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农民工子女的暑假:没钱上补习班 困在出租屋中!收拾补课班

11岁张雅馨在小案板上写作业,一旁的张军才怜爱地看着女儿 华商报7月24日报道,即使一整天独自呆在没有空调的出…

11岁张雅馨在小案板上写作业,一旁的张军才怜爱地看着女儿

华商报7月24日报道,即使一整天独自呆在没有空调的出租屋里,11岁的张雅馨也觉得很满足,因为终于可以每天都看到妈妈了。

19岁的何秋明每天都会收拾好屋子做好饭,等上完工的父母回家,她说就想趁着放假好好陪陪父母。

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很多常年留守在老家的孩子都来到西安和父母团聚,但父母要上班,这些农民工子女的暑假,往往只能困在城中村的出租屋里。

女孩独自呆在出租屋

父母担心安全留手机

11岁的张雅馨从四川老家来到西安和父母团聚。

7月15日上午,西安市未央区石化大道路边的一个民房里,张雅馨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写作业,用胶带缠起来的泡沫包装盒当板凳,涂料桶上盖个小菜板就是书桌,菜板太小试卷太大,她写字写得很别扭。,床的对面是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床的旁边堆放了一些衣物,房间里还有两个电风扇,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床头放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这是爸爸妈妈专门留给张雅馨的,说万一有事就打电话。张雅馨说,她每天早上起来先写作业,写完作业没事了可以玩一会儿手机游戏,下午就在屋里睡一会儿。开学就上五年级了,她的学习成绩还行,其实她的暑假作业已经写完了,妈妈又给她买了两本试卷,让她巩固练习,她正在做的就是这两本试卷。

“有点无聊,没有小朋友玩。”张雅馨说,妈妈中午会回来给她做饭,吃完饭休息一会儿爸爸妈妈就又去上班了,她自己在出租屋里呆着,除了写作业、玩游戏再不知道干什么了,有些无聊,这里还比老家热,不过她还是希望呆在这里,因为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前几天去了爸爸的工地,爸爸贴瓷砖妈妈和水泥,他们工作很辛苦,工地上也没什么玩的,所以她还是在出租屋里等着爸妈。

张雅馨的爸爸张军才说,他们老家在四川泸县,他结婚前就来西安了,结婚后有了孩子一直带在身边,妻子在家带孩子他去上班,后来孩子到了上学年纪,在西安花费高也顾不上,就把孩子送回老家由姥姥姥爷带着,他们继续出来打工。每年冬天天冷了就回老家呆两三个月,其他时间都在西安,哪里有活就在哪里临时租房住,所以也没置办什么东西。平日里妻子时常会想念女儿,想孩子了只能打打电话,一放暑假才能接到跟前,但人在工地打工只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出租屋。这次租的房子没有大门不太安全,所以就给孩子留了部手机,随时联系。

收拾补课班

“准备再挣几年钱就回老家去,和孩子一起生活。”张军才说,女儿每年来西安过暑假,但他们并没有时间带孩子出去玩,这些年只去过一次大雁塔。好在夫妻俩这些年省吃俭用每年还能余下七八万元,在老家县城也买了房,他们准备再过几年就回老家去,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再分开。

收拾补课班

当问起有没有什么愿望,张雅馨说,希望能有小朋友一起玩,但不想去补习班,因为想和妈妈在一起。

每天给父母做饭

希望打工体会父母的辛苦

19岁的何秋明上大一,在江西景德镇陶瓷职业技术学院读环境艺术设计专业,6月20日放暑假后她没有回四川老家,而是来到西安父母身边,想多陪陪父母。

何秋明的老家在四川广元,从她七八岁起,父母就外出打工,每年只有过年才会回家呆一个月。放暑假和父母团聚这是第四次,第一次是2008年汶川地震那年,第二次是初中毕业,第三次是高中毕业。

“地震时特别害怕,当时联系不到父母特别着急。”何秋明说,地震那年她读小学六年级,当时正上课,突然教学楼开始晃动,老师将他们带出教室,家里的房子也出现了裂缝。

“我有时候也羡慕别人,长大后才明白生活不易。”何秋明说,她以前想不通,为什么父母不能陪着她,后来慢慢懂事了才明白,父母出外打工,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后来在工地上看到父母的工作、生活,不理解没了,越发心疼他们。

她有时候还会算一算,大学毕业、工作、成家,一个女孩能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小时候她一直在父母的怀抱中成长,现在长大了,她希望也能为父母做些什么。

“我每天就在家给爸妈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让他们回家能休息一会儿。”何秋明说,父母都在工地上当木工,每天早上6点出门,晚上8点回家,他们在明光路枣园村租了一间民房,因为她来西安父母怕她热,这两天才刚装了空调。

最近她萌发了打暑期工的想法,她把附近的餐厅、超市、水果店等都跑遍了,希望干一份服务员或卸货工的活,但对方一听是临时工,而且还要早点下班回去给父母做饭就不要了,所以至今还没找到工作。她觉得工资多少都无所谓,以前都是父母在养她,她也想体会一下父母工作的不易。

“孩子从小就懂事,我们也是因为养不起孩子才出来打工。”听到女儿说的这些,妈妈李桂香直抹眼泪,难过得说不出话,说他们希望能把孩子供出来,让孩子好好读书有个好前程,不要像父母一样下苦力。

母女见面就吵架

女儿说来西安还不如在老家

女儿青春期,妈妈爱唠叨,从小没带孩子沟通不畅,同是暑期团聚,胡莹莹家的气氛显得不太和谐。

收拾补课班

15岁的胡莹莹和11岁的弟弟胡锦福从安徽老家来西安半个月了,但这些天他们一直困在沙井村父母租住的小屋里,哪儿也去不了。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里,住着他们一家四口,,母女俩睡一张、父子俩睡一张。妈妈胡金盆说,天热每天晚上烧水洗澡,一家人轮流洗澡都要洗到12点。

夫妻俩每天早上出门晚上回家,白天只有姐弟俩在家,两人吃饭就在村里买,其他时候就自己打发时间,怕不安全几乎没有出过村子,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家里,玩玩手机写写作业。胡莹莹来西安原本打算找工作的,“我的手机打不了电话,想挣钱买部手机。”胡莹莹说,她不到16岁没人愿意雇她,而且爸妈怕她一个人出门不安全也不让她去,最近同桌在网上给人刷单挣钱,她也准备做,就拿妈妈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可大家都说这是骗人的,她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天天困在出租屋里,妈妈唠叨,爸爸不爱说话,感觉还不如回老家。

“我有几个小伙伴,他们有时候带我去骑自行车。”弟弟胡锦福说,他在这里新交了几个朋友,他们带他骑共享单车去周围转了转,再没去什么地方。之前来西安小姨夫带他去过大雁塔,这是他唯一去过西安的景点,他在书上看“秦始皇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还挺想去看看。

“哪有那个钱啊,本来想给报个 英语(精品课) 班都报不起。”胡金盆说,儿子挺懂事,不乱花钱学习也还可以,但老家的英语没好好教,儿子马上上初中怕跟不上,本来想在西安给报个英语培训班,结果问了一下一节课就要100多块钱,最后决定还是算了。

胡莹莹在安徽合肥一所技校读幼师专业,学校教他们化妆所以平日里都会化妆,这让父母很不能接受,“别人美都是自然美,你一个学生居然还化妆。”胡金盆批评女儿,女儿并没说话但脸色不太好看。

胡金盆说,夫妻俩从孩子小的时候就出来打工,丈夫是瓦工她给丈夫打下手。孩子交给爷爷奶奶照顾,老人只管孩子的吃喝,平日里也不让干活。女儿被惯得啥都不会干,来西安连被子都不叠,更别说打扫屋子做饭了。她说多了还不爱听,总说奶奶好妈妈不好,和她一言不合就吵架。有一次她生病胃疼和女儿儿子通电话,女儿竟说:“你胃疼我也胃疼啊,有什么好说的呢?”她被噎得难受。女儿总说:“你从小没带过我们!”这让胡金盆无言以对,但为了供两个孩子读书她别无选择,女儿每年学费生活费得3万,儿子1万多,夫妻俩挣的钱只够供孩子读书和老人生活,女儿还不懂事爱乱花钱,一个月的生活费要1000多元。

谈话间,胡金盆一直在唠叨女儿的种种不好,当问起为什么不喜欢妈妈时,胡莹莹有些生气地说:“她废话太多。”华商报记者告诉她这样说妈妈不对,即使妈妈唠叨也不该这样说她。胡莹莹转过脸去不再说话,当摄影记者提出给全家拍张照片时,胡莹莹很是抵触,父母怎么劝都不答应,最后干脆转身离开。胡金盆说,这些年在外打工没把孩子教育好,她准备回家照顾孩子,让丈夫一个人在外打工。

(原题为《出租屋里的“候鸟”》)

(赵瑞利、张旖华/华商报)

推荐文章:高中在线补课哪里好

高中在线补课哪里好

高中在线补课哪里好,简单学习网高中免费试听,高中网络课程视频随时听反复听,一线教师讲授,在线答疑,错题追踪,帮助学员改善成绩! 简单课程互动性强,学习服务贴心,适合不同学习成绩的学生.

考试

收拾补课班

1、要正确对待考试。考试是检查学生学习效果的一种方法,考得好,可以促进自己进一步努力学习,考得不好,也可以促使自己认真分析原因,找出存在的问题,以便今后更有针对性地学习。所以,考试并不可怕,绝不应当产生畏考心理,造成情绪紧张,影响水平的正常发挥。

2、做好考试前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对各科功课进行系统认真的复习,这是考出好成绩的基础。另外,考试前和考试期间要注意劳逸结合,保证充足的睡眠和休息,保持充沛的精力,这是取得优异成绩的必要条件。

3、答卷时应注意的主要问题是:①认真审题。拿到试卷后,对每一个题目要认真阅读,看清题目的要求,找出已知条件和要求的结论,然后再动手答题。②一时不会做的题目可以先放一放,等把会做的题目做完了,再去解决遗留问题。③仔细检查,更正错误。试卷答完以后,如果还有时间,就要抓紧时间进行检查和验证。先检查容易的、省时间的、错误率高的题目,后检查难的、费时间的、错误率低的题目。④卷面要整洁,书写要工整,答题步骤要完整。

4、重视考后分析。拿到老师批阅的试卷后,不仅要看成绩,而且要对试题进行逐一分析。首先要把错题改正过来,把错处鲜明地标示出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以便复习时查对。然后分析丢分的原因,并进行分类统计。看看因审题、运算、表达、原理、思路、马虎等因素各扣了多少分;经过分析统计,找出自己学习上存在的问题。对做对了的题目也要进行分析,检查自己对题目的表达是否严密,解题方法是否简便等。

5、各科试卷要分类保存,以便复习时参考。

收拾补课班

6、杜绝各种作弊现象。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程中,敖沐阳一路查看手机信号,等到有信号的时候,他立马给陆虎打了个电话:“虎哥,我刚弄到一批鱼,漠斑牙鲆!”

“漠斑牙鲆?你不是跟我拽文吧?多宝鱼?”陆虎问道。

“绝对是漠斑牙鲆!不是多宝鱼!”

“那你等着,我这会就带人带船去你那边。”

“不用了虎哥,我这会在海上,我往红洋那边开着呢,咱们在金鳖滩那边碰头吧,你去我那里太远了。”

“好!”

电话挂掉,敖沐阳一路加速向红洋方向驶去。

漠斑牙鲆是多宝鱼的学名,这种鱼在中国叫多宝鱼,在欧美叫欧洲比目,在学术上则叫漠斑牙鲆。

其中学术上的称呼是针对野生鱼的,所以在中国的海水产行业就有了个小规矩,养殖的这种鱼就叫多宝鱼,野生的就叫漠斑牙鲆。

这小规矩是敖沐阳在京城酒店学到的,在他家乡其实没有这种说法,因为他家乡也接触不到野生的多宝鱼。

陆虎则是大海鲜商,自然熟知这种小规则。

半个小时后,两艘船在金鳖滩海域碰头,陆虎开来了一艘小型的水产运输船,这种船的中部没有底,而是个大网笼,直通海洋中,可以用来运输活海鲜。

敖沐阳将渔网拖上去,陆虎捏了捏鱼头和鱼身,又打了灯光仔细看鱼身上的花纹和斑点,再看鱼眼和鱼嘴,最终点头:“好,确实是漠斑牙鲆!”

“肯定了虎哥,我能骗你嘛?”

陆虎大笑:“哈哈老弟别见怪,你真是牛笔,说实话,我真不信在红洋这片有人能弄到活的漠斑牙鲆,结果你让我开眼界了!”

敖沐阳道:“我就是运气好,碰到了这么一批鱼,它们应该是从养殖场跑出来的,不过绝对是野生的。”

活的漠斑牙鲆在市场上是看不见的,要买只能从欧洲一带进口,价格极高,陆虎给了他五百块一斤的价格,这超出敖沐阳预料。

他想跟陆虎长期合作,于是就坦诚问道:“虎哥,我不占你便宜,五百块一斤是不是有点贵了?”

红洋海水产多,活的多宝鱼一斤也就是五十块,漠斑牙鲆虽然相对珍贵,但也没有十倍差价。

陆虎摆手道:“这是当前市场价,你没占我便宜,我也没占你便宜,咱们是君子之交。噢,生意交往的交。”

说到最后一句他笑了起来。

敖沐阳也笑了,问道:“现在野生多宝鱼这么贵?”

“不野生的也贵,物以稀为贵。”陆虎道。

敖沐阳纳闷了:“养殖多宝鱼早就成规模了,这玩意儿有什么稀奇的?”

陆虎脸上露出愤懑表情,“玛德,还不是那些养殖场缺德?现在流行用呋喃西林养多宝鱼,结果它娘都用这玩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查出来了,大量养殖场被查封整顿。”

呋喃西林是一种抗菌药,在畜牧、水产养殖中被广泛使用,它可以增强鱼体对疾病抵抗力,且可以增加鱼肠对食物的消化再吸收能力,让鱼体生长更快。

本来这种药是用来治疗肠炎,成本低、效果好。但它有一个缺点,人一旦食用了呋喃西林或含有呋喃西林代谢物的水产品,药效能在人体内留存2年之久,会诱发各种疾病,甚至致癌,孕妇食用更是可以导致畸胎!

听了陆虎的话,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狠?”

“还有更狠的,有一些养殖场的鱼被查出了孔雀石绿、恩诺沙星、环丙沙星、氯霉素、红霉素之类的药物残留。”陆虎越说越不满,“都他酿的疯了!”

收拾补课班

网子里的鱼都被转移了过去,一共五十五条,都是大鱼,合起来差不多有二百公斤,一公斤一千块,这又是二十万入账。

收拾补课班

陆虎痛快给他转了账,天色不早了,两人约定找时间一起喝酒,然后分道扬镳。

除了五十五条成年大鱼,最后还剩下一条幼鱼,敖沐阳本想将它扔入水中放生,但红洋大多数海域不适合野生多宝鱼生存,他决定还是带回家自己养。

收拾补课班

养殖多宝鱼不难,它们比较安静,喜欢贴在海底沙层,这样放入鱼缸中即可。

多宝鱼的样子很有意思,它的幼年状态和成年不同。

幼鱼的眼睛跟大多数鱼一样长在身体两侧,成年后两只眼睛就长在身体一侧了,且有一只眼在中间位置,另一只逐渐向左或向右移动,反正不对称。

回家后,他将这条小鱼放入鱼缸里和鹦鹉螺放到了一起。

幼年多宝鱼虽然喜欢吃甲壳类生物,但鹦鹉螺是个头很大的甲壳类,它连个甲壳边也啃不下来,二者可以共生。

收拾补课班

吃晚饭的时候敖小牛没来,鹿执紫也没来,这让他挺纳闷的,就带着将军去了学校。

收拾补课班

鹿执紫在收拾一间教室,他敲敲门道:“鹿老师,您可是够尽职尽责啊。”

看到他进来鹿执紫笑了起来:“我想收拾出一间教室,然后开个补习班,帮村里的孩子补习功课。这几天我和敖老师、朱老师谈了谈,又了解了一下村里学生的知识水平……”

剩下的话她没说,只是无奈摇头。

敖沐阳明白她的意思,镇上学校能有什么教育质量?学生们除了填鸭式的塞进一些基础知识,还能懂什么?

收拾补课班

他问道:“你打算补习什么功课?怎么收费?”

鹿执紫道:“全学科补课,收费?哈,现在在编教师哪有敢开收费补习班的?免费啦!”

收拾补课班

敖沐阳顿时竖起大拇指:“鹿老师,!来来来,吃晚饭,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鹿执紫嘻嘻笑道:“多谢夸奖,不过我没什么胃口,天太热了。”

敖沐阳道:“凑活着吃点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开课?”

鹿执紫道:“等到桌椅送到后吧,我联系了村长H县教育局,他们答应会尽快拨款买一批桌椅送过来。”

敖沐阳撇嘴:“就敖志义那性子?他能从村里拨款买桌椅?”

第二天下午,敖富贵的铁皮船开回来,几十张桌椅卸到了码头上。

收拾补课班

鹿执紫看到后心花怒放,对赶来的敖沐阳说道:“看到没有?县里还是有人对乡村教育都是非常重视的……”

她正说着呢,敖富贵对敖沐阳说道:“羊子你数数,五十张桌子五十张椅子,我都检查过了没问题。”

敖沐阳点头:“你检查过就行,信得过你。”

一名随船来的家具厂销售员将一个单子递给他道:“您是敖沐阳先生?如果没问题,那您签个字吧。”

鹿执紫目瞪口呆:“啊?你买的?”

敖沐阳将笔在手里转了一圈,道:“你说对了,确实有人对乡村教育非常重视,不过不是县里,是在村里,是村里但不是村长,是我。”

PS:宣传一下弹壳的新公众号吧,号名是:全金属弹壳。之前的弹药库不是弹壳所有,这次弹壳自己搞了一个公众号,主要介绍文里出现的一些海水产物种,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7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