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银河补习班》:不止是亲情励志片,更是讲述知识分子命运的电影_银河补习班闫主任儿子的那一段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与俞白眉主导创作的一部电影,与这对搭档此前的作品相比,喜剧风格已经退居其后,用父子温情与励…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与俞白眉主导创作的一部电影,与这对搭档此前的作品相比,喜剧风格已经退居其后,用父子温情与励志元素来探讨严肃话题,成为《银河补习班》的主要诉求。

首当其冲,《银河补习班》目标清晰地批判现有教育体制的一些弊端,比如围绕“应试教育”产生的“唯分数论”、“差生歧视”、“军事化管理”、“过度补习”等,都被影片态度鲜明地批判了。

可以看到,片中博喻学校教导主任闫主任,承担了教育弊端的一切负面影响,由此这给人一种“批评到闫主任”为止的印象,也有观众认为,故事快结束时,把“教改”当成解决问题的救命稻草,是一种“投降主义”,这使得影片陷入争议——它是否在真的在讨论教育问题?

我觉得不是。教育问题与父子感情,或只是《银河补习班》的虚晃一枪,用来制造讨论度与吸引力,形成它的商业价值,促使更多观众走进影院,而在内里,《银河补习班》的另一严肃内核,是在讨论一代知识分子的生存与尊严,包括他们命运的曲折变化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与影响。

周星驰的《长江七号》,父亲的戏份就远远大过了儿子,《银河补习班》更甚,它的焦点比《长江七号》更为关注父亲,无论有关父子感情的情节制造了多少泪点,《银河补习班》总是会习惯性地把聚焦点放在父亲身上,这会使人尝试穿透这部电影的表面,更多地去了解父亲的身份并试图挖出创作者的深层意图。

影片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讲起,讲到2019年马皓文(邓超 饰)的儿子马飞(白宇 饰)坐火箭进入外太空,电影用这三十年来的标志性事件与流行歌曲制造了令人感到十分熟悉的时代背景,观众通常会关注到时代的发展与变化,而忽略马皓文命运变化与时代之间的联系,实际上,马皓文不单是作为一名父亲出现于故事里的,更多时候,他是那代知识分子群体的缩影。

邓超在《银河补习班》里的表演,容易让人联想到张艺谋电影《归来》中陈道明饰演的陆焉识,马皓文与陆焉识这两个角色的身上,有着高度相似的知识分子气质,儒雅,隐忍,能以豁达的态度面对命运的不公。许多人只认识电视剧与综艺节目里的邓超,但却不知道,邓超是最适合演知识分子角色的演员之一,他能把知识分子身上的那种落寞与沮丧诠释得极为到位。

所以我看《银河补习班》,是忽略了其他角色而把注意力集中在马皓文身上的,这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单位设计的大桥垮塌,他承担了主要责任,出狱后一生受辱,而实际上是被徒弟陷害替单位背了黑锅……在精心的构陷面前,马皓文是无力的,他几乎没有反抗的勇气与力气,坐牢是他唯一的命运。

《银河补习班》以马皓文为线头构建了三条权力关系线,一是马皓文与单位、同事之间的关系,二是马皓文与学校、校领导之间的关系,三是马皓文与社会(包括被他寄予希望能为他平反冤案的机构在内)之间的关系。在这三条权力关系线上,毫无疑问马皓文都是最弱的那一方,之所以被侮辱、被损害,原因还简单,因为他一直尝试在捍卫自己身上的骄傲,而骄傲的人,在过去的时代所遭遇的打击,曾经缔造过无数悲剧。

比如父子故事制造的诸多泪点,最具锤击效果的,是白发苍苍的马皓文对希望他继续忍辱负重的儿子说的一句台词,“我是一个骄傲的人”,马皓文坚持多年申诉自己的冤案,在小酒馆暴打当年陷害他的徒弟,这些都是他捍卫自身骄傲的一种做法,而击碎他的骄傲也很容易,就是儿子也加入“污泥浊水”,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好在,马飞在太空飞船发生通讯故障之后,想起父亲一生的教导,不仅挽回了自己的生命保护了飞船的安全,也以骄傲的姿态重新和父亲站在了一起——但这是电影故事,现实中骄傲会最终战胜私心、利益吗,未必见得。

《银河补习班》貌似是一个讲述父亲为儿子补习的故事,其实是在说一个父亲的个人史。在马皓文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代知识分子的风骨与底线,以及他们的浪漫与坚持。这名父亲,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且擅长在绝境下创造生机,但却在阴暗与偏见的捆绑于约束下,丝毫动弹不得,他与儿子相处的时光,成为唯一的快乐片段,除此之外,他的生命色彩都是黯淡的。在看到儿子触底反弹成为学校骄傲的励志元素之后,更应该反思父亲低调、谨小慎微、苦中作乐的一生是如何形成的。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等于没有关注到《银河补习班》的最大看点。

《银河补习班》的太空戏份贯穿全片,它虽然是部现实题材电影,但也可以当成“太空电影”来看,太空与地球,过去与现在,空间与时间距离的拉开,让人能更直观地看到人的孤独,以及人作为社会动物所面临的一些无奈。《银河补习班》的基调是励志的,结局是圆满的,但也要看到这个故事背后隐藏的深深的遗憾与内在的峥嵘,那是一种过去岁月留给一个群体的伤痕。俞白眉说这部电影有他过去生活的影子,假若去掉这层喜剧与励志外壳,再去掉父子亲情元素,也许会更接近他内心最真实的表达。

推荐阅读:莫名其妙,荒谬绝伦

暑期档前半程,在历经各种大规模改名、撤档之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邓超联手俞白眉的《银河补习班》成为了这个档期实际操作上的种子选手,这当然是稍有观影经历的观众们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毕竟邓超+俞白眉的搭配实在让人意兴阑珊,当年被《分手大师》以及《恶棍天使》支配的恐惧仍旧历历在目。

但是好像,我是说好像,这一次的《银河补习班》还是有别于前两部“超白”作品的,在差评之中,也能看到不少肯定与赞扬,毕竟《分手大师》与《恶棍天使》起点实在太低,况且这一次的《银河补习班》至少整个片子在观感上来看,我们是明显能够感受到背后创作者们特别想要做好的努力劲,那种感觉体现在邓超精力充沛的表演状态里,也体现在片子试图大开大合的情节铺陈中,那些努力的感觉几乎喷涌而出,但最终给观众呈现的全貌,仍旧是力不从心,适得其反。

银河补习班闫主任儿子的那一段

电影《银河补习班》所讲述的故事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邓超饰演的爸爸以一己之力拯救了他那被应试教育所抛弃的儿子,并最终将他培育成才。在这个主线故事外,电影添加了诸多丰富的佐料,譬如对父子情深的讴歌,譬如对30年来中国社会大事件的铺陈,以及对填鸭式应试教育不痛不痒的反思。但所有这些东西包括故事本身都是浅尝辄止浮于表面的,整部电影看下来,除了邓超那张口就来的心灵鸡汤,整部片子很难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记忆点。

看得出来,主创们想要为观众奉献一段笑泪有加的观影旅程,他们朝着《我不是药神》的方向驶去,没料想能力不足,只证明了自己“我不是”。

怎么说呢?这是一部你始终无法代入的片子,尽管他所讲述的核心故事都是你我曾亲身经历过的,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的教导主任,以成绩论英雄的学校,高考后撕书狂欢,以及那些一代人的共同记忆,工人下岗潮,98年洪水等等,但片子却始终给人一种疏离感不真实感,原因在于片子的立脚点是飘忽的,悬空的。

银河补习班闫主任儿子的那一段

电影里邓超的儿子是应试教育里的差生,老师厌恶,家长放弃,唯有当爸爸的邓超相信儿子是天才,在儿子被勒令退学的当天,邓超与学校打赌,一个学期内必将辅导其儿子成为全班前十。电影里对应试教育的质疑是没有问题的,邓超选择对儿子的信任也没有问题,关键在于邓超与儿子共存的这所谓地“银河补习班”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从邓超对儿子的种种辅导或教育之中,观众看不到任何儿子之于学业的努力,邓超除了给儿子不停的灌毒鸡汤,便是带着儿子游山玩水,感受大自然以及所谓打开心门认识世界。

电影在表现邓超对儿子的诸多教育场景时,总给人呈现出一种类似唯心论的精神胜利法既视感。

邓超说,“只要你一直想,用力想,你就能够做这个地球上任何的事情。”又说,“人生就像射箭,梦想就像箭靶子,如果连箭靶子也找不到的话,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义?”片子里诸如此类的心灵鸡汤一段一段,大道理一堆一堆,然而除了这些口头上毫无意义的直接说教,片子并没有提供相对应的情节支撑,而是直接呈现了儿子学业突飞猛进,最终更是实现梦想成为航天员的成功结果。

电影以反应试教育制度出发,主线故事却以儿戏一般的情节过渡,最终让主角们又成为应试教育中的受益者,这样的故事设置无异于痴人说梦胡编乱造,就像片中任素汐的台词一样,邓超这个人物连同这部片子,浑身上下总给人一种洗脑组织的气质,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好比历史书上写过的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可是大跃进时代都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啊朋友。

银河补习班闫主任儿子的那一段

片中李建义老师所饰演的教导主任面目刻板行事僵化,每一次面对邓超时,总会说出那句口头禅一般的台词:莫名其妙,荒谬绝伦,我想把这句台词送给电影本身。

头图:《银河补习班》剧照

你还可以:

扫毒2,不好看

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扫描识别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我。

推荐阅读:《银河补习班》:唯有骄傲不能放弃

作者:韩浩月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与俞白眉主导创作的一部电影。与这对搭档此前的作品相比,该作品的喜剧风格已经退居其后,用父子温情与励志元素来探讨严肃话题,成为《银河补习班》的主要诉求。

首当其冲,电影批判了现有教育体制的一些弊端,比如“唯分数论”“差生歧视”“军事化管理”“过度补习”等。片中博喻学校的教导主任闫主任,承担了教育弊端的一切负面影响,由此给人一种“批评到闫主任”为止的印象,也有观众认为,故事快结束时,把“教改”当成解决问题的救命稻草,是一种“投降主义”,这使得影片陷入争议——它是否真的在讨论教育问题?

然而,我并不这样认为。教育问题与父子感情,或只是《银河补习班》的虚晃一枪,用来制造讨论度与吸引力,形成它的商业价值,促使更多观众走进影院,而在内里,《银河补习班》的另一内核,是在讨论一代知识分子的生存与尊严,包括他们曲折的命运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与影响。

周星驰的《长江七号》,父亲的戏份远远超过了儿子,《银河补习班》更甚,它的焦点更为关注父亲,无论有关父子感情的情节制造了多少泪点,《银河补习班》总是会习惯性地把聚焦点放在父亲身上,这会使人尝试穿透这部电影的表面,更多地了解父亲的身份并试图挖出创作者的深层意图。

影片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讲起,到2019年马皓文(邓超 饰)的儿子马飞(白宇 饰)坐火箭进入外太空,电影用三十年的标志性事件与流行歌曲制造了让人熟悉的时代背景,观众通常会关注到时代的发展与变化,而忽略马皓文命运变化与时代之间的联系,实际上,马皓文不单是作为一名父亲出现于故事里的,更多时候,他是那代知识分子群体的缩影。

邓超在《银河补习班》里的表演,容易让人联想到张艺谋电影《归来》中陈道明饰演的陆焉识。在马皓文与陆焉识这两个角色的身上,有着高度相似的知识分子气质,儒雅、隐忍,以豁达的态度面对命运的不公。许多人只认识电视剧与综艺节目里的邓超,但却不知道,邓超是最适合演知识分子角色的演员之一,他能把知识分子的落寞与沮丧诠释得极为到位。

我看《银河补习班》时注意力大都集中在马皓文身上。这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单位设计的大桥垮塌,他承担了主要责任,出狱后一生受辱,而实际上是被徒弟陷害替单位背了黑锅……在精心的构陷面前,马皓文是无力的,几乎没有反抗的勇气与力气,坐牢是他唯一的命运。

《银河补习班》以马皓文为线头构建了三条权力关系线,一是马皓文与单位、同事之间的关系,二是马皓文与学校、校领导之间的关系,三是马皓文与社会(包括被他寄予希望能为他平反冤案的机构在内)之间的关系。在这三条权力关系线上,毫无疑问马皓文都是最弱的那一方,之所以被侮辱、被损害,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一直尝试在捍卫自己的骄傲。白发苍苍的马皓文对希望他继续忍辱负重的儿子说,“我是一个骄傲的人”。马皓文坚持多年申诉自己的冤案,在小酒馆暴打当年陷害他的徒弟,这些都是他捍卫自身骄傲的一种做法。击碎他的骄傲也很容易,就是儿子也加入“污泥浊水”,成为冤枉他的一部分。

好在,马飞在太空飞船发生通讯故障之后,想起父亲一生的教导,不仅挽回了自己的生命、保护了飞船的安全,也以骄傲的姿态重新和父亲站在了一起。但,这是电影,现实中骄傲会最终战胜私心、利益吗?我们不得而知。

《银河补习班》貌似是在讲述父亲为儿子补习的故事,其实是在说一个父亲的个人史。在马皓文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代知识分子的风骨与底线,以及他们的浪漫与坚持。这位父亲,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且擅长在绝境下创造生机,但却在阴暗与偏见的捆绑于约束下,丝毫动弹不得,他与儿子相处的时光,成为唯一的快乐片段,除此之外,他的生命色彩都是黯淡的。在看到儿子触底反弹成为学校骄傲的励志元素之后,更应该反思父亲低调、谨小慎微、苦中作乐的一生是如何形成的。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等于没有关注到《银河补习班》的最大看点。

《银河补习班》的太空戏份贯穿全片,虽然是现实题材作品,但也可以当成“太空电影”来看,太空与地球,过去与现在,空间与时间距离的拉开,让人能更直观地看到人的孤独,以及人作为社会动物所面临的一些无奈。《银河补习班》的基调是励志的,结局是圆满的,但也要看到这个故事背后隐藏的深深的遗憾与内在的峥嵘,那是过去的岁月留给一个群体的伤痕。(韩浩月)

[责任编辑: 刘冰雅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59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