喝的,因为他们这辈子都从来没亲眼见过“活的”中国人。顿时,我脑中一堆草泥马飞过,赶紧转头看了看,果然有老乡举起杯子,嘴里说着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他们也听不懂英语,我就这届拿着一杯茶就干了,哈哈。

下面这张照片就是这次吃饭时,唯一的一张照片,也是我很珍惜的一张照片,一是因为这是在Jure的祖国,二是因为这真的是为数不多的几次,我和Jure在私下独处的时光。也让我,除了学术外,对他个人的为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毕竟,能把请一个学术吃饭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的Professor真的又有几个呢?你们说是吧

其它相关回答: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读博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一个博士生接受怎样的训练是完整、全面的科研训练?

推荐文章:老师你的奶好大又圆 老师让我解开蕾丝胸罩

老师你的奶好大又圆 老师让我解开蕾丝胸罩

时间:2020-06-11 18:21:03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就这样,温梦卿老师搬进了老黄家里。老师你的奶好大又圆,老师让我解开蕾丝胸罩,她也没告诉李小兵具体的情况,反正李小兵外出半年,而且等黄小星的爸爸或者妈妈回国后,这份工作也就不存在了。安排年轻女教师住进别墅,是老黄为了孙子黄小星着想。

另一方面,也算为了他自己的私欲……

某个周末,温梦卿辅导完黄小星做作业后,在别墅楼道慢悠悠的走着。

大厅顶部晶莹璀璨的灯光照亮每个角落,各色各类的装饰品看得人眼花缭乱。

温梦卿不禁想道,这栋房子所花费的钱,她与老公李小兵需要奋斗多少年才能凑齐?

走着走着,温梦卿发现跟前的房间亮着灯,走进一瞧,不由看呆了。

只见房间内的老黄穿着背心,身子靠在健身椅子上,两条粗如蟒蛇般的手臂举起哑铃上下舞动。

那宛如坚石的肱二头肌闪闪发亮,更要命的是,老黄下面穿着一条紧身裤,胯下的宏伟,让人无法形容。

温梦卿看的目瞪口呆,脸色变得微红。

她对老黄的身材一见钟情,因为那能够对女人产生无穷的安全感。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站在门口好几分钟,直到老黄将哑铃放下、发现外边有人时,温梦卿才如梦初醒。

“温老师,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声音太大,吵得你给孩子讲题了?我开的是保安公司,所以自己也非常喜欢健身,平时有空,就在家里健身房打发时间了。”老黄早用余光扫到了温梦卿的到来,不过他没第一时间停下。

“不是的黄爷爷,我正好路过,看到黄爷爷你在健身,就来看看。”温梦卿连忙摆了摆手。

“难道温老师也喜欢健身?如果温老师想健身的话,我可以教教你,虽然我年纪有些大,但水平绝对比外边一些健身房的私密教练要好。”

温梦卿听到老黄的邀请,也不好意思拒绝:“我对健身挺感兴趣的,不过之前连健身房都没去过。”

“那明天你跟我练练?今天有点晚了。”老黄见有戏,便咧嘴笑了笑。

“没问题,那我先回房睡觉了,晚安,黄爷爷。”温梦卿点点头,转过身,

秀发遮挡住滚烫的脸颊,迅速离开。

回到房间,温梦卿感受到双腿间有些难受,手伸进去一摸,竟发现自己一塌糊涂。

到了成熟的年龄,欲望越来越大。

温梦卿羞涩的同时,更多的是对老公李小兵的愧疚。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别的男人而身体这样……

内裤是穿不了,好在里边就有单独的浴室。

重新洗了个澡,温梦卿对着镜子。

此时她身上仅穿着一件半透纱裙,胸部骄傲地凸起着。

欣赏着自己那副欲求不满的红唇和媚眼,某处的感觉,再次冒了出来……

温梦卿躺在床上,两条细长白皙的美腿将床被夹住的同时,玉手迫不及待的开始工作。

与以往一样幻想着被老公李小兵抚摸、亲吻。

忙了近半个小时,温梦卿却发现自己还没达到巅峰,欲望无法被点燃。

她逐渐越来越饥渴,遐想的画面千变化万。

猛然间,温梦卿脑中浮现出自己坐在老黄身上来回晃动的场景,那结实的肌肉与她娇躯的柔软激烈碰撞……

“嗯……”虽然心里边不情缘,但身体传达的反应让温梦卿无法坚守。

又轻哼了两声,温梦卿开始有些放飞自我,嘴里吞吐的话语,也变了味儿。

“嗯……黄爷爷……再用大点力,梦卿好舒服呢……”

这般忌恋,对温梦卿产生了巨大刺激感,才不到半分钟,伴随着蜜花绽放、凋谢,床上的美人儿含着微笑,满足的睡去。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而这一切,从头到尾均被站在门外的老黄所听见……

老黄原本是来问温梦卿衣服的尺寸,他好明天去买女性健身需要穿的衣服。

结果碰巧听到温梦卿在里面做着比较隐私的事情,甚至还喊着自己的名字。

当时老黄强行压住了下身的“长枪”,没有轻举妄动。

他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够完全吃掉温梦卿的机会!

推荐文章: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老师引诱我进了她身体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老师引诱我进了她身体

时间:2020-06-11 18:31:10

“黄爷爷,黄爷爷……”无奈的温老师只能发出求救。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老师引诱我进了她身体,“怎么了?”老黄听到声音,一路小跑到浴室门口。“我脚给扭着了,站都站不起来。”双眼闪烁着泪花,温梦卿小声地哭泣道。

“别怕,我这就进来帮你。”掩盖住脸上的一丝笑容,老黄找出钥匙,打开了反锁的浴室门。浴室内雾气缭绕,精美的地砖上,此时正躺着一位绝世佳人。

看到老黄进来,全身赤果的温梦卿连忙用手护住胸前的景色,同时两条美腿并拢。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刚才被揩油,现在又被这个中年人看透了身子。

温梦卿好生无奈。

而老黄则装扮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进来后神色坚定,先关掉花洒、用浴巾裹住对方的身体,然后一把将人抱了出去。

温梦卿担心老黄的手不稳,便下意思的伸出手勾住了老黄的脖子。

“你也太不小心了,是不是健身太累了,洗澡的时候没站住?

“你先好好擦擦,我去拿些冰块给你敷脚,如果不好好处理,估计得留下后遗症了。”找来好几条毛巾,老黄出房间开始弄冰块。

重新回来时,温梦卿靠在床边,身上盖着浴巾。

“冰块避免淤血扩散,然后再用药酒给你按摩按摩。”老黄坐到床边,握起冰袋,贴向温梦卿扭伤的白嫩脚丫上。

房间内,两人谁都没再开口说话。

或许是没开空调的原因,虽然触摸着冰袋,但如此湿热的环境下,依旧让温梦卿全身发烫。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不大不小的冰块很快融化成水,老黄将袋子丢掉,拿起药酒。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一开始有些疼,你先忍忍。”

抓起温梦卿的脚果处,老黄开始轻轻的揉。

可是,温梦卿却感觉到一丝疼痛,红唇微张,忍不住嘤咛一声。

“啊……”

这一道声音充满了无穷的诱惑,让老黄下手更重。

“黄……黄爷爷,这也太疼了,能轻点吗?”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嗯,那我再轻点。”

老黄目光朝着温梦卿的大腿根部看了过去。

单单只有浴巾的遮挡,老黄激动万分,手上倒得药酒越来越多。

酒是被动过手脚的,拿过来前加入了某些物质。

温梦卿的脚踝被一遍遍的揉捏,渐渐的,她开始闭上双眼,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

老黄嘴角一弯,右手不自觉的慢慢的往上,位置也越来越不对……

经过小腿、攀上膝盖。

当摸着雪白的大腿间时,靠在床边的温梦卿猛的颤抖了下身体。

老黄顿时吓一大跳,正打算抽出手时,温梦卿已经睁开了双眼。

其实温梦卿从头到尾都有意识,见老黄打自己的注意,心里面虽有挣扎,但随着浴火越烧越旺,脑海里仅存的一丝道德底线还是被吞噬殆尽。

我和我的补课老师拍拍拍

温梦卿媚眼如丝,脸色绯红的她,缓缓解开了身上的浴巾后,两手紧紧抓住了老黄的胳膊回拉了一下。

刹那间,温梦卿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8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