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二年级

“不得不报”的作业辅导班

2020年最后一天,丁琳打来电话,诉说自己迄今还在归还当年欠下的信用卡债,又说,“砸了几十万,没挣到钱,还闹成…

2020年最后一天,丁琳打来电话,诉说自己迄今还在归还当年欠下的信用卡债,又说,“砸了几十万,没挣到钱,还闹成了非法,什么‘助人’、什么‘大爱’,都是鬼扯!回想起来,万分的不值得!”

丁琳是我在W身心灵科学研究机构时结识的朋友。听了她的话,我在电话这边沉默了。我何尝没有沉没成本?从2011年第一次迈进W机构,我一样着魔般迷上了“自我发现”“自我救赎”的心灵之旅,并欣欣然地以为找到了一个人人平等、彼此尊重的团队,一份可以终身从事的、阳光下的事业,直到砸了十多万后离开,才逐渐清醒过来。

1

我在父母眼中一向“不务正业”。大学毕业后,我辗转多个城市,工作经常换,感情常失败。因此,自小就喜欢玄学、学过占卜、略懂“批命”的我,便热衷于寻找一个个“为什么不顺心”的答案。

2011年,年过而立的我再次情场惨败。父母催婚,遇人不淑,双重的压力下,我身心疲惫,纳闷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倒霉。我想起了朋友介绍的“W身心灵科学研究机构”。W机构来自宝岛台湾,是一个以“特定的心理技术”帮助人们清除烦恼的地方。朋友说这是心理咨询,我自然地也认为是了。

我花了4500元咨询费,飞到上海接受了一次为期两天的心理咨询。在咨询师面前,我毫无顾忌地狂哭和痛骂了两天,哭得眼睛红肿还发烫,甚至一度担心自己会哭瞎。事实证明,对我这种压抑型的人,哭是有效的,宣泄之后,我感觉轻松了很多,也记住了这个机构。但上海太远,就此打住。

没想到,次年W机构在我所在的城市开办了工作室。想起第一次咨询的良好效果,我怀着继续了解的兴趣,又去了那里。

这次去了我才知道,他们不仅挂牌搞心理咨询,而且还有教育培训的资质,既有自成体系的“心理技术”( 类似于当时正渐渐风靡国内的“心灵成长”一系 ),还有成套的培训课程( 自称源于佛学的某个流派 )。除了提供1对1咨询、定期举办沙龙活动,还开班招收学员。

我是个实用主义者,没有深究这些都是什么、不是什么,“有用”就行了。

“烦恼、困顿、不幸,都来源于‘心识’的‘创化’。心灵的净化与成长是获得人生幸福的钥匙,想要过得好,必要先清除心灵障碍。”

“事业财富的挫折常常因为与父亲的关系失衡,情感关系的失败往往来源于和母亲的恶劣相处。”

……

参加了几次活动,我听到了不少类似以上这些“概念”。虽然用理性来度量,这些话都毫无逻辑可言,但热衷玄学的我当时却觉得颇有道理——毕竟我妈时常数落我,不务正业、好高骛远……爸妈从小就管制我,“必须如何,不能如何”,尤其是我妈。我想,难怪自己的感情不顺,可算是找到“根源”了。

第一次在活动中分享被催婚的烦恼,林妙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亲爱的,你没有错。”

林妙是工作室的负责人。她的声音温柔而动听,充满了理解和关怀,好像体贴和蔼的姐姐。热烈的掌声适时地响起,那一刻我心里溢满了感动,觉得自己有幸找到了一个温暖有爱的团体,很有归宿感。

接下来,我更加频繁地参加活动,认识了很多人,听到了更多别人的故事。我惊讶地发现,无论是外遇、离婚、亲子问题,还是负债、事业瓶颈……原来都会牵扯到原生家庭的问题。这些问题里,经常有一个唠叨而专制的妈妈,咆哮的或者老好人的爸爸。我渐渐接受了一个概念:我和我爸都是被我妈管制的,原生家庭是我一切不痛快的根源。厘清与父母的关系,是破解人生困境的“捷径”。

找到了获得幸福的钥匙,我丢下了恨嫁的烦恼,转而专心地“解剖”自己,“刨根问底”原生家庭。但身为子女,要想彻底搞明白与父母的“恩怨”,堪比系统工程。剖析越多,我的问题就越多。问题越多,我就越依赖工作室。

每逢想不通时,我就去工作室倾诉。倾听的对象有时是林妙,有时是她的咨询顾问。他们总是静静地听完,安慰我几句,再建议我做“1对1”。大多数时候,我都会掏钱——一次性购买1对1咨询服务不能少于10小时,优惠价400元/小时。

工作室也在大力地推广培训课程,并宣传:学习心理技术,不但能用于自我疗愈,还可以帮助别人。只要报名上课,“1对1”就可以享受优惠价。林妙说,W机构的大陆总部正飞速扩张,缺少咨询师。咨询师与W机构是“合作”关系,而非雇佣,可以在平台旗下的各个分支工作。机构平台负责销售,咨询师负责提供专业服务。据说,咨询师与机构平台是五五分成——当时,我们这个城市的工作室每个月都有一位咨询师驻留,月收入二三万不是问题。

看着工作室里人来人往,我相信了咨询师的高收入。但是,要成为咨询师,必须学完初级班、中级班,并通过指定的“技术考核”。通过考核后,可以选择自己开业,也可以选择与W机构签约——他们承诺为参加考试的学员提供了一份保底的offer。这样一份零门槛、培训包就业的高薪工作,有钱有趣有自由,比当个社畜有意思多了,我心里生出了一丝艳羡,盘算着多学点东西,多准备一条后路,就报名上了课。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到了2013年底,我合计花了2万6千元学费。课程的内容让我大开眼界:业力、种子、心识创化、时间空间、量子科学、佛学……处处是玄学,有点像科幻,又能自圆其说,似乎是自成一派的“科学”。

外婆常年烧香拜佛,我见怪不怪,懒得深究这些内容是科学还是玄学,而且,即便上了课,我依旧经常去做“1对1”。

2

在一心一意地“自我救赎”中,我于2014年的一次活动里认识了丁琳。

丁琳是全职宝妈,当时丈夫与她在闹离婚。她不想离婚,又没法挽回丈夫,就来到工作室咨询,希图通过改变自己来挽救婚姻。我和丁琳都有个唠叨的妈妈,同病相怜,很快就熟络起来。

还没等我关心丁琳的“追夫计划”执行得如何,一场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先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在一家保险公司做行政,负责广告、接待的各项杂活。工作相当繁杂,加班常见,加班费却不见。即便如此,我依旧十分卖力,每年的绩效考评都是优秀。人总是有野心的,日子长了,我很想晋升经理。然而,当新经理走马上任,我的升职梦就破灭了。

无休止的加班、全力以赴的勤奋,却没有得到公司的半点认可,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出局,我焦躁如同困兽。得知我遭遇职场滑铁卢,林妙提议我做“1对1”。然而,在现实的困境面前,一切安慰都失效了。我鲜少地冷冷质问:“能让我升职吗?”

我没有寻求心理安慰,却坐在家里反复回想工作里的点点滴滴,然后,积压的疑惑,无解的怨恨,变成了前所未有的愤怒——老娘不伺候了!我把一纸辞职信搁在了经理的办公桌上。然后,转到销售团队,干起了保险销售,发誓要签大单、赚大钱,扬眉吐气。

愤怒中做出的决定,百分百都是错的。这句老话诠释了我的销售生涯。保险销售节奏快,要求高。业绩月月清零,不断开会,督导,催单……天天打鸡血就算了,最让我反感的是,公司鼓动我们无底线地“开发”亲朋好友,并为了签单夸大收益、淡化风险。

憋着一口气,我咬牙坚持,勉强在持续的滚动淘汰中存活了下来。被工作搅得焦头烂额,我许久没有再去W机构。

有一天,我突然看见林妙在群里猛发红包,全场欢呼雀跃——他们在庆贺本市新考出来一位咨询师。想起那个温暖有爱的团队,对比眼前唯利是图的工作、心照不宣的谎言,我叹了口气。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晚上,我去参加了新咨询师的晋升见面会。工作室的氛围一如既往的温暖和睦,得知我离职,林妙说:“你可以来我这里当咨询顾问。”咨询顾问就是干杂活,兼职销售,我打心眼里没兴趣。见状,她话锋一转:“你也可以考咨询师。”

“分支机构已经发展到40多个,咨询师真的很缺。国内人多,市场前景广阔。1年多来,我们这里已经有两位学员成功签约,目前还有四五个学员在考。”

听着林妙的话,我不禁想起曾经见过的那些咨询师。他们有闲有钱,可以全国就业,顺便旅游,而且不用说昧心的话,还能帮助别人。心里对比着,我忍不住问:“一般要考多少次?”

“厉害的学员四五期就能考出来。签约后,总部会派驻你到各个分支,你也可以自己申请,比如上海、北京,全国的机构都可以去。”讲解一番,林妙又说,“但现在没有名额了,你想去也要等。”

我吃了一惊:“那么多人?”

“很多人考的。在线报名,先到先得,公平公正,我也不能走后门。”

一听这么多人踊跃参加,我的兴趣更大了。几天后,我见到丁琳,才知道她也正在考咨询师。得知我的新计划,她表示支持,还把考核内容、住宿交通、报名技巧讲了一遍。

“你考试的感觉如何?”

“很好啊。”

“那你,和你老公如何了?”

她顿了一下:“暂时不闹离婚了,先冷着吧。等我考出来,一个月挣三四万,老娘就找个小白脸,懒得睬他!”

丁琳告诉我,一年多来,她百般努力都无效,看似婚姻很难挽回了,她必须要找一个经济来源。她之前只干过不长不短的零散工作,没有职场经验的沉淀,“W机构的咨询师考试没有门槛,不要求性别、年龄、学历、工作经验,而且有钱有闲,还能助人为乐,正是最好的选择”。

听着她的看法,我更加动心。职场的险恶我受够了,既然有机会换跑道,为何不呢?自助、助人、挣钱,一举三得。我就这样从保险队伍里脱落了,毫无不舍,更不遗憾。

3

2016年4月,我来到广州,参加第一次咨询师考试。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要成为咨询师,必须拿到8个学分。每一期11天,考试10天,休息1天。每个学员有10次考试机会。每次考试结束,老师都会针对性的指导、点评和答疑,算得上是边学习边考试。因此,“考试费”也叫“学费”。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第一期学费1万1,第二期以及之后,学费8千,都不含食宿。住宿由机构安排,可选多人间,也可选单人间,价格不一。吃饭自行解决。算上往返的交通、食宿费用,每一期的开支基本是1万以上。

考试开始前,学员按照考取学分的多少进行分组,一组6人。每期考试分组3次,每个学员都可能遇到3位不同的老师,3组不一样的同学。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考试采用的是现场模拟:一个学员充当咨询“个案”,一个学员做咨询师,当着老师的面展示咨询过程。每人每天做1次咨询师,“个案”由抽签决定。合格标准没有明确量化指标,由老师具体掌握——也就是说,考试通过与否,都是老师说了算。每一位老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因此,对于考试的难度,不同的学员感受是不一样的。每一期考试,“高能学员”可能考得2到3分,也有人1分都拿不到。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即便价格不菲,难易程度无从把握,伴随着W机构在全国的扩张,想成为咨询师的人也是相当多。我参加的这一期考试约莫有80个学员。我作为小白,与5个小白同学分在一组。

第一天,A老师温和地讲解了一遍考试规则,然后声明:“为了让你们更好的适应,前6天学员不换组,只换老师。”接着,抽签决定了上场顺序,开始考试。第一位同学考完,A老师耐心细致地点评一番,还鼓励了几句,毫无半点责难和打压,让我感觉很舒服。

愉快的上午过去后,下午,一朵奇葩出现了。

来自河北的南姐上场扮演“个案”,还没讲两句话,就突然情绪异常激动,把亲爹亲娘从头到脚数落,连带骂老公,最后直接掌掴自己。看到这一幕,扮演咨询师的同学呆若木鸡,我们4个看客也目瞪口呆,A老师静静旁观,一言不发。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下了场,南姐正常了。不等老师点评,她开始哭诉不幸:家里穷,父母只想要男娃,她一出生就被送人,可怜她辍学、破产、离婚……无论她混得多么惨,亲爹娘都漠不关心,只会问她要钱。听着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控诉命运不公,我却打眼心里同情不起来,暗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A老师建议她课后做“1对1”,又提醒她,好好当“个案”,遵照咨询师的指引。但南姐的癫狂根本刹不住,她充当咨询师时,温柔安静,一旦充当“个案”,立即变成泼妇——简直像故意为之。这么一来,我们个个都害怕抽到她当“个案”。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第四天,我们组换成了B老师考核。第六天下午,我就抽到南姐当“个案”。我暗骂倒霉,只能咬牙按照规范流程开始考试。

只引导了几句,南姐故态复萌,又开始了自问自答地数落爹娘、数落弟弟。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理睬,就翻来覆去地讲着同一件事,不哭不闹不发疯,冷静得让我难以理解……看着她的反常,我猜到了,她是故意装冷静,故意祸害我,不是,是祸害我的钱!她这么一作妖,我的这天的1千1就废了!可我还不能骂她!越想越气,我觉得胸口一阵憋闷,是气的。要不是碍着B老师在场,我就操起书砸过去了。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咬牙切齿中,我熬过了45分钟的考试。不出意外,考试失败。

B老师也看出了南姐故意不配合,下了场后严厉地把她批评一顿,然后惋惜地表示,今天我本来有希望“过分”的,却被南姐搅黄了,又提醒我:“抽到这样的‘个案’是一种感召,要留意自己的起心动念。”

这话说得我的心翻江倒海地疼,却无处反驳。我听得懂她的意思:我遇上南姐是自找的,不“过分”也是自找的,因为,一切都是“心识的创化”( 心识是源自佛学的专有名词,指的是一个人的心灵结构,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业力种子,看法想法,观点概念等等 )——在W机构的“技术理论”里,“心识创化”是一个“底层逻辑”。

前6天的考试结束了,我得了0分。只剩下4次考试了,我知道,第一期考3分的计划破灭了。我郁闷了整个休息日。

第七天,C老师接管了我。我的考试结束时,C老师问:“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尖利刺耳?你一直都这样讲话的?”

我错愕万分——我的声音刺耳,为什么前面的A老师、B老师都没说?腹诽着,我回答:“我没觉得。”

“你们说呢?”

几个同学一致同意C老师的看法。

C老师把我教育了一顿,说我的声音刺耳,对“个案”毫无耐心,“陪伴度”很差,云云。我沉默地听着,满心不高兴。或许她注意到了我毫不掩饰的窝火,突然问:“你和你妈妈的关系很差?”

我惊悸得很,但脾气上来,生硬地回答:“我现在不和我妈吵架了。以前,偶尔吵。”

“你嘴上不骂,心里在骂。”

我闭上了嘴。我确实很生气,但不能得罪老师。我警告自己,第一天就和C老师闹翻,还怎么考?

捱到上午的考核结束,C老师走了。一个同学走过来低声劝:“你不要和老师顶嘴,她说你错,你就问她,怎么改?”

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写着,“你真笨”。我真的傻了,回到宿舍,我把困惑告诉同屋的同学。她思考了一下就说:“人家提醒得对,你想‘过分’,听话照做。”

我花了1万1,不能一无所获。于是,我请同屋的同学帮忙做了个“情绪疏导”——把C老师从头到脚臭骂一顿。吐出这口恶气,我舒服了,提早去了教室,虚心向C老师请教如何改进。果然,C老师对我改观了很多。

我通过了最后两次考试,拿到了2个学分。对小白学员,这个成绩是大众结果,不出奇。然而还没回到市里,林妙就为我发了喜报,群里的小伙伴撒花欢呼如潮。一周后,林妙在工作室举办成功分享会,邀请我发言。

掌声和夸奖,让我有些飘飘然,忘掉了考试时的各种不快,我当咨询师的意愿更强了。

4

W机构的咨询师考试,考察的不仅是“技术”,还有“心性”——要成为合格的咨询师,除了技术的熟练,个人的心理状态必须先达到一定程度的“清明”。至于什么样的心理状态才算过关,由考核老师判断。

所以,想要快速考分,有效的组合策略是:考试和1对1咨询交替循环。考试是为了拿分,“1对1”是为了“觉察”自己,舒缓情绪,释放考试失败而产生的愤怒、沮丧、郁闷以及其它的“心灵障碍”。

这个“考分策略”是公开的秘密,正在考试的丁琳在采用,我也一样。花着不菲的学费、咨询费,谁不认为光明的未来正在冲自己招手?

准备了4个月后,我又参加第二期考核。这一次,我的目标是拿下第3、4、5分。前3天的考核非常顺利,A老师丝毫没有刁难,我轻松地拿到了第3分,让我更加斗志昂扬。

第四天,我换到了另外一组,遇到一个姓何的姐姐。

何姐看上去40岁出头,短发,瘦脸,皮肤晦暗,身上流淌着些许阴森的气息。我下意识地不舒服,但出于礼貌,还是主动寒暄了两句,得知她是“小白”。可她毫无“小白”学员的欢欣和生动,像个闷葫芦般,问三句,嗯一句。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期考试的“小白”会提前换组,打心眼里排斥何姐。次日,我刻意等她先进教室,然后换座位到了远离她的另一张桌。下午,她上场扮演咨询师,旁听了一轮考核,我悄然皱眉——她的语言生硬,就连咨询流程也没有背熟,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毫无疑问地,她没通过。

阴着脸回到座位,何姐突然打断了B老师的点评,问:“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希望吗?”

没等B老师回答,她慢慢地说:“老师你知道吗?我是肺癌患者,晚期。咨询顾问说,学这个能帮我释放压抑,有利于病情。我来学,因为我想活下去。”

她低沉的语调里夹杂着沉重的绝望,听得我心里一紧。何姐诉说着不幸的婚姻,自己的压抑和煎熬,病倒后如何被婆家白眼,不得已搬到医院附近租了个小破屋,又倾诉没有钱继续治疗,只能依靠着微薄的积蓄吃点中药维持,还要老母亲拿出退休金给她买点药……她哭诉许久,B老师才安慰了几句,说:“你的病肯定和情绪压抑有关系,疏导开了,对治病有帮助。”

至于学了对治病有没有用,被轻轻绕过去了。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同学们看何姐的眼神多了怜悯,我也如此。但我没有太关心她的事,连续两天我考试的表现都不好,心情有些烦躁。奇的是,第6次考试,B老师说我通过了,意外之余,我一扫郁闷。

我很快又被换到新的一组,何姐去了别处。第七天午休,我走回宿舍,无意间看见何姐站在走廊上。大热天里,她穿了件T恤,背影单薄消瘦,四肢细弱,骨瘦嶙嶙。迟疑了一下,我走过去打招呼。何姐难得地笑了,因为上午她考过了第1分。恭喜一番后,我犹豫着询问,当地的工作室是否知道她的病情?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知道的。负责人亲自帮我规划了学习。她说,来参加考核的同学都是‘高能量’的,跟着你们能带动我的能量,只有好处。”

“高能量?”我腹诽着,又问她学费多少。

“1万1……我挣扎很久,还是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她的声音陡然低落,眼中的神采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灰暗。

抿住唇,我压抑着心里涌起的不舒服,空洞地安慰了两句。打起精神,她弱弱地扯扯嘴角,感激同住的人宽容,不嫌弃她每天熬药的苦味。她慢慢地走了回去,推开屋门。浓浓的中药味扑鼻——她住在4人间,一晚40元。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屋里,我皱起了眉。这时,一个同学走过,拍了我一下。得知她与何姐同住,我忍不住打听:“她那个病,考试还要交费?”

她瞪了眼反问:“你以为这是慈善机构?”

我愣住,暗道自己够傻。

插曲就这样过去了,我继续努力地考试。然而,接下来考得很不顺利,第十天,我充当完“个案”,扮演咨询师的男同学就板着脸问:“老师,她哭哭啼啼的,害得我超时了,这让我怎么考试?”

老师一瞪眼,反问:“你知道超时了,还让她拖延?”

“她丝毫不听我的引导,怎么是我的错?”他直白地和老师争辩起来。

我惊讶地看着他嚷嚷着不满,正在敬佩他的胆略,老师突然看我:“你是怎么回事?充当‘个案’要听引导,你怎么不理睬他的指引?”

“我说出自己的烦恼、哭一哭怎么了?都说要真实地扮演‘个案’,咨询师该陪伴‘个案’,他打断我,不是他的错吗?”莫名其妙地被指责,我搬出其他老师的教导反驳。

老师不高兴了,逮住我教训了10多分钟才放过。没想到当“个案”也能招来教训,我气得无语。

无论我怎么生气和不甘心,第二期考核如期结束。我没拿到第5分。郁闷地坐在结业总结会的现场,我回想着考试的经过,低声向身边的一位高班学姐请教。“高班”指的是6分以上的学员。

学姐问了老师的名字,就说:“我没跟过她,不知道她的风格。但我告诉你,每个人都有卡点的,前面过分快,后面可能会花很多时间。你才考了4场,第5分没那么容易过的。”

“要考很多场?”

“每个人不一样的,但1分考个十几场不奇怪。”

我抿了抿嘴又问:“我觉得老师的标准有点不一样,你觉得吗?”

“每个老师的侧重点不同,有些人讲究这个,有些人注重那个,但据说标准是不变的。至于标准到底讲究什么,我也不知道。”她的意思就是,看运气。

我的疑问注定无解——咨询师考试,不只考技术,还考察“心性”,“心性”根本不能量化,谁知道标准是什么?正有些走神,我看见一个削瘦的身影登上讲台。何姐!作为唯一一个拿到3分的“小白”,她是本期的“学习楷模”,上台做心得分享。

“今天早上最后一次考试,老师说我考过了第3分,真是太惊讶了。同学们知道吗?第3分我考两次就过了。太幸福了!谢谢老师,我一定努力活下去,下期见!”

掌声雷动。何姐涨红着脸,激动得热泪盈眶。我鼓着掌,听着其他同学的耳语:“老师慈悲,见她那个样子,想给她一点信心,所以手松了。”我猜也是如此。何姐的考试我旁听过,水平的高低还是判断得出来的。但对一个身处绝境的人,如果一点鼓励就能激起她生存的信心,值得!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散场时,我刻意到会场外找何姐。她喜气洋洋,一扫颓丧低迷,脸色都泛起了红。祝贺几句,我貌似随口地问她:几时学的初级班、中级班,咨询顾问有没有推荐“1对1”?

何姐说,她因为求医无门才去了当地的W工作室寻求安慰,“他们说,我肺上的毛病都是长期压抑的结果,我也觉得自己活得太压抑了。我本来要做‘1对1’,但顾问建议上课,她说,课程里包含赠送的‘1对1’。”

“学起来好贵的。初级班1万1千8,中级班1万8,加上这次的1万1。学费没法子省,只能在食宿上尽量地省。不像你有钱,能住单人间。”何姐难得地开了玩笑,末了问,“下期你还来吗?”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你来?”

“刚才顾问打电话来,鼓励我再接再厉,我也想尽快考过,把病治好。”她脸上荡起希望,好似抓住了灵丹妙药。

5

返程的车上,何姐希冀的神情一直在我眼前晃。

“万病皆可心药医”,这个贯穿中医理论的基本概念,每个人都万分地愿意相信,甚至期待它展示为触手可及的事实。但落在现实里,,心理技术在缓解压力、情绪疏导上有效果,但治好绝症几乎是扯淡。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何姐却看似信了。她甚至满怀期待地准备拿出微薄的养命钱继续交学费考试,天真地以为,只要拿下8分,就能“治病先治心”,不药而愈。

或许我高看了W机构的格局——无论何种理由,鼓动绝症病人拿出养命钱来上课,与“大爱”“助人”的宣传几乎背道而驰。苦笑着,我又一次想起考试的经过:第一期C老师批评我的声音尖利刺耳,第二期如实当“个案”挨了顿骂……考试的标准透着不可捉摸的飘渺感,这个老师不注重,另一个老师耳提面命,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心性考察”吧?但是这种飘渺的标准真是有几分耐人寻味的。

这个想法浮现时,我生出了一丝动摇。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回到市里,林妙依旧为我们几个拿到分的学员举办了“成功分享会”,但我的兴奋感降低了一多半。丁琳还奔忙在考试里,不知道奋斗到第几分了。一时间无人可以探讨,我独自思考了几天,权衡着沉没成本,没舍得放弃。

为了消除心里堆积的不满和看不惯,我又做了1对1咨询。咨询师静静听着我批评老师,发表不满,然后按照专业流程“引导”着,表现得客观而中立。咨询结束后,我看着咨询师整理记录,突然问:“你之前考试时,有没有被骂?”

“有的,但老师指出的问题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老师也是看到了你的问题,指出来而已。”她的语气不咸不淡,毫无与我“同仇敌忾”的意思。翻了个白眼,但我没有继续饶舌——咨询师对“个案”讲出的事件要保持中立,不评论,不批判,不给出任何意见和建议,这是他们的职业操守,她的回答很标准。

10月,我第三次参加考核。拿到分组名单时,我特意寻找了一番,没有看到何姐的名字。她或许已经来过,又或许……我没有打听何姐的现状。考了两期,观察着学长学姐们的做派,我感觉到了隐形的规则:不能得罪平台。我如果提出质疑,就等于和W机构对质,那我如何能在这里立足呢?

“钱途”终究是更重要的,我放下了那些质疑,准备一鼓作气啃下第5、6分,继续为了“4期8分”的目标奋斗,迅速签约上岗,省钱省时。

然而,我步步艰难。

在第一组,第一天当完“个案”,我就迎来一顿挖苦。

“自觉自己是公司骨干,现在被辞职了,还继续显摆自己多么能干。一点都不谦逊,丝毫看不到自己的缺点……”

昔日的工作成绩本是事实,任劳任怨得不到褒奖就算了,怎么还成了傲娇的罪证?想不通,我开口申辩。看了我一眼,A老师继续点评:“直到现在还在为自己脸上贴金,失败就失败,承认不行吗?”

同学们沉默地听着,我发现说多错多,只得闭上嘴。

在这一组的3天里,我看到了很奇怪的标准:我们3个学员做什么错什么,却有个别同学和老师嘻嘻哈哈,和睦欢乐——据说那位同学是总部的常客,做过几百个小时的“1对1”,和老师们很熟。我不知道有没有额外的照顾,却莫名地想起那个飘渺莫测的考核标准。自然地,我的考试没得分。

第四天,我换到另外一组。我以为B老师能和蔼一些,结果,变本加厉。

“你看你,动作粗鲁,‘个案’嚎啕大哭,你就把纸巾丢在她手上?你不能折叠好、温柔地放在她的手心吗?”

相关文章:小学数学 家长辅导(13)

六大环节第一环(1)

数学教材三段式 数学教学五段式

我写数学辅导文章,不会给大家刷题,更不会大量刷题。为什么?因为,题海年年拓宽,我为何还要推这个波、助这个澜哪?

我要做的事情,是和家长们一起,冷静地理一理思路,理清楚思路以后,就照着正确的思路来辅导孩子,那个时候,任凭题海风浪起,我们稳坐钓鱼船!!!从此,家长和孩子都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快快乐乐,而数学稳拿高分!!!这,才是我要干的活。

数字游戏,请继续玩,不要间断。

数学教材三段式,这个认识很重要,我们的六大环节,就从这里开始。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这个细节很重要!从这个细节切入,我们的数学“教”的方法、“学”的方法和辅导方法,都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真正回归到“点子”上面来!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这个细节就是: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再到研究生,所有数学教科书,都是采用三段式方法来编写,这个三段式就是:新知识点、例题、习题。对吧?

整个数学教学过程,实际上又加了两段:一段是课外习题,一段是考试题。这就变成了数学教学五段式。

我们把这个数学教学五段式予以展开,就是:

1、新知识点。

2、例题。

3、习题。

4、课外练习题。就是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还有家长最热心的习题集。还有以前这里那里的考试真题,还有模拟考试题,我们都将其归于这一类。这一类,是数学这一块给家长和孩子造成的真正负担。

5、考题。就是这一学期实际上的考试题,包括月考题、期中考题和期末考题。这个考试成绩,是大家关注的结果。现在评价老师教的效果(关系到老师的切身利益)、评价孩子学的效果、评价学校教学管理效果、以至评价地区性的教学管理效果,都离不开孩子的考试成绩。你说这个不够好,我也不反对你的意见,可是,你得设计出一个更好的评价办法来取代目前这个办法才对,是吧?目前嘛,就这样。

在上面这五段中,现在一部分老师和大部分家长,把重点放在哪里?放在3、习题和4、课外练习题这两段上,是这样吧?

每天做家庭作业,各地的场面好热闹啊!请跟着我的镜头看:

一部分家长和孩子一起,一头扎进了作业中,自以为是在辅导,实际上是在被题目牵着鼻子跑!自己会做就自己教孩子做,自己不会做,就求助的微信满天飞!这题怎么做啊?这题又怎么做啊?是这样吧?

还有一部分家长,有的是自己不会做,有的是上班工作忙,就把孩子送到作业托管班,课外老师或者讲解作业题,或者干脆抄答案!对吧?

还有一部分老师,习惯于在群里晒家庭作业,家庭作业有错误,就说家长没有辅导好,连续几次这样子,就请家长,其理由,无非是两条:别的家长怎么做的好啊?全班那么多孩子我管得过来吗?是这样吧?

当然,也有一部分老师,公开对家长说:“家长只管签字,督促孩子认真完成家庭作业,就行了!至于作业做得对不对,请家长不要管!更不要花钱请课外老师管!”我们为这样的老师点赞!点一百个赞!希望这样的老师越来越多!

我要强调的重点是:在上面这五段中,老师和家长要强调的重点,其实就在1、2段!!!

因此,六大环节第一环,我表述为:在上新课的时候,要把新知识点和例题一起当成整体,理解、背诵、默写,做到当堂新知识当堂滚瓜烂熟脱口而出,然后,再去做作业。不要留问题过夜。

按照这个第一环要求,其实老师就应该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地在课堂上做到位!!!老师老老实实、扎扎实实把这第一环要求做到位了,就没有后面那些做家庭作业的“热闹场面”了!!!家长为家庭作业在时间上、在精力上、在金钱上的所有付出,实际上,都是在为老师这第一环工作没有做到位而买单!!!当然,我这样说,只是一种表述方法,丝毫没有责备老师们的意思。从生活中的实际例子来看,从网上包括知乎上年轻老师们的提问和讨论来看,年轻的老师们缺乏经验很正常,我们也都是这样过来的,而且,我的方法也只是一己之见而已,何况老师们都在努力呢!何况学校还有老教师团队在传在帮在带呢!我们家长要做的,就是配合老师做好工作,把教学工作越做越好,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学习环境!

至于家长怎么配合,我们明天再讲。

今天要继续讲的重点是:

为什么把这个作为第一环?

把这个作为第一环,到底有什么效果?

新知识点,表现为公式、概念、定理、性质、法则等等,这个必须理解!而且必须在理解之后背诵、默写!而且要做到一字不差、一字不错!对吧?你不做到这一步,后面的题目怎么做?而且,新知识点的程序,都是教材编写专家们循序渐进安排好了的,必须一步一步踏踏实实扎扎实实掌握好,你前面的步子踏空了,后面的步子就悬空了。对吧?后面的例题、习题、考题,都是这个新知识点的具体变化和运用形式,万变不离其宗!所以,我们要:先抓宗!后抓变!

例题,紧跟在新知识点之后,既是对新知识点的运用,也是对新知识点进一步的、形象化的演绎和阐释。这些例题,都是历代专家们精心编写、精心挑选出来的,最简洁!最经典!最便于引导初学者从不同的侧面理解和运用新知识点!每一个新知识点后面,都跟着一大排例题,而多数例题是这样的:一个例题后面,就跟着一大排习题。对吧?这就是我们前面讲的数学教材三段式。

习题,特别是平时的多数家庭作业要做的习题,其实就是例题的翻版,只是有的稍微拔高一点点而已。我平时辅导孩子们,不管是哪一个年级的数学题,孩子们问我:这题怎么做?很多时候,我只有一个标准答案:你去翻一翻课本,看一看这个知识点和例题,看不懂,再来问我。结果,当然都是孩子们自己看懂的!我就抓住时机为他们紧螺丝:当堂新知识当堂滚瓜烂熟!

那个期中考试数学40分的五年级男生,5月13号来找我,我在做了必要的铺垫之后,就只要求他一条:把上半学期已经学过的知识点和例题作为整体,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先照着书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再合上书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而且,再上新课的时候,也要将…………当堂滚瓜烂熟脱口而出!结果,一周后来找我,前面的后面的都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前面作业上那么多红叉叉也都轻轻松松订正了!我就又给他讲了其他环节。结果,5月底月考,!期末考试,数学92分!

那个周六找我学写字的老乡,我也是只要求他做到这一样,把整本课本上的…………一起当成整体,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他周六晚上和周日一天,辅导四年级下学期的儿子做到了滚瓜烂熟脱口而出,周一期末考试,数学94分!在此之前,总是70多分。

本文最开始举例的那个三年级升四年级的男生,自学四年级上学期数学的那个男生,我也是这样辅导的。这里就不详细展开了。

我们家长训练孩子——

把整本书的知识点和例题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

把整本书的习题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

把一本习题集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

把各类题型变化熟悉熟悉以后,在脑子里转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

把平时的错题难题搞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了。

那个时候,我们的孩子还怕考题吗?还不能够考高分吗?

谢谢大家!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待续)

相关文章:二年级下册数学期末考试测试题

二年级下册数学期末考试测试题

以下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二年级下册数学期末 考试 测 试题 ,欢迎大家阅读借鉴!

一、 直接写出得数。(16分)

16÷4= 9×7= 64÷8= 87-9= 5×9= 63-9=

4×9= 65÷9= 50-8= 55÷9= 68-50= 7×8=

45+9= 42+7= 73+8 = 25+17=

二填空。(16分)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1、( )九七十二 七( )六十三 五( )四十

2、7个6是( ),40里面有( )个5。

3、8×7比8×6的积多( )

4、把6×4=24改编成两道除法算式是( )和( )

5、28÷5被除数是( ),除数是( ),商是( ),余数是( )。

6、在一道除法算式里,除数和商都是7,余数是3,被除数是( )。

7、45÷5=( ),表示把( )平均分成( )份,每份是( )。

三、从63、9、8、7 中选三个数,写出两道乘法算式和两道除法算式。(4分)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判断题。(对的在( )里打“√”,错的打“×”)(6分)

1、求6的4倍多少?列式是6 × 4。 ( )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2、计算7 × 3和21÷3用同一句口诀。 ( )

二年级的数学题目被我给辅导错了

3、9 × 3表示9个3连加。 ( )

4、( )× 5<45括号里最大能填8。 ( )

5、一个正方形桌面有4个角,锯掉一个角,还剩3个角。 ( )

6、在一个三角形中,加画一条线就增加了两个直角。 ( )

五、用竖式计算。(6分)

33 ÷ 6= 9 × 7= 20 ÷ 5=

17 + 64= 62 – 23= 73 ÷ 8=

六、把下面各题正确答案的序号填在( )里。(2分×4=8分)

1、计算5 × 7应想乘法口诀( )

①七八五十六 ② 五七三十五 ③ 五五二十五

2、求8是4的多少倍?列式为( )

①8 ÷ 4 ② 4 × 8 ③ 8 × 4

3、小明家收了15个西瓜,( ),要用几个筐?

①用了3个筐装。 ② 平均每个筐装5个。 ③ 要把15个西瓜装在筐里。

4、36 ÷ 7的`计算结果是( )

①5……1 ② 6……1 ③ 1……6

七、( )里最大能填几?(6分)

8 ×( )<30 ( )× 7<67 6 × 5<25

4 ×( )<13 ( )× 9<73 ( )× 5<39

八、列式计算。(2分×4=8分)

1、 40里面有几个8?

2、 比25多60的数是多少?

3、 28是7的多少倍?

4、 乘数是8,被乘数是9,积是多少?

九、应用题。

1、 花园里养了17盆花,平均分给5个班,每班分几盆,还剩多少盆?(5分)

2、 小刚买了9枝铅笔,每枝6角钱,一共用了多少钱?(5分)

3、王老师有31个练习本,又买来32个,王老师一共有多少个本子?如果把这些本子平均分给9个同学,每个同学可以分几个本子?(8分)

相关文章推荐:

【有答案】

(北师大版)

(苏教版)

(人教版含答案)

(附答案)

【二年级下册数学期末考试测试题】相关文章:

(人教版)

(含答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9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