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举报补课反被劝退 谁来给16岁少年一个答案-举报学校初升高补课

江西于都实验中学高中生刘文展举报学校有偿补课,被班主任发信息要求退学。媒体介入后,涉事学校负责人称,劝退系班主…

江西于都实验中学高中生刘文展举报学校有偿补课,被班主任发信息要求退学。媒体介入后,涉事学校负责人称,劝退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已向刘文展家人道歉,正在劝刘文展返校。于都县教育局调查后承认学生举报属实,但否认教育局泄露举报人信息。

看起来,这是个各方皆大欢喜的好结局:除了当事学生表示不接受校方私下道歉,执着地要求查明是谁泄露了他的举报信息,要对方承担责任并公开道歉。在这名16岁少年看来,自己被停课和劝退是举报信息泄露导致的被“报复”。

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徒劳地用一种尖锐的态度试图去刺破他眼中的“黑幕”。另一边,教育局和校方却声称,刘文展可能存在“心理问题”、“个性偏激,或有‘青春叛逆期综合征’”,言下之意,该生的做法和做法不可取信。尽管在此之前,刘举报的有偿补课在被学校和县教育局否认后,却最终被证明属实。

而至于他的举报消息是否被泄漏、如何被泄露、被谁泄露,反而被校方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在刘文展看来,学校有偿补课是明显的违规行为,事实也确实如此。早在2015年,教育部就发布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严禁有偿补课的违规行为。2016年7月,于都实验中学所属的赣州市开展了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专项治理工作,虽然此通知在教育部的规定上打了折扣,规定高二升高三的学生“可以适当进行假期补课,但原则上不得超过假期的三分之一”。考虑到高考,很多人认为这项规定可以理解。但事实是,仅在两个月后,刘文展考入于都实验中学,学校就在高一阶段开始补课了,时间是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

既然学校的做法明显违规,那么举报就是行使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刘文展应当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写下了举报信。对于能制止学校继续违规的主管部门,他应当是抱着绝对信任的心态。因为谁都明白,举报违法违规现象,当事人往往是要担负很大风险的。如果没有足够信任,举报者不会轻易递交举报信息。

但他失望了,自己遭到了停课和劝退的对待。明眼人都能看到的是,作为被举报方的学校,查出举报者,远比借此机会彻底遏制有偿补课更为重要。所以,我们才能看到校方在得知举报者信息后,实施的一系列“做思想工作”、停课、发短信劝退等行为。

校方和班主任为何如此惧怕被举报且耗费心力“揪”出举报者,既是因为教育部的规定里有在“年度考核、职务评审、岗位聘用、实施奖惩”方面实施一票否决制,一旦发现有偿补课行为,“取消评奖资格、撤消荣誉称号”的内容,恐怕也有借此“杀鸡儆猴”,试图震慑其他学生的心理。

但不论如何,刘文展的确失去了安全感。当他知道自己举报的一举一动早已被利益相关的校方看得一清二楚,他一定会感到恐慌。而恐慌的还不止他一个。今年初,西安一个高中生被约谈,原因是他举报学校在政府要求停课的雾霾天继续上课。

要让刘文展们“安心”,首先是接受举报的教育主管部门要对举报人的信息实行严格的保密制度,只要反映属实,教育主管部门就有义务介入调查、做出处理。教育主管部门应当意识到,规范和监督学校的教育行为是其重要职责,而学生的举报是督促学校遵纪守法的一个重要方面。

作为学校,则应当理性看待学生举报。当有学生向主管部门反映学校的违法违规现象时,学校首先应当审视自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不是一被举报就想着找出举报者、处理举报者,甚至用“有心理问题”来污名化学生的投诉。学校不妨换一个角度看,学校能出有意识和勇气举报违法违规行为的学生,本身也是其教育成功的一种表现。

相关阅读: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还被劝退了?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

今年3月7日,该校学生在一封发至信访部门的举报信中提到,学校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也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还在补课。

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同时也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相关阅读:投诉学校违规补课收费 于都实验中学一男生遭劝退

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举报学校初升高补课

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截至今天,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新学期开学前,一条时任班主任赖晏斌发给刘文展母亲张春华的微信显示:“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刘文展不明白,学校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接到举报为何不改正反而由班主任对其劝退?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赴当地调查。

今天,涉事学校于都实验中学的负责人称,劝退刘文展,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已向刘文展家人道歉;校方正做工作劝刘文展返校。于都县教育局方面称,于都实验中学确实存在违规组织学生有偿补课行为,曾下令整改;教育局“未泄露举报人信息”。

记者采访时,于都县教育局、于都实验中学均口头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但均未拿出证据。对此,刘文展坚决否认。

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谈话”

2016年9月,刘文展以中考580分的成绩(满分780——记者注)入读于都实验中学。

于都实验中学系当地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该校校长王南昌称,于都实验中学1300多名同批次学生中,刘文展中考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属学校“免费生”。

一份该校与刘文展于2016年8月签署的协议书显示,学校免收刘文展高中3年的“学费、学期内补课费与资料费”。

第一封发至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的举报信,是在今年3月7日。

刘文展在这封信中称,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依然在补课。他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并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门明察。

几天后,刘文展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赖晏斌单独找到他,指着一个电话号码问是否是其父亲的。刘文展称是自己的。

随后,班主任的话题转向了最近学校接到举报。刘文展愣了一下,感觉自己举报的事暴露了。他回忆道:“那天,班主任给我做思想工作,希望他改正。”

“学校是怎么知道举报信是我写的?被举报后为何不改正反而来做举报人的思想工作?”刘文展说。

随后,他“愤然”在网上写了第二封举报信。

刘文展用“檄文”来形容这封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收买举报人信息;县教育局出卖举报人信息,且对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放纵不处理。

刘文展的本意是希望赣州市教育局督促其改正,他没想到赣州市教育局将此次投诉直接移交至于都县教育局处理。

对处理的结果,他“并不满意”。

学校曾违规补课收费

今年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首次对刘文展的举报予以答复。

这份《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该调查结果称,该校于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始至被调查时,组织了全校各年级学生周六上午上课,高中各年级还安排周日上课,其中初一、初二年级周六主要安排阅读、写作等兴趣小组活动课,周日无安排;高一、高二年级周六、周日主要安排一周一练。

同时,该校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抵新学期学费),未另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刘文展“并不认同”。他称,每学期末预收的1000元定位费,其实分为两部分:其中定位费只有600元,另400元即“补课费”。他称,此前,班主任赖晏斌收取时曾这样讲过。

今天,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向赖晏斌求证,但在于都实验中学,校方称赖晏斌不在学校。记者拨打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刘文展还称,2015年起,对于非“免费生”,于都实验中学对学生每学期收取4300元学费;今年9月新学期起,上调为4900元。他认为,这是“举报事件”发生后,学校变相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该校校长王南昌予以否认,称不存在另收取、或变相收取几百元补课费的行为。

不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王南昌称,学校此前确实存在假期组织学生补课、收费的情况。

一份由于都县教育局于今年2月9日发布的《关于实验中学等四所学校寒假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显示,经查,于都实验中学高二年级5个班级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课,收取补课费80元/生。

通报称,该校寒假补课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江西省教育厅《关于切实规范中小学规范办学行为的若干规定》,收取补课费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江西省发展改革委、教育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放开民办学校教育收费有关事项的通知》精神;责成于都实验中学进一步加强政策学习和管理、清退违规收取的费用,取消有关评优资格。

校方向举报学生家长道歉

举报学校初升高补课

从发出第一封举报信随后被“谈话”那天起,刘文展一直不明白,学校是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他认为,系县教育局泄露举报人信息。此后,他保持着“几乎每周一次”的频率,通过线上、线下继续对于都实验中学及县教育局进行举报。

于都县教育局对“泄密”一说予以否认,称调查组未向校方泄露举报人任何信息。

该局综治办负责人肖辉说,教育局信访工作人员接到举报后,到学校了解情况,“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谁。”

对此,王南昌称,据校方掌握的情况,刘文展初中阶段就曾写过举报信。他补充称,刘文展进校时学习成绩好,但随后一落千丈,上学“经常迟到”,与同学相处不够融洽,对部分课程上课及作业态度不端,还存在不注意个人卫生、个性偏激等情况。

于都县教育局调查组一名负责人称,刘文展个性偏激,或有“青春叛逆期综合征”,可能存在心理问题。教育局与学校曾请心理咨询老师对刘文展进行开导。

刘文展对此予以否认。

刘文展称,自第一封举报信发出之后,校方曾多次找其及家人谈话,要求他停止举报。其家人曾劝他“不要继续举报”。

刘文展说,即便在8月底接到了班主任的威胁信息,他也认为应举报到底。

对于这则劝退信息,于都实验中学称,系班主任个人行为,未经校方同意。 校方已对班主任予以批评,并到刘文展家中道歉,并多次邀请刘文展到校复课。

对此,刘文展表示,不接受校方私下道歉。他坚持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信息,自己被劝退系校方打击报复。他要求,上述单位承担相关责任,并公开道歉。

刘文展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名教师,教出思想独立的孩子。但他不愿再去于都实验中学读书,“希望换一个学校”。

本报江西于都9月19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朱娟娟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9月20日01 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49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