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举报补课高中生:“对未来很迷茫”学校望其返校!!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因举报学校补课和被班主任劝转学,9月3日,刘文展上网发出自己的“举报”经历。事件发酵后,他就读的江西省赣州市于…

因举报学校补课和被班主任劝转学,9月3日,刘文展上网发出自己的“举报”经历。事件发酵后,他就读的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实验中学执行校长和他所在班级的班主任被解聘。短短几天,他也从一名默默无闻的中学生,成为受争议的新闻人物,历经赞赏与支持、孤独与指责。

“没有想到,我都已经放弃(举报)了。”坐在家中客厅的绿色沙发上,刘文展身材单薄、面色苍白,时而情绪低落,时而激情飞扬。此时他本该坐在高二的教室里上课。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尽管当地教育局和学校都表示欢迎他返校,他却拒绝回去。母亲张春华为此焦虑不安,认为他被舆论追捧得落不了地,“太骄傲了”。

“你未来有什么打算?”记者问。

这个16岁的少年想了一下,“对未来很迷茫,准备去华强北做电子生意”。

本文图片均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命运转折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2001年1月出生的刘文展,身高一米六,体重九十几斤,看起来有些瘦弱。

9月22日晚上,澎湃新闻()记者和他约在一间餐厅见面。期间,刘文展几乎未动一下筷子。“我不喜欢吃饭,有时一天吃一餐”,声音浑厚的他,低头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少年的羞涩。

刘文展在广东出生,跟随在打工的父母。他一岁左右回到老家于都县,由爷爷奶奶抚养,一直到14岁。

爷爷刘清风(化名)从前是镇小学的校长,2003年退休后,到于都县城照顾孙子孙女们,他带大了四个儿子的七个小孩,刘文展在孙辈中排行倒数第二,小时候“很听话”。

开始几年,刘清风住在大儿子租的房子里,2005年,几个儿子凑了8万块钱在县里买了第一套房子,刘清风带着孙辈们住了进去。再过了几年,其他几个儿子陆续买了房子,这套房子便给了最小的儿子,也就是刘文展的父亲。

这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刘文展的房间有一个书桌,下面摆了一小排书,有国外的小说和心理学书籍,还有几本作家韩寒的书。刘文展说,他喜欢韩寒、龙应台和蒋方舟。

桌子上有几个布娃娃,刘文展称是自己赚钱买的。“我只热爱钱,因为从小穷怕了”,这个16岁的少年,一边把玩一只黑猩猩布偶一边说道。

他说,从小父母很少买这些给他,“只要有吃有穿就不错了,你买本书也觉得你是浪费钱”。

这座县城有逾百万人口,刘文展一走出家门,瞬间就淹没在人群中。即便因举报事件,全于都县中学生都在议论他,但走在路上,除了他的同学和老师,几乎没有人认识他。

而在网上,每天都有人赞成他、鼓励他、质疑他……甚至还有人对他进行捐款。9月24日,刘文展在QQ空间晒出捐款截图,并回复称“我举报的初衷是想减轻同学的经济负担,我认为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比我更需要这笔钱”。他说希望网友把钱捐给希望工程,让更多的孩子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他本人的命运,似乎也在这个开学季被改变。

“刘文展什么时候能去读书?”75岁的刘清风焦急地问记者。他觉得,如果不出这事,孙子一本考不上,肯定可以考上二本,但如今已开学一个月,刘文展还待在家里,每天看书、看手机、睡觉。

“这个事情,你说该怎么办呢?”

举报事件

事发2017年3月7日,刘文展实名举报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并收取费用。

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在给刘文展的答复中称:你反映我县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同时上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直接抵新学期学费),因此反映该校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刘文展不满意教育局的答复,在一次和学校领导的谈话中,他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的个人信息。

4月28日,于都县教育局二度答复称,教育局严格遵书《信访举报保密制度》,对他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等情况进行了严格保密。

刘文展对此不满意,开始以一周一次的频率举报学校和教育局。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学校班主任、年级组长、校长,接连找刘文展和家长谈话,希望他停止举报。刘文展的爷爷刘清风称,有一次他被叫到学校,学校一位领导告诉他:刘文展如果继续举报,就要按协议补交此前被免的学费等一万多块钱。

刘文展是于都实验中学的“免费生”。2016年9月,他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入这所民办中学。因成绩排在全年级第20名,学校免收了他的学费。

入学之前,2016年8月,学校与刘文展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上面写道:“学校同意免收学生高中三年的学费、学期内补课费与资料费;学生在学校期间必须严守学校各项规章制度,勤奋学习,不得做有损学校名誉的事情,如果学生严重违法违纪,则视为违约,需要补交所免的学费”。

在频繁的举报后,2017年8月27日,刘文展母亲张春华收到刘文展的班主任微信,“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刘清风回忆,那几天,刘文展不吃不喝,也不肯跟任何人说话。

9月3日,刘文展同时在知乎、天涯、微博、百度贴吧和QQ空间发文称: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是,临近期末每生需交1000元,但并非1000整为定位费,其中600元为定位费,400元为周六周末的违规补课费(初中未知,高中为400元)。另外,他还投诉教育局涉嫌泄露举报者个人信息。

回忆这次网络举报,刘文展说,没想到事件影响会这么大。他原以为这个事会就此沉寂,后来他把QQ空间、微博、百度贴吧的文章都删除了,手机里的知乎也卸载了。

但第一家媒体报道后,采访他的媒体络绎不绝。事件引发关注,他本人也成了“网红”,微信好友从一百多人翻了几番,QQ好友从三四百人增加到现在的1000多人。

很多人在刘文展的空间留言,有支持他的,也有反对他的,“骂我的主要是于都县人,说我不该断了他们改变命运的路。”刘文展说,他并不在乎这些。他一天花十几个小时刷手机,不住地感叹“喷子太多”。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于都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校方代表向刘文展道歉。次日,校方和教育部门又派代表家访,劝他回学校继续学业,一同来的还包括班主任赖晏斌。

刘文展对这次“家访”进行了视频直播。在他上传到QQ空间的一段直播视频里,教育局工作人员劝刘文展返回学校,说“只有返回学校,才能实现你的理想”。但刘文展坚持要“校方和教育局承认错误”,拒绝返校。

那天晚上,教育部门和校方的人离开时,刘文展对最后走的班主任赖晏斌说:“老师,我恨你,你要害我。”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赖晏斌回答他:“是人总要生活。”

于都县教育局官方微信公众号9月19日当天还发布了情况说明,称2月9日已对实验中学利用假期时间开展的“学生自愿、家长自愿、老师自愿”为原则的周末违规补课行为给予全县通报批评并责成立即整改,而“刘文展同学以实名制通过网络信访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我局调查人员在调查过程中未向校方泄露信访人的任何信息,并将调查处理结果按程序向刘文展同学本人进行了答复”。

“叛逆”的高中生

于都实验中学在2002年创办,是一所民办中学,为了吸引优质生源,学校推出免费生政策。

应对高考的备战从入学那刻就开始了。高一的学生,从早上六点五十左右上课到晚上接近十点。周末补课,只有周六下午和晚上休息。进入高二后,星期六下午也要自习。

刘文展的家距离学校大约三公里。他坦承,自己比较懒散,因为家住的远,上课经常迟到。他的数学和语文成绩很差,加起来只能考几十分,英语成绩比较好,能考一百多分。

刘文展看不惯学校的教育方法,高一下学期,他曾写了一篇作文——关于“应试教育思考的问题”,在文中他反对“勤能补拙”,认为“真正好的教育不应该通过时间来转化”。

“从内心讲,这个学生(的做法)搞得我很恼火,”被解聘的于都县实验中学原执行校长王南昌说,“我们是补课了,但没有收费……如果我们不补课,很多孩子得外面找培训机构补课。”

王南昌说,自己是高考恢复后的大学生,对高考有深刻体会,学校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和家长主动要求补课。

他称,刘文展进入高一后,经常上课迟到,仅上个学期,就达190多次,成绩迅速下滑,语数外三门总分不到200分(总分450分)。举报事件后,学校多次劝阻他,但他不听。学校在9月19日的“情况说明”中则称,刘文展进入高中学习后“表现自由散漫,无心学习,处于青春叛逆期,且不喜与人交往,个人卫生习惯较差,导致其他同学也不愿意跟他交往”。

“情况说明”还称,“刘文展同学在校的表现,班主任老师曾多次与其父母(其母亲原为实验中学食堂员工)、爷爷一起找其谈心,进行心理疏导,但都未见成效;学校安排专职心理辅导老师对其进行心理干预,他也拒绝配合。2017年上半年,班主任向学校汇报该生情况以后,学校领导多次邀请其家长来校共商教育的办法,但刘文展同学不愿与家长和学校沟通,致使工作无法开展。班主任老师于 8月下旬一气之下借用学校名义用微信告知其母亲要求其下学期转学。但经调查,这纯属班主任个人行为,学校从未对刘文展同学作出要求其退学的处理决定。相反,本学期开学后,学校还多次电话其母亲督促小孩来校就读,并邀请其母亲和学生本人一起来校协商解决其返校就读问题,但刘文展同学拒不配合,至今仍未到校。时至今日,学校仍然未放弃对刘文展思想教育工作,想方设法与其家长共同做好该生的思想转化工作,盼其早日回到学校学习。”

“按照学生管理条例,我们早就可以开除他了,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王南昌补充称,班主任赖晏斌和刘文展沟通方式不对,不该私自发劝退刘文展的微信。

王南昌今年59岁。临近退休,他没想到以这种方式离开岗位。

刘文展“举报事件”发酵后,王南昌和赖晏斌都被学校董事会解聘。 澎湃新闻多次试图联系赖晏斌,但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赖晏斌教英语,平时和刘文展关系不错,刘文展说有些心痛班主任,但又觉得他是在给学校“背黑锅”。

关于未来

刘文展的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母亲在他七八岁时回了家,但仍是 “每天早出晚归,没有时间管他”。爷爷刘清风说,儿媳妇张春华现在一家饭店做事。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在张春华印象中,刘文展小时候很乖,一直成绩很好,跟同学也没有矛盾。不过,在刘文展记忆里,父母一直都对他不好,“经常对我和我哥‘家暴’”。

刘文展觉得母亲很强势,经常在亲戚面前显示对孩子的权威,父亲则喜欢把气撒在兄弟俩身上,“他回来和我说话,我都不会理他的。”刘文展自称有几年没跟父亲说过话了。

因为母亲强势,“小时候观念不同,我也不会表现出来,从初中开始反对。”他说,初二下学期,因为一次作业没完成,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打了他,他不服气,找哥哥查到举报方法,写了一封关于老师打人和在校外开辅导班的举报信。

那是刘文展第一次举报,但被母亲张春华拦住了,她拉刘文展去向老师道歉,并让他写了一份说明,称自己的举报是伪造的。

这件事让刘文展耿耿于怀,“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吗?”说起几年前的事情,他依旧情绪激动:“这样给我灌输错误观念的母亲,你说是不是很失败?还有我祖父祖母也说,那么多人都容忍得下他们,为什么你就容忍不下他们?”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刘文展坚持认为,是母亲“错误的价值观”让他走到了今天。

张春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初中那次举报事件之后,刘文展干什么都不再跟他们说了,这次举报于都实验中学的事,张春华还是接到老师的“劝退”微信后才知道的。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今年9月,张春华知道举报事件后,拉刘文展去学校道歉,“我说我不去,然后她打了我,我就打了她。”刘文展说,或许从世俗的角度看,他打母亲不对,但他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初三时,刘文展的理想是当一名老师,现在他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写出像韩寒一样的文章,来影响这个社会。”他觉得这个社会需要像他和他哥哥刘洪文(化名)这样的“愤青”。

但他又认为,那个一直支持他的哥哥,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变得越来越世故。“小时候桀骜不驯,长大了就觉得低头理所当然,越来越成为我们曾经讨厌的那些人。”

如今,家里没有人支持他。教他认识这个社会,教他政治和法律,并告诉他举报渠道的哥哥刘洪文,这一次也觉得弟弟做错了,他通过QQ告诉他:“你做的事情对不对,不是看现在,而是看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刘文展不服气,觉得哥哥读书读傻了,某些方面还比不上他,“真正能改变命运的是你的能力”,他说自己最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未来。

有一家公司在网上找他,想请他去做运营总监,“一万块钱一个月”,他觉得对方是蹭热度。还有留学中介,说要免除中介费,让他出国留学,刘文展说,“我现在没有钱啊”。

张春华觉得,儿子现在太骄傲了,等他冷静下来,就会返回学校读书。但刘文展说自己一方面担心返校会遭到报复,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没必要上大学,“不会没有出路”。

对此,于都县教育局工作人员和于都实验中学董事长杨开胜都强调:只要刘文展想返校读书,学校随时都欢迎他回去,而且学校保证会关爱他。

补课与补课费

从今年暑假开始,刘文展一直在网上卖二手手机,一个月能赚一两千块钱,但他也抱怨卖二手手机是“短命职业”。

每天有很多人发QQ信息给他,他通过所有申请加他为好友的人,常与人聊天到凌晨两三点。

有人发信息来支持他、鼓励他,佩服他的勇气,说他“做了当年我们不敢做的事情”;也有一些人不赞同他的做法,包括他的同学。

“像于都县这种小城市,不补课怎么出成绩,怎么比得过其他大城市的学生?”他的一位高中同学说,“刘文展所谓的正义,就是用我们改变自己人生道路换取的”。

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哥哥刘洪文,也在QQ上对弟弟刘文展说:一群不喜欢读书没有前途的人捧你,于都人会恨你……。

尽管多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及收费,但刘文展一直强调,他反对的不是补课,而是收取补课费。“很多人说我不想读书,也不想让大家读书,其实我只是想减轻大家的负担,四百块钱也是很多的。”

2015年,教育部发布《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坚决制止有偿补课等乱收费行为。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辉看来,很多地方违规收费补课,收费只是附加的,补课才是问题核心。因为学生成绩是考核学生和学校的重要依据,所以学校、家长和学生仍选择补课提高成绩,这个问题长期困扰各方。

于都实验中学董事长杨开胜说,学校补课按规定是错误的,但是有的家长也希望孩子补课。“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谁不想自己的学生多考一点?学校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教育好这些小孩。”

10月26日,《人民日报》就刘文展举报事件刊发评论称,“在许多地方,违规补课仍然屡禁不绝,尤其是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中小城镇,更为普遍”。该文分析称,目前“对升学起决定性作用的仍然是考试分数。违规补课,从根子上来说,还是应试教育的观念作祟。对学生而言,只有千方百计提高成绩才能改变命运;对学校来说,只有提高升学率才能打响招牌。于是学校、老师、家长、学生为了这一‘共同的目标’对课业层层加码,并且形成了一个怪圈:补课违规,不补吃亏。甚至当一所学校被举报违规补课后,望子成龙的家长和盼望出人头地的学子非但不拍手称快,反倒很是忧心忡忡。”

评论认为,事实上,只要学生有补课的需求,教育部门的“禁补令”就很难落到实处。而这一问题的解决,“归根到底要靠教育的均衡与优质发展。只有让评价的体系越来越多元、越来越科学,分数的焦虑、竞争的压力才能逐渐消退”。

举报事件过去二十多天后,9月27日,央视新闻报道,于都县教育局已对实验中学等4所民办学校违规补课、收费给予了全县通报批评,要求学校清退违规收取的相关费用,取消对负有领导责任的有关学校校长师德及年度考核评优资格。

责任编辑:潘程

相关阅读:教师补课事件热议:代课教师有偿补课被解雇

厦门中公教育温馨提示您关注 厦门教师招聘考试网 ,随时掌握厦门教师招聘信息、教师招聘阅读资料及辅导培训信息!

近日,因在校外私自补课被举报,山西原平一小学代课教师被学校解聘。此消息引起了很多网友的争议,一起来跟小编来看看新闻详情吧!

新闻

近日,山西原平市市长信箱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举报当地一小学教师杨某在校外私自开设补习班,该市民在举报信中称:该教师的做法对其他学生并不公平,教师无法做到在授课中一视同仁,难免会有将知识点留在补习班讲的行为,另外有些家庭并不富裕的学生,是无法负担补课费的。

对此,原平市教科局监察会通过对学校、学生及学生家长的多方询问,确定了杨某在课外开设补习班的事实,据了解:杨某今年49岁,被聘用为临时代课教师已经3年,担任四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自上个月起,杨某组织本班学生授课,收费300元/月,参与学生大约有有20余人。

杨某对补课的事实也进行了确认,对此,教科局要求该学校对杨老师进行解聘,并退还所有学生补课费。

小编了解到,这几年来,已经有多名老师因为校外补课丢了工作,例如:

9月26日,江苏启东市教育体育局通报称,滨海实验学校教师沈某和陈某有偿补课,责令学校将两人辞退;

河北邢台市教育局9月9日通报称,市内某中学教师刘某组织38名学生在校外违规办班补课,“计划补课20天,”,问题查实后,该教师被解聘;

今年7月,吉林市教育局通报了5起教师违规办班补课典型问题,多名教师受到严惩,其中一人被解除聘用合同,且3年内不允许其它中小学校(含民办)聘用该教师。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教育部发布开展1+X证书制度试点方案

非师范生该报考哪种教师资格证?小学还是中学比较好?

欢迎加入:2019厦门教师资格备考群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暑期直播课- 多种班型任意选择,足不出户备战教资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福建教师网(fjjsw666)

后台回复“ 备考手册 ” 获取教资精编备考资料

后台回复“ 预约 ” 获取近期教资教招免费讲座预约

各位考生,欢迎进入厦门中公教育网站!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来源于厦门教育局,厦门人社区等网站,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构成商业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维护您的合法权益。

信息反馈 | 政策咨询 | 课程咨询

相关阅读: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

[摘要]自今年3月开始,江西赣州某中学学生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刘文展的妈妈收到班主任的劝退通知

刘文展对学校的举报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教育局对刘文展举报内容的回复

自今年3月7日开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前,班主任以学校名义给其母亲发来一条微信:请刘文展换一个学校。校方随后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据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

于都实验中学是于都县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今年3月7日,该校学生刘文展在一封发至信访部门的举报信中提到,学校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也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还在补课。

没想到几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学校被举报了,此事是否与他有关。刘文展很生气,认为有人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于是又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出卖举报人信息。刘文展同时也举报了于都县教育局,他认为自己的信息泄露与县教育局有关,并且举报县教育局“放纵于都实验中学的违规补课及收费”等行为。

9月20日,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到,一份3月16日发布的《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对于这样的结果,刘文展称他“不满意”。他保持着几乎每周一次的举报频率,举报行为有线上的也有线下的。

本学期开学前,刘文展的母亲收到了一条来自班主任的微信,微信的内容是“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截至目前,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劝退刘文展的班主任被解聘

刘文展是在2016年9月以580分的中考成绩(满分780)考进于都实验中学的。又因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成为学校“免费生”,他不需要缴纳高中的学费和资料费,包括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其实他都不需要交。

当地教育局综治办肖主任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刘文展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他与其母亲和爷爷住在一起。劝退一事发生后,刘文展经常不在家,在酒店打临工的母亲因为早出晚归疏于看管,不知道刘文展在外面都干些什么。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刘文展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校长说劝退我是班主任擅自决定的,他代表班主任向我道歉。”

针对班主任劝退一事,肖主任告诉北青报记者,劝退事件发生之后,校方就曾对涉事班主任做出了口头批评。但鉴于事件发酵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当地教育局已于日前敦促校方对此事重新进行处理。“从教育局监察室发布的文件来看,学校已解聘涉事班主任。”肖主任表示,校方解聘的理由是,该教师在未获得校方授权下,擅自冒用学校名义发布信息。

肖主任否认“教育局泄露刘文展个人信息”的指控,至于为何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一直没有回应刘文展的举报,肖主任表示是“为了避免让孩子陷入舆论漩涡”。

对话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刘文展: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

北青报:你是“全免生”,补课收费不收你的钱,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去举报呢?

刘文展:我们这个县是贫困县,补课费相对于我们这里的孩子来说算一大笔钱。平时经济压力就很大了,很多同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补课费就辍学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能感同身受。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举报,我初二的时候就举报过数学老师在外开补习班。高一下学期自学了信访制度之后,我就知道了渠道,就往信访部门投诉了。

北青报:你举报的补课和收费是什么形式进行的?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刘文展:我们高一、高二是每周上课六天半,休息半天,一个学期400块钱吧。从未给学生开过发票,就是老师把名单上交了费的打钩。每到临近期末,学校以“定位费”名义,向每个学生收取1000元,其中600元为“定位费”,400元为周末的补课费。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北青报:你愿意对你举报的内容负责吗?

刘文展:之前我已经仔细阅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学校违规补课和收费情况,学生和家长有目共睹。

北青报:你身边有同学说过要和你一起举报吗?

刘文展:没有。他们亲眼目睹了我的经历,他们肯定有顾虑,会害怕。不过如果有人要举报,我会教他怎么做。

北青报:你怎么看待你被劝退这件事?

刘文展: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他们说,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责令我强制休学。开学了,班主任说,学校不接受我的报名,要劝退我。学校还认为我是青春期叛逆期,心理有问题。我觉得我很理智,做事前有思考。

北青报:学校现在要你回去上课,你不回去。不继续上学你爸妈同意吗?

刘文展: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我不和他们交流,他们站在错误的立场上,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和他们说没有意义。还有人建议我转学,可是我暂时不想继续上学了。

老师补课的举报信

北青报:很多网友评论你很有正义感。

刘文展: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我就是喜欢管闲事,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街上小吃夜宵店把垃圾倒在小河里污染,不利于旅游业的发展,我也举报过。

北青报:那你认为通过这些途径可以带来改变吗?我看到也有不少人说你幼稚。

刘文展:我觉得可以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本组文/见习记者 曹慧茹 熊颖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642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