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班长补习_补习班长桌

关于商品: 去哪儿购买补习班长桌?当然来淘宝海外,淘宝当前有683件补习班长桌相关的商品在售,其中按品牌划分,…

关于商品:

去哪儿购买补习班长桌?当然来淘宝海外,淘宝当前有683件补习班长桌相关的商品在售,其中按品牌划分,有DHP3件。 在这些补习班长桌的材质有实木、钢木、金属、木和人造板等多种,在补习班长桌的适用人数有6人-10人、11人-15人、16人-20人、5人以下和6人等多种,在补习班长桌的配送安装地区有上海、杭州市、南京市、苏州市和宁波市等多种,在补习班长桌的风格有简约现代、北欧风格、美式乡村、欧式和复古怀旧等多种,在补习班长桌的木质材质有松木、橡胶木、橡木、杉木和榉木等多种。

相关阅读:第七十三章 其乐无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王城这一次明显没打算让他们跑个一两圈就结束。

从第一圈开始跑,等众人跑的实在是体力不支后,他才说出了解散二字。

而这两个字刚说出来,很多人就已经汗流浃背的瘫倒在了地上。

“王老师,你,你这也太狠了吧。”张祥道。

“狠?早着呢,以后的体育课会比现在更狠。”王城道。

“我靠,本来以为体育课是享受,这还不如让老班占课上英语呢。”王威道。

胖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跑步,这五六圈下来,他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他也不嫌地上脏,躺在上面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还是白哥舒服啊,不仅不用跑步,身边还有班长陪着。”慕伟山羡慕地说道。

“诶,你们说白哥能不能追到班长?”张祥忽然问道。

“我觉得能。”许林第一个支持苏白,他道:“如果白哥初二那次就出手的话,肯定早就追到了。”

“不容易吧。”孙锋道:“班长明显没有谈恋爱的意思。”

“白哥最近的成绩进展的很神速啊,去年期末考试英语还是12分,前天摸底考试他英语试卷都快130了。”张祥道。

“有班长帮白哥补习,进展能不神速吗?要是班长能给我补习,我成绩也能上去啊!”王威道。

“你?”众人鄙视道:“你这倒数第一名还是算了吧,语文课后十首古诗词这都几个月了,你到现在还不会背,也就我们语文老师好,现在还问你,搁别的老师早就不管你了。”

“太难了,没有初一初二的好背了,初一初二的我两个月就会背了。”王威道。

“你丫的还要不要脸,两个月你也好意思说。”张祥道。

“你才不要脸呢,老子运输船一条命能打你十条命,你个废物。”王威道。

“切,谁还玩那垃圾游戏,现在都在玩LOL了好吗?再说你也就步枪厉害点罢了,说的就跟我刀子虐不了你十条命一样。”张祥不屑的说道。

几人躺在地上,聊着天打着屁,也挺热闹。

苏白看了看手表,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多分钟呢。

“我们也去坐会儿。”苏白问道。

“我,我能不能不去?”姜寒酥小声地问道。

操场上那么多同学,她怎么跟他坐在一起?

“行,那你找个地方歇一会吧,我先回去了。”苏白笑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聊什么呢?”苏白走到慕伟山他们几人中间,然后坐了下来。

“聊白哥你能不能追到班长呢。”孙锋笑道。

苏白摇了摇头,笑道:“初中是追不到了,等高中吧。”

“高中班长压力会更大,岂不是更追不到?”张祥问道。

苏白笑了笑,没说话。

姜寒酥的压力其实是想让她的母亲过上好日子,而这个,其实苏白现在就能做到。

只是这小丫头性子有些倔,未必会接受自己的帮助。

这傻丫头有时候看似很听话,但苏白知道,一旦涉及到一些原则问题,其实还是很倔的。

班长补习

不知道从她母亲那里入手会不会容易些,毕竟她母亲也算是过来人,应该知道苦日子的艰难。

不论如何,不论再艰难,自己高中都得把她追到手。

距离上一次亲她那次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跟她待在一起每次都忍不住想要抱她亲她。

如果再忍三年,等大学,苏怕恐怕自己会发疯。

“白哥,听唐伟说你玩LOL很厉害?”张祥问道。

“嗯,还行。”苏白道。

班长补习

“那白哥知不知道AP跟AD,还有物理攻击都是啥啊?还有啥是上单跟打野啊?我玩了之后发现很多东西都听不懂。”张祥道。

“我也是,这游戏不是分路的吗?分上中下三条路,然后一条路一个英雄,两片野区俩英雄,周日我玩的时候带了个惩戒去打野,被另外一个玩剑圣的打野狂喷了一整局。”慕伟山道。

“慢慢玩吧,玩久了就都能理解了。”苏白道。

如果以前没有玩过MOBA类的游戏,那了解这些还真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光一个补刀,恐怕就足够让他们摸索很久。

下课后,苏白跟许林一起上了趟厕所,然后便回教室了。

班长补习

他回到教室后,发现姜寒酥还没有上来。

等过了会儿,才看到姜寒酥抱着一摞数学试卷走了进来。

“这是周日我们班考的试卷,老师改不完了,各小组组长发下去后,等上课老师讲解的时候,可以用红笔帮同学批改一下。”姜寒酥说完,抱着试卷交叉着发了下去。

她发完后,苏白起身走上了讲台。

“那个,苏白跟姜寒酥的试卷在谁那?”苏白问道。

“班长的在我这。”赵姿举起了手。

“白哥你的在我这。”程立东道。

“把你们俩的试卷给我,我给你们换一张。”苏白笑道。

“嗯。”两人将试卷递给了苏白,苏白将他和姜寒酥的试卷递给了他们。

“是不是觉得很幼稚。”苏白将自己的试卷递给她后笑道:“以前改试卷时,我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能改到你的试卷。”

“感动吗?”苏白眨了眨眼。

姜寒酥没吱声。

“而且我的试卷绝对是班级里最好改的。”苏白笑道。

“白卷能不好改吗?”姜寒酥没好气地说道。

她手里拿的这张试卷,除了写了名字跟班级外,其余一个字没写。

“哈。”苏白笑了笑,道:“你不让我抄能怎么办呢?只好交白卷了,初三的内容我现在又不会。”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抄了?”姜寒酥问道。

“那下次我抄别人的?以我的面子,应该能借到不少女生的试卷吧。”苏白笑道。

姜寒酥先是抿了抿嘴,然后就在她伸手想要抓苏白胳膊时,却被苏白抢先握住了小手。

惹了她后,只要她抿嘴,必有杀招出现。

班长补习

现在苏白算是把她的习性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放,放手。”姜寒酥俏脸微红地挣扎道。

班长补习

苏白没放,而是看了她一会后才放开,笑道:“我家小寒酥真可爱,不过咬一次就算了,可不能咬第二次。”

苏白可怜兮兮地说道:“很疼的。”

“谁让你惹我的?”姜寒酥板着小脸问道。

“我惹你什么了?”苏白笑着问道。

“你……”

“我什么……”

……

相关阅读:青梅小甜心:竹马请接招小说免费阅读 – 红袖读书

江修齐在情场上顺风顺水,虽然不能常常和小女朋友腻在一起,但整个人也是得到了不少滋润,至于其他方面嘛……还是一如既往。

升上了初二,于娟管江修齐是管的越来越严了,手机收了不说,连客厅的电视遥控器都藏了起来,害得江修齐回到家的娱乐项目就只剩下了看小说,但这对提高江修齐的课业成绩来说,没起到丝毫的作用。

办公室

“你自己看看,你昨天做的这是什么作业?”

刘淑梅拿着红笔,气愤地戳了戳办公桌上摊着的习题册。

“这道题,眼不眼熟?我在课上讲过的原题!你当时在干嘛?”

刘淑梅气的抬手揪住了江修齐的耳朵。

“疼疼疼!”

班长补习

“疼?”

刘淑梅冷哼了一声。

“我不是你们班主任,没本事把你们各个都放在心尖子上,在我这儿不要没皮脸!”

张飞什么时候把我们放心尖子上了,打我的时候可就差没把我皮给打飞了……

刘淑梅是江修齐他们班的数学老师,三十七八岁,按理说还没到更年期,但天天看着就像已经到了更年期一样,对班上每一个人,除了江满满,都是吹毛求疵。像江修齐这样态度本身就不端正,基础本来就差的,更是三天两头被拉进办公室狠批。

今天还好,班主任们都去开集体会议了,不然这会儿就是刘淑梅和张飞对自己“混合双批”,不过光刘淑梅一个人也够呛的,因为刘淑梅那张嘴就跟开过光一样,一连说个三四十分钟不歇,整个人也没有半点的不舒服。

江修齐垂头站在刘淑梅办公桌边,被刘淑梅念的头都快炸了。

刘淑梅看自己跟前这个男生一脸的烦躁,抬手重重地砸了一下办公桌。

“我在拉你一把,你还嫌不耐烦了?!”

“没有……”

江修齐不想搞这些虚的,但卖刘淑梅一个面子,还是苦着脸否认了,但刘淑梅没想过给江修齐面子,冷着脸说道。

“我初一就带你们班,你,我是有印象的,你脑袋其实特别聪明。”

我谢谢你啊,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老师说过……

江修齐不以为意。

“只要你端正好态度,好好学,立马就能上去。这样吧……”

刘淑梅突然停顿了一下。

“我听张老师说,你和班长是邻居,你们在班上也是前后桌,从今天晚上开始,你有什么不会的,找你们班长补习去。”

“……”

刘淑梅话音一落,江修齐感觉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

我找江满满给我补习?

“老师……”

刘淑梅不等江修齐拒绝,嘴巴再次开合了起来。

“要是下次你的习题册上再出现这样的状况,我连着江满满一起骂,而你,出现一次这种情况,你就给我站教室后天站三天,站着听课!”

刘淑梅指了指江修齐满是红叉叉的习题册之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

“要上课了,你回去吧,这件事我下课会和班长说的。”

江修齐还想垂死挣扎一下,结果上课铃已经打响了,刘淑梅利落地拿起了桌边的教材,起身出了办公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7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