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夫妻离婚都不要女儿被判不许离,法院回应质疑:原告未上诉!女儿不愿意补课恢复机构

夫妻起诉离婚时都不想要孩子法院一审判决不许离婚!近日,这起案件引发广泛关注法院作出这一判决有何依据?又是否合理…

夫妻起诉离婚时都不想要孩子法院一审判决不许离婚!近日,这起案件引发广泛关注法院作出这一判决有何依据?又是否合理?为何不直接把孩子判给其中一方?总台记者专访了本案的法官助理据了解,该案当事人为江苏镇江的一对90后夫妻。两人于2016年登记结婚,并于同年生育了女儿。近年来,夫妻感情不和,因生活琐事经常争吵并从2020年4月开始分居。双方矛盾越来越大,妻子刘女士起诉至江苏省镇江扬中市人民法院要求离婚,丈夫赵先生也明确表示同意离婚。双方在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方面没有太大争议,但令人意外的是,二人都不愿意抚养身体健健康康的女儿。刘女士称,自己收入不高,母亲身体也不好,没有能力抚养女儿;赵先生则表示,自己经常出差,父母年龄又较大,且孩子是女孩,跟着妈妈更有利于成长。对此,法官组织多次调解未成功。扬中法院审理认为,夫妻双方感情已经破裂,虽均同意离婚,但孩子尚且年幼,鉴于二人未能妥善解决孩子的抚育问题,法院一审判决不准予离婚。审理本案的扬中市人民法院法官助理王双磊告诉总台记者,按国家法律规定,离婚案件中,判断夫妻关系是否应当解除的标准是夫妻感情是否已经破裂。“但离婚案件不是只涉及夫妻感情,一般还包括夫妻财产如何分割,夫妻债务如何承担。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未成年子女的抚养和探视问题。把子女问题妥善处理好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是否给夫妻双方判决离婚的重要性。”

△图片来源:荔枝新闻

对于子女抚养问题,人民法院应从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王双磊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法典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在离婚诉讼中,男女双方均拒绝抚养子女的,法院可以先行裁定暂由一方抚养。王双磊指出,在本案中,从经济条件、陪伴孩子的时间等各方面考虑,夫妻双方的抚养条件基本相当,孩子也没有与任何一方建立起特殊的抚养关系,但双方不愿意抚养孩子的态度都比较明确。如果法院强行判给男方或女方,抚养方势必会将孩子视为负担,并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对于法院这一判决,有网友叫好,也有网友认为,如果夫妻双方都不愿意抚养孩子,即使不判离婚,将孩子硬塞在他们手中,对孩子也没有好处,应剥夺夫妻二人的抚养权、监护权,将孩子交给福利院或为孩子寻找有意愿收留的家庭,这样更利于孩子的成长。对此,律师表示,这种看法是将问题过于简单化了。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表示,本案中,孩子的父母健在,只是不愿抚养,而不是没有抚养能力,将孩子送到福利院或者其他家庭并不可取,也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企业法律事务部主任、合伙人律师明明指出,子女抚养问题,首要的责任人是其父母,应通过法规、政策引导父母承担起抚养子女的责任。按法律规定,只有孤儿、查不到生父母的未成年人、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时,该未成年人可以被收养。也就是说并未规定父母双方均不愿抚养子女时,该子女可被收养。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一般收养的是弃婴,而弃婴的父母或涉嫌遗弃罪,可能面临刑事责任。本案法官助理王双磊表示,只有在父母严重侵犯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等情况下才会被剥夺监护权。本案中,夫妻双方都尽到了对孩子的抚养义务。有网友担心,法院判决后,父母会把火撒到孩子身上,对此,王双磊表示父母离婚不愿意抚养孩子,并不代表不爱孩子。“不抚养”可能有各种原因所限制,和“不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情况。王双磊表示,本案中,夫妻双方都不要孩子“有赌气的成分在”。“其实两个人都是爱孩子的,女方起诉的时候很明确要求判给男方。调解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女方确实经济方面不是很好。男方看到女方的态度后,也表示不养这个小孩,他们互相提的条件明显带有赌气的性质。”据了解,本案目前已过上诉期,原告没有提起上诉。原标题:《夫妻离婚都不要女儿被判不许离!法院回应质疑》

相关文章:课外补习之风盛行 治理教师有偿补课有好法子吗?

温州网讯 今年10月,嘉兴市教育局出台文件重拳出击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行为,被称为史上最严“禁补令”。规定包括公办及民办幼儿园、特殊教育机构、普通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和教育研究等机构在内,所有在职教师均不得参与各种形式的有偿补课活动,对教师的处罚从不能评优和晋升职称到扣奖金直至最后解聘。

教师有偿补课一直被各级教育部门所禁止,但是孩子课后参加补习的活动又一直热度不减,其中不乏在职教师参与,这种现象在温州也不例外。

一位家住文成的家长将孩子送到温州市区一初中读书后,惊讶地发现,全班只有三个孩子没有参加课外补习,“温州补习之风太盛了!”在教师和家长的劝导下,她的孩子也加入了补习大军。

补习和好成绩不一定成正比。但也必须正视有一部分确实需要课外补习的孩子,一刀切的“禁补令”,会不会因此造成另一种教育的不公平?如何进行更细致的管理,或是市场化的运作,让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能更合理规范地进行?本报记者走访各方人士,倾听各方意见和建议,希望能给这方面的决策者一个参考。

学生:应试之下无奈之举

部门:禁补在理管理粗暴

“这道数学题学生懂了,会做了,这还是不够的。必须要在考试中做到看到题目就有条件反射,就知道答案是什么?”要想在应试中得高分,可以说题海战术是最有效的方法。这也是家长和教师都不由自主地倾向让学生参加课外补习,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的原因。一些每年都有不少学生考上本地和外地名校的学校,其实暗地里也进行课外补课,鼓励学生能将周六周日时间用在做题上。

很多家长则出于无奈。“我不送他补习,他就在家玩电脑,根本管不住。只要他在学习就可以,至于学到多少,我不在乎。”一位家长说。

一位课外培训负责人则告诉记者,现在小学和幼儿园阶段孩子的课外补习中,有很多音体美等艺术类或综合素质类的培训,但到了初高中后,学生课余大部分都在补习学科知识。

这么大的市场,师资从哪里来?社会上的培训机构满足不了需求,于是在职教师自己或亲友租用场地进行课外办班,或是由家长自己组织学生寻找教师和场地进行补习,培训机构聘请在职教师进行兼职……因为有偿补课行为,教师的形象也屡受诟病,“课堂内容不讲,留到课后补习班”、“课内混混,课外忙着捞外快”等一些个别现象也被无限扩大,影响社会对整个教育行业的评价。

同时,孩子周末的大部分休闲时间忙于奔走在补习班间,虽然一时的分数可能上去了,但丢掉的是学习的兴趣、主动性和自主安排规划学习能力以及思考能力。

家长担心,目前因为有禁止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在,还有教师偷偷摸摸在做,一旦允许,就会更乱了套,让“大家不补都不补,要补大家补的从众心理”加剧。

这些都是教育部门禁止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的原因,但是无视市场需求的“一刀切”的管理难免粗暴,且必然禁而不止。

家长:理想的家教找不到

教师:现实所迫压力不小

章女士对上初一的女儿期中考试成绩进行分析后,觉得有必要在科学和数学两科上找教师辅导再提升一下,女儿也有这方面的积极性。章女士认为女儿这两科成绩不理想,不一定是她的任课教师教不好,也不一定是女儿不聪明,而是他们不匹配。她坚决反对给孩子长期补习,但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匹配的教师能够帮女儿整理一下学习思路和制定学习规划,用两三堂课点拨一下。但她在目前市场上找不到这样理想的上课方式。同时她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对培训机构自己的老师不信任,而更信任在一线任课的教师。

对于在职教师从事课外有偿家教,一位有着十多年教龄的老师对记者说,目前教师待遇偏低,如果不是经济所迫,谁愿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忙碌。教师收取报酬后,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因为必须实实在在地去提高学生的成绩。她认为,大部分教师在课余兼职,是不会影响本职工作的。因为“教育是个良心活”,教师一般都会认真、自觉地去对待,况且有各方面的考核,不仅有校方,还有来自学生的各种评价,是不可能“偷懒”的。而且教师也必须靠自己的工作成果才能够有机会担任课外的兼职。

一方面是市场有需求,一方面是教师有余力,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来引导市场,规范有偿补课行为呢?这是家长和教师共同期待的。

面对:提高待遇做好管理

寻求:建立制度规范引导

浙江攀远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明江认为,教师从事有偿补课行为并不违法,但违反教育行政部门出台的规定和纪律。因为教师的职业特性,不可能像别的行业用计时计件的方式来考核,因此区域主管部门可以出台相关的考核和纪律规定进行管理,规范教师职业道德,树立行业形象。

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港澳台与国外教育研究室主任万恒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教师是否可以从事有偿补课,要从教师收入、市场需求和学校管理等各方面来考虑。首先要理解教师,目前教师收入偏低,政府应该有作为。不少地方舍得把经费用于设施设备更新,白板一代二代三代地更新,而不用于人力资源开发,提高教师待遇上,如今仅通过精神激励来让教师“画饼充饥”是行不通的。在台湾,教师待遇与政府公务员等同,略高于医生、财政、银行职员,社会地位和收入较高,这与每年占财政预算35%以上的政府大投入是分不开的。教师在台湾是一个一职难求的职业。做家教的一般都是流浪教师,他们没有教职。

其次、学校管理者以制度、评价守护好管理底线,教师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让教师明白,是学校培养和成就了你,能够从事兼职工作,也因为你首先是某个学校的教师。同时要明确规定教师不能对本校和本班学生开展有偿补课。

女儿不愿意补课恢复机构

万恒认为,做好了这些,对教师八小时之外的活动就由教师自己和市场来决定,不是所有教师都有能力和资历来从事有偿补课的,能者多劳,教师同样有权利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在课余收取相当的报酬。

行内人士陈先生认为,治理教师有偿补课,是个讨论非常广泛而且深入的问题,只是教育行政部门往往采用简单的“一刀切”方式加以禁止,其治理成效自然不佳。

他认为,学生学业有快有慢,一些学生成绩掉队本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教师利用专业特长和业余时间,通过自己的合法劳动获取一定的报酬,这是劳动法赋予的基本权益。

女儿不愿意补课恢复机构

“我们所要禁止的,是教师利用职权胁迫学生参加补习,以及在补习中做出违背教育规律、损害学生身心健康的事情。我们需要治理的,是一些在校外开办的补习班,课内不认真教,将重要内容放到补习班中讲,不择手段诱使或胁迫学生参加补习的教师行为。”

治理有偿补习需要多管齐下才能有效。一方面,政府要加大教育经费保障力度,对于掉队的一批学生,要通过课后编班补课、辅导的方式进行帮助,经费由政府承担。而不是政府甩手给学校,学校甩手给教师,教师或无能为力或甩手不管,这样必然加剧家长寻求补课的迫切心理。对于学优生,也应提供分层递进式课程,满足其适度提前学习的需要。另一方面,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在倡导、奖励无偿补课的同时,建立教师从事有偿补课规范、公开的各项制度。如建立报备制度、利益相关人回避制度、规范收费制度等,要求教师从事有偿补课需要向学校报告备案,规定教师有偿补课的学生人数和周课时的上限,禁止教师对所任教班级的学生进行有偿补课,禁止胁迫学生参加,并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确定教师补课的报酬区间等。

陈先生呼吁,十八届三中全会倡导政府有效治理,教育领域的治理亦然。治理教师有偿补课,需要看到它的利弊,看到它的客观原因和主观原因,要通过精细化、公开化、规范化的制度去引导和规范,而不是靠扯着嗓子嚷嚷,简单粗暴地动辄禁止。

本文转自:温州网

相关文章:暑期辅导班是抢钱班?

女儿中考结束后,本想着带她好好外出玩几天,一来放松身心,二则借暑期之际游览祖国的美景,让课本中的景象变为现实。正在我憧憬之时,孩子的一句话把我的梦想击得粉碎:老师让暑假在辅导班补课,补课地方已经安排好了。打通老师提供的电话号码后,对方说这个辅导班地方比较隐秘,到时发短信通知,补课从7月15日开始到8月初20天时间,补数、理、化三门课,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4点,每天补课费240元,总计7000元左右。我一听连连咋舌:三门课7000元,平均每门课超过2000元,简直是天价了。

我问女儿有什么打算,暑期补课究竟有没有作用暂且不说,关键是天气这么热,来回奔波也很辛苦,费用确实也太高,还不如在家里自己读书,女儿很赞同我的想法。虽然和女儿达成一致,但我的心还是有些不踏实。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爱人说,别的家长都在暑期给孩子们报了班,高中三年又很紧张,如果不补课我担心孩子开学跟不上进度,到时怎么办?爱人说的这番道理我又何尝不知呢?问题是现在的补课班目的都是为了挣钱,有没有效果又无法去衡量,真是令人纠结。虽然说校外辅导班补课不带有强制性,似乎是你情我愿,可众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的心理促使辅导班补课愈演愈烈,费用越来越高,为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从内心讲,我是很不愿意每天冒着酷热送孩子去辅导班的,可孩子班级的学生几乎都快速地报了班并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并且这个辅导班又是女儿的班主任专门给指定好的。现在摆在面前的选择题是去还是不去,这让我的心一阵阵纠结。

女儿不愿意补课恢复机构

近日,我在当地媒体上又看到上级教育部门发布的一个公告,上面对取得合法手续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公示,共有30多家。我想,这个公告是否在给家长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承认了校外辅导机构的合法化?

前不久女儿的外婆打来电话,让孩子空闲了到她那里住几天,因为中考前一直都没时间,现在可以让孩子好好放松一下。我告知了女儿将要上暑期辅导班的事,外婆听后生气了:娃咋这么可怜,连一点喘息机会都没有!初三时在学校里几乎从没休息过,国庆节、五一、端午节就没放过一天假,孩子好不容易回家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听到丈母娘的斥责,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丈母娘说得句句在理,可她哪里知道这都不是我的错啊!

回想起我自己以及哥姐那时就学的场景:放学后就在家门口的石墩上玩耍写字,或在田间地头疯跑爬树,或给家里养的鸡拔草之类的,快乐无比,哪里有补课的概念!后来我们考上了大学或师范院校,而孩子的舅舅则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可如今的情况不同了:家家户户都非常看重孩子补课,似乎不补课就要落后,落后就考不上大学一样,真的是这样吗?

一位亲戚的孩子从幼儿园时就选择在外借读,从小学、初中、高中直到今年高考,毫无例外地利用双休日节假日在外面补课 ,花费确实很多,大家都对他充满了期待,可今年高考也仅仅够三本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现在的问题是,众多家长认为上辅导班就是给孩子尽心,只要上辅导班就有希望,所以不计后果的给孩子报名,却很少关心孩子的真实想法和心理需求。在这方面,许多家长和孩子是缺乏沟通交流的。

最后,我们全家一致决定先让女儿试听一天,看看试听的结果再说。近日,我陪着女儿一同前往班主任指定的那家辅导班,地方真隐蔽,最后在一个小区的后门处找到了辅导班,门口没有任何标志,如果不是电话询问根本就找不到地方。进去后,有位男子警惕地进行询问,当得知是来补课的,那位男子马上笑脸相迎,并热情地介绍补课老师是专门带实验班的,等等,但有一点,家长不能跟着进教室。

下午放学后,我问女儿补课的情况。女儿告诉我,今天来听课的都是原先的同班同学,都是班主任介绍来的,我一听就明白了这之间存在的利益关系。从和女儿的交流中我得知,其实很大一部分孩子是不愿意来补课的,因为平日的学习负担就很重,都想利用放暑假时间好好休息,可有的家长因为上班家里没人照管孩子,就逼着孩子去上辅导班,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有的借补课之名闲逛进网吧,就很容易出现意外事情。因此我觉得参加课外辅导一定要尊重孩子的意愿,绝不可强求。

(作者为学生家长)

胡兵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8月07日 10 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9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