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暑期禁止补课-强监管下 教培行业暑期营销战哑火?

暑期将至,但家长们却十分忐忑,“究竟还能不能补课了?”一位“海淀妈妈”在与记者沟通时,第一句就是这个问题。这源…

暑期将至,但家长们却十分忐忑,“究竟还能不能补课了?”一位“海淀妈妈”在与记者沟通时,第一句就是这个问题。这源于近日网上一则关于教委“三不”规定的传言,即“暑期不许补课、教育培训机构不许上市、课外教育公司不许做广告”。

受该传言影响,北京时间5月25凌晨美股收盘,中概股教育公司集体大跌,其中,、、、。

5月25日午间,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以下简称“海淀教委”)发布辟谣声明称,“网传‘北京市海淀区教委开会,教育机构暑期不许开课’的消息,不属实”。

消息一出,A股、港股教育机构股价止跌回升,新东方在线、思考乐教育、中国东方教育等公司股价翻红。

监管政策密集出台

海淀教委在声明中表示,5月23日,海淀教委组织部分培训机构,召开了资金监管和规范办学工作会,对培训机构的收费、广告、宣传、资金监管、合同、疫情防控等工作再次提出要求。5月24日网上出现的“北京市海淀区教委开会,教育机构暑期不许开课”等不实消息,系某培训机构员工将其内部沟通群中部分聊天内容未经当事人许可外传所致,该机构及当事人并未参加5月23日的会议,其聊天内容系个人分析和推测,并非海淀教委官方发布,当事人现已报案。

海淀教委再次明确,将持续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严肃查处,确保广大学生和家长的合法权益。

暑期禁止补课

对此,一位教育行业券商分析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上述谣言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是因为监管层对教育机构的监管力度正在不断加强。

5月21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减轻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也被称为“双减”。教育专家熊丙奇表示,与以往的减负措施相比,“双减”的最大亮点在于务实,不再片面强调校内减负,而是追求整体减负。

德邦证券研报认为,此次深改委发声是对“双减”常态工作的进一步强调,未来预计将强化既有意见和行政规定的执法、监督力度,加强对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相关资质、办学能力、收费政策的检查。

5月21日晚间,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学费及存管提出明确要求。

教培机构内卷

近年来,国内K12教育行业飞速发展,衍生出课后辅导、素质教育、英语培训三大细分赛道。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7年―2019年,我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速接近30%,2019年中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其中课后辅导细分市场占比约六成。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下教育机构经历短期大规模停课,市场规模缩水至4000亿元。

课外辅导产业的蓬勃发展折射出中国家长的焦虑。来咖智库CEO王春霞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很多家长有不甘落后的心态,希望报培训班提升孩子水平;另一方面,很多双职工家庭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学习,相较于其他业余活动,课外辅导班可以直接提升孩子考试成绩,减轻家长负担,尤其是在寒暑假期间,孩子去上辅导班更省心;同时,过去一年线上课程发展已经成熟,很多寓教于乐的模式也受到孩子的喜爱。

“过去两年,教育行业内卷严重,为了拉新获客,机构砸下海量资金参与营销战,破坏了原本正常的行业秩序,随处可见的广告也让家长处于焦虑状态。从今年的政策导向来看,教培机构资质、收费、内容收紧是一大趋势,尤其是针对K12领域,势必会引发新一轮行业洗牌,这可能会使部分企业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但从长远来看,是有利于全行业健康发展的。”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教培机构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规范。

“过去几年,教育公司的暑期营销战趋于病态,今年暑期,营销战或将偃旗息鼓,各大机构的营销策略也将回归常态。”该分析师进一步表示。

推荐文章:教育部要求减轻学生过重暑假学业负担 禁止组织补课

中新网8月2日电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7年中小学生暑期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中小学校禁止组织学生集体补课、有偿补课,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对学校违规补课现象进行坚决查处,对校外培训机构各类违规补课现象,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强监管,依规严处。

通知指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密切与社区、家庭的联系,形成工作合力,确保广大中小学生度过一个平安、愉快、有意义的暑假。 通知指出,要丰富学生假期生活。结合喜迎党的十九大、纪念建军90周年等主题,鼓励和引导中小学生利用暑期时间就近就便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参加农业生产、工业实训、公益劳动、志愿服务、家务劳动等体验活动,引导学生深入社区、深入农村、深入生产一线。要向学生推荐一批富有教育意义、适合年龄特征的书籍,定期向学生开放图书馆、阅览室、农村书屋等资源。要鼓励学生在暑期积极参与各类科普教育活动和各类文体活动。

通知要求,要开展好“圆梦蒲公英”系列活动。帮助贫困地区学生和乡村留守儿童走进城市、县城,走进博物馆、科技馆、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等,组织中小学生到革命历史遗址、革命历史博物馆、革命先辈纪念馆等场所参观,引导学生了解中国革命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组织“品味经典阅读”“走近科学世界”等活动,引导学生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热爱创新创造。

通知强调,要减轻学生过重暑假学业负担。要引导学生参与社会实践活动,走进大自然,开展观察性、探究性学习。要引导家长不盲目给孩子报各类补习班,引导学生自主合理安排活动内容和活动时间。中小学校要严格落实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组织学生集体补课、有偿补课。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对学校违规补课现象进行坚决查处,对校外培训机构各类违规补课现象,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强监管,依规严处。

通知要求,各地中小学校要教育学生自觉遵守有关法规,严于自律,文明绿色上网。上网学习、娱乐时,不登录、不浏览未成年人不宜的网站,自觉抵制不良信息的危害。合理安排上网时间,不沉溺网络、手机,远离网游、手游。要通过家长学校、家长会、短信、电子邮件等多种形式,引导家长加强对孩子暑期上网的教育管理,切实承担起家长的责任。

通知强调,要切实做好安全教育。在暑期持续滚动播放预防溺水安全提示,及时编发手机短信和微信,做到防范知识反复讲,安全警示常常提。各地中小学校要结合实际,上好暑期安全教育课。充分利用图书、光盘、挂图、卡片等安全教育资源,对预防溺水教育工作进行再布置、再落实,确保防溺水教育全覆盖。要全面开展一次家访、致家长一封信,特别是要一个不漏地提醒每位家长务必承担起暑期对孩子的安全监管职责,切实做好防溺水、防食物中毒、防欺凌暴力、防触电、防交通事故等方面的安全教育,切实看护好孩子,保护孩子健康成长。

推荐文章:学校老师暗地开班,培训机构“超前教学”——暑期“违规”补课调查

新华社广州7月28日电 题:学校老师暗地开班,培训机构“超前教学”——暑期“违规”补课调查

新华社记者

经历了一学期大考小考的孩子们,本以为暑期可以略微喘口气,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更加汹涌的补课浪潮。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禁止中小学校利用寒暑假组织集体补课,禁止在职教师校外有偿补课,禁止校外培训机构超前超标教学,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违规补课依然在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补课风气依然盛行不衰。

假“研修”真“补课” 跟教育部门“躲猫猫”

教育部门规定,公办学校不得在寒暑假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然而,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校内补习班竟顶风而上。家长称,因为今年初高中升学率位居武汉市倒数位次,经济技术开发区教育部门认为教学成果是靠“时间+汗水”拼出来的,强制要求老师在暑假补课。

武汉一位家长提供的截图显示,开发区一初中本部和官士墩校区的暑假补课通知和课程表,早上7点20分到校,下午5点多放学,一天九节课。

一位九年级学生告诉记者,放假以后,学校组织他们全班补了10天课,实际上就是提前学了下学期的主要课程,8月份还会补课,但是学校发的告家长书上,却称为“暑期体验与研修”,时间为4天。

“课上不讲课后讲,免费不讲收费讲。”武汉的一位家长气愤地说,“课堂不讲重点,课后强制收费补课。”据反映,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初中的在职老师联合周边高中老师利用节假日在水木清华社区、以及三牛中学对面的小区开设培训班。

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禁而不绝

公办学校在职教师利用寒暑期给学生有偿补课是教育部门明令禁止的。前不久,广东省教育厅查处了4起教师有偿补课案例,并向全省通报;去年底,沈阳严查在职教师违规补课,6名教师被处理,。

暑期禁止补课

然而随着暑假的到来,仍然有老师暗地里进行有偿补课。一位广州某中学的老师告诉记者,身边一直有老师在校外补课,与他同校的一位数学老师,一对一补课每小时600元。

湖北荆州某高中老师普遍利用暑期时间补课。一位家长说,补课20天每名学生收16000元,4位老师每人可以收入近8万元。家住宁波某小区的一位退休老师向记者算起了一笔账,说她所住的小区有个老师租房子补课,开两个班,每个课时100元,两班倒,一个假期可以挣100万元。

武汉一位家长说,暑假横竖都要补课,与其把钱交给培训机构,不如付给自己孩子的老师踏实,而且老师补课的效果更有保障。

线上+线下培训机构助推“超前学”

日前刚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和去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都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不能超标超前培训。然而记者采访发现,超标超前培训的情况仍然普遍。

无论是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的孩子,“超前学”都是家长把孩子送培训班的主要目的。

广州张女士的女儿今年9月将上小学一年级。一直没有给女儿报过任何培训班的她,在这个暑假动摇了。“听说学前没有学过拼音的话,孩子一年级会比较吃力,身边同龄的孩子不仅拼音早就会了,连字都认了好几千了。所以我给孩子暑假报了幼小衔接班,主要是希望她一年级能跟得上。”她说。

上海一位女儿即将进入初三的陈女士无奈地说:“既有大班课等线下课程‘正餐’,也有物理网课等作为‘点心’,一个暑假全部排满。初二学物理,初三学化学,我女儿初二开始背高中词汇被辅导老师说太晚了。”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范先佐说,培训市场始终热度不减,一方面在于应试教育的病灶,另一方面是许多家长实行的是“着急”式教育。专家建议,要杜绝假期违规补课,一纸禁令远远不够,要家庭、学校、教育部门和社会都切实负起责任来,消除家长顾虑,转变家长观念,用丰富多彩、有益身心的活动充实孩子的暑假生活,引导孩子假期生活和教育市场良性发展。(记者 郑天虹、廖君、王莹、仇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59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