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补习

补习班任教实践心得体会,补课班家长体会

补习班任教实践心得体会 炎炎夏日,列日当头。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环境才激起了我要在暑假参加社会实践的决心。我要看看…

补习班任教实践心得体会

炎炎夏日,列日当头。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环境才激起了我要在暑假参加社会实践的决心。我要看看自己能否在恶劣的环境中有能力依靠双手和大脑维持自己的生存。想通过亲身体验社会现实,让自己进一步了解社会,在实践中增长见识,锻炼才干,培养韧性,更为重要的是检验一下自己所学的东西能否被社会所用,自己的能力能否被社会所承认。同时通过社会实践,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因此,在暑假的第一天我和一个同学一起来到了一个县城开始了我的暑期实践活动。

经过应聘,我们来到了一个专业暑期补习班任教。这对我来说既是一个机遇又是一次挑战,教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在这里我又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体会。接下来我把我的感触分条概述:

(一)教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职业。在这段不长不短教师从业经历中,我深深的体会到以前我的老师对我的用心良苦。学生不好好学习我也心急如焚,甚至比他们还着急。从跟家长的交流中我也体会到了父母的含辛茹苦,不管父母在家庭或者社会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在面对自己孩子的老师时,他们的眼神中透漏出的虔诚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二)挣钱的辛苦。在这里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挣钱的不容易,对于挣钱和花钱的观念也有了很大的改变。辛勤的付出不一定能得到同等的回报,而没有辛勤的付出是一定有任何回报的。

(三)人际关系。从事这样一个职业,我主要接触到的是学校领导、同事、学生及学生家长,每一层的关系都要用心去经营,否则,任何一个环节不顺利你就可能全盘皆输,这也是社会残酷的一面吧。幸好我现在的一切都还挺顺利,虽然在刚刚过去的一次学生考试中我带的班级成绩不太好,但是经过具体了解后我发现,我的学生比起他们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我对此感到还是挺欣慰的。

(四)自强自立。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在这次的工作中我和同事之间也同样存在着竞争关系,不努力就可能会受到处罚,而所有的一切也都取决于自己,取决于自己有多努力。

补课班家长体会

(五)专业的重要性。在给学生们授课时,我有时候也会感到有些心有余而力

不足,这是因为我自己的知识库还不够丰满,所以专业性是非常重要的。

(六)认识来源于实践。从课本上我学习了十几年的知识都远没有这十几天工作实践给我的感触深。我感觉在这十几天里我又长大了好几岁,对人、对事、对社会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匆匆的四十天,一个从组建到结束我都全程参与的暑假班圆满的落下了帷幕。这次暑期实践活动对我的影响很大,尤其是最后一天的家长会,看着好多家长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对自己孩子的期待和对作为老师的我的信赖,心里真的很感动。同时也想起了我自己的父母一定也是一样的感情!这些对我今后的学习和生活也必将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不管是从学习还是生活,做人或者做事,我都成熟了好多。

新学期开始,我会以一个全新的自我来迎接新的机遇和挑战,让我的人生更加精彩!

推荐阅读:年薪8500万的”补习天后”背后:到底隐藏着一个怎样的香港?

在香港地区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存在着一种兴盛的补习风气,发展到现在,大部分的中学生几乎都会进行补习。从最初小规模的补习班逐渐扩到大型补习社,为了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补习集团仿照造星模式宣传,打上各种旗号和噱头。

而这一现象,造成了许多学生家长的追星心态。

高付出自然有着高收益,据统计,香港学生一年交过的补习费超出20亿。因此一名普通补习老师的月收入也能达到几十万港币,而一位名气响亮的”补习天后”,他的身价更是一度高达8500万。

这些天价补习的背后,往往意味着承担高消费的父母。这不禁让人疑惑,香港的经济水平已经如此发达?

补习的巨大利益价值

提高教育水平是每个地区发展的根本,因此老师这一行业的存在必不可少。然而大众印象中的老师职业并不算吃香,他们虽然有国家福利,但每月仍然只能拿着微少的固定工资。

事实上,除了职业教师以外,近年来随着各种补习班的兴起,补习的学生们越来越多,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选择了成为一名”老师”。

补课班家长体会

这是因为补习的花费难以想象,据杂志报道:约120万的学生中一年花出的补习费就已经超过20亿数额,许多香港家庭只单科补习每月就需花销2000港元左右。

因此即使是一般的补习老师,月收入也能达到几十万,再加上一些补习衍生出的周边产品,将经济价值推上了顶峰。

补习教师的收入通常不菲,他们的薪水一般高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港元,在早年香港还掀起过一场补习届的天王争夺战。

曾经就有一家连名为”现代教育”的连锁补习社,在多份报纸公开刊登广告:以8500万港元的薪资与同行竞争著名的”补习天王”林溢欣。

并在此基础上开出四大条件,其中包括四年合约、以及享有收入最高分帐比率的65%、再加上每年100万元用于广告及宣传、最后还有签约诚意金3000万!

其中固然有噱头存在,但这样的条件还是不由让人咂舌,那么当一名补习老师的收入竟能如此高吗?

原来这位林溢欣老师是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中文系,他曾在会考时取得过三A成绩,于是在老试方面颇有心得的他毕业后进入了一家教育补习机构教授国文科目。打出名气后,他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竟然达到了近千万的年薪。

有人猜测,如果以每个课时获得25000计算,林溢欣一年的收入可以倍增至8500万元,正好是补习社开出的价格。

这是什么概念?这笔钱折合人民币为7700万,已经比目前全港所有雇工人员的月工资还要高出许多,甚至还一度成为了世界私立教育的最高记录。而当时的林溢欣才年仅28岁,他的生源量以及价值已经让一般人望尘莫及。

更出人意料的是,他直接拒绝了这个高收益合同。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为何林溢欣能有这样的底气?这是因为香港一位著名补习老师能堪比有名望的教授,基本一课难求,根本不会缺少经济来源。

而香港的补习文化非常夸张,补习老师赚钱快、且多,是香港人公认的事实。为什么补习能这么赚钱?这还要从他们的风气说起。

全民盛行的补习风气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香港的补习文化就已经兴起。但由于经济水平低下,那时的教育普及远不如当今社会,直到大型补习社的出现,这中间相隔了十年的时间。

在香港经济飞速发展的状况下,人才需求量也相应增多,只要掌握技术高学历文凭不再是唯一标准,人们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然而想要学习新技术必须要先通过知识的累积,各种”补习”也就应运而生。

补习班出现后,初时还只是用于社会人士的培训,如夜校等,发展到后来比重反而变为更倾向于校内学生。

据教育学院调查显示,在香港几乎只有20%的中学生能够升入大学,因此家长们极为重视孩子的分数。于是家长们恨不得挤出孩子的所有课余时间,同时上多个补习班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今一半初中生都会选择补习,到了高中后比例甚至上升到72%,趋势有增无减。为了让他们参加补习班,家长们使出浑身解数,出钱出力、不惜通宵排队报名。

除开经济水平的上升之外,造成补习盛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存在的是香港的社会竞争压力,根据教育主管部门数据显示:香港公认高等学府加上普通大学,每年招录的本科生固定人数还不到3万人,只占比百分之二三十。,香港的录取率大大降低。

这使学生们陷入一个循环,不上好的初中,就无法打好基础进入高中,而不上好的高中,就无法上名牌大学。

以此类推,许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补习成为一种习惯。俗话说的好:”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足以见人们在教育领域的庞大需求。

一旦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这种情况促使了香港补习行业的壮大,各种补习机构林林总总发展起来近千家,由于数量繁杂,还因此诞生出一些关于补习指南的网站。

街道上也常常能见到学生们抱着书在大街小巷里里穿梭,暑假期间补习班人数更是达到高峰。那这种风气是从何兴起的呢?

走在香港的区域就会发现,无论是商场、地铁、或是街头,都能看到许多巨型补习班广告牌。

其次,在这个领域很多”补习天王”,还会拥有自己的音乐录影带、以及一些周边文件袋、官方社交账号如Facebook等,包装能与明星明星媲美,以致于学生们还会自发的去为补习天王建立国际后援会。

而这种将老师提高名气打造成网红的行为,已经完全是按照造星的流水模式在进行宣传。

德国之声电台就曾报道过一项名为《香港特色——天价补习教师是怎样炼成的》的专栏,其中描述道:这些补习教师们通常以一种普遍”穿着整洁衬衫、梳着整齐发型”的形象示人,与此同时还会伴随着正能量的激情演讲。

是的,这并不是讲座或动员大会,而是在鼓励学生们勤于补习,只有如此,才能考上好的学校以及好的生活。不得不说这已经属于高等的策略营销,将”补习”和”学习进步”作为捆绑,戳中了许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心声。

传统老师大多照本宣科,枯燥无味的重复课本内容,所以很难赢取学生们的学习兴趣。于这一点,补习天王林溢欣介绍道:

“在补习班,我们会运用有趣的方式讲授知识。”

且不论真假,在汲取知识的同时能让学习生涯更有趣味,还能使学生更加灵活的运用知识。

补课班家长体会

正是因为抓住了这种心理,补习对学生或家长来说都成为了强大诱惑。

香港背后的社会体系

那香港补习班发展的背后是否意味意味着经济水平的发达?恰恰相反,它成为了香港如今的困境折射,是香港科技创新停滞不前的象征。

补课班家长体会

对于内地城市而言,它的面积要更加狭小,但登记的人口总数却超过 700 万,再加上往返各地的游客与代购,这座城市的人口密度其实相当大。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的香港已经从迅猛发展的首位掉落神坛,GDP增长率也逐步呈下降趋势。

补课班家长体会

经济的下滑从而导致就业机会慢慢减少,”大饼上”人们能分到的东西也越来越有限,而随之而来的是房价税收的增高,许多问题也就出现了。

人们的压力日趋增大,整天为房价而担忧,年轻人的创造能力也普遍被压抑,慢慢陷入恶性循环的境地。这点从补习班状况来看就可见一斑,除了孩子们要在有限的资源里竞争,家长们也不例外。

香港的高压和快节奏使一些整日忙于工作的家长没有空闲,于是补习学校专门为这些没有社会生存能力的”留守儿童”准备了一条龙式服务,从上下学的巴士接送,到时间课程设计正好与父母上班期间的空缺吻合,他们一步步代替了孩子的悉心教育工作。

补习班的存在虽然合理,但不属于最正确的方式。或许香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近年来已经开始采用新的教育体制。

尽管目前学生们的课程已经向内地看齐,可升学压力依旧没有减少。不过由于香港文凭竞争力大,不少父母开始醒悟,他们尝试着将子女送到外地升学。补习班们,终于顺势减少。

可能不久后的将来,香港的经济也会再次迈入新阶段。

推荐阅读:被《小舍得》戳中的都是谁

《小舍得》直戳“小升初”阶段家庭的痛点,呈现了父母为何走向“鸡娃”,又怎么走回来的过程。

——————————

2016年12月,作家鲁引弓在出差回程的高铁上,看了一条关于课外补习班的手机新闻。他随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结果,评论区被朋友们“攻占”了。大家都深有体会,“都觉得自己是怪兽家长,怎么怎么给孩子补习”。

这些朋友直接给鲁引弓“点题”——“你接下来就写写,我们的孩子是怎么在课外补习的吧!写写起跑线之争。”

在这般强烈的呼声中,鲁引弓决定创作小说《小舍得》。

到了2021年春天,小说的故事被改编成电视剧。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小”系列第三部《小舍得》近日开播。这一次,大家热议的声量更大。在朋友圈飘着“鸡娃”“虎妈”词汇的当下,《小舍得》直戳“小升初”阶段家庭的痛点。

剧中,南俪和夏君山组成的“开明拍档”,在“小升初”的关键阶段,面对放养而成绩急速滑落的女儿,无法再保持淡定,踏上了辛苦的补习之路。而“战斗型妈妈”田雨岚,和游戏为主业、工作为副业的爸爸颜鹏,一直是“一个家庭两个方向拉车”,在需要夫妻配合使劲儿的“小升初”阶段,出现各种冲突。

面对“小升初”,是提前抢跑还是静待花开?这是一个问题。

思考教育的最终目的和去向

在《小舍得》剧中,几个“学霸”小学生的妈妈们,有专门分享私密核心信息的“火箭群”;有的家长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英语语感,在孩子8个月的时候,就请了伦敦口音的“一对一”外教。

剧中台词也生动解释了一种教育现象:剧场里一个观众突然站了起来,其他观众为了能看到演出,也不得不站起来。

补课班家长体会

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小舍得》原著小说作者鲁引弓说,自从2016年12月,朋友圈集体给他“点题”后,他就有意识地观察生活中家长辅导孩子学习的现象。

他感叹,很多故事和场景,“编都编不出来”。

比如有的孩子周末全天都要上补习班,中午休息时间很短,来不及回家午休。鲁引弓看到,在某培训机构门口,有家长居然支起了露营帐篷,让孩子钻进去睡一会儿。

还有家长曾和鲁引弓分享了一个真实场景:孩子考得不算理想,成绩排在全班40名左右,拿着卷子回来让妈妈签字。妈妈觉得这么晚了,又看到小孩子很恐惧地看着她,就鼓励了一下,没去责备孩子,而是说“下次加油吧”。

补课班家长体会

没想到,这孩子在妈妈面前跪下了,说:“幸亏我在这个家庭,如果我生活在别的家庭的话,像我这样子可能都被打死了。”

鲁引弓叹息:“你知道吗?作为旁观者,你也会觉得很辛酸。”“晚上在家,只要你用心听,真的会听到小区里穿窗而出的妈妈骂小孩子做作业的声音。另一方面,平时在小区里遇到这些家长,你也会看到他们对孩子很好,对邻居们彬彬有礼。可是一到管孩子写作业的时候,家长往往又控制不住情绪。双方都是很难的”。

补课班家长体会

《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的总制片人徐晓鸥认为,相比前两部,《小舍得》出的题更难了,“每一个面临孩子小升初的家长,都能从剧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徐晓鸥告诉记者,很多家长和“南俪”很像,初心是“佛”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快乐的,这是天下父母心。“《小舍得》呈现了那么多人为何走向‘鸡娃’,又怎么走回来的过程。人跟社会环境是紧密相连的,孩子在学校的状态、你自己身边的环境、家庭环境都会影响你的心绪。这部剧是做了比较集中的展示,希望大家思考教育最终的目的和去向是哪里”。

不一定想冲上前,也许只是怕落下

同父异母的两姐妹“南俪”和“田雨岚”,卷入了“比娃”的漩涡里,连一个简单的家庭聚餐也不肯放过。“比较”的问题,也是牵动观众内心的一个“痛点”。

剧中也展现了家境普通,没钱上补习班,但成绩优异的女孩“米桃”。她的出现,给弥漫着“比较”气氛的家长圈,带来了不一样的气息。

“在我采访家长的过程中,感觉到他们内心所谓孩子一定要超过别人、冲到前面去的想法不太强烈,他们更多是怕跟不上,怕落在后面——怕落下的心态,更让我怜悯。”鲁引弓说。

鲁引弓发现,很多小学生家长真不是为了“攀比”,或者一心希望孩子成为“人上人”,毕竟这代孩子家长本身也经历过这一套竞争体系,“他们太心疼自己的孩子了”。

《小舍得》剧中“南俪”的原型,是鲁引弓的一个朋友。现实版的“南俪”,是一家媒体的高管,具有相当不错的学养,教育理念一直开明而佛系,从没想过要求女儿去上课外辅导班。

鲁引弓说,朋友的女儿四年级时一次考试结束后,班主任给这位妈妈打电话说,孩子考得还可以,90多分,“但是感觉得出来,你的孩子没有在外面补课”。当时,这位妈妈没有仔细体会班主任话外之音。

补课班家长体会

等女儿到了五年级,有次考试,女儿考了全班40多名,最着急的不是妈妈,而是女儿自己。妈妈就去学校找班主任,班主任一点都不奇怪,说这次是区里出考题,比较难。之后还做了一个“实验”,在班级里,请在外补课的同学站起来。

结果,包括女儿在内,只有七八个人坐着。

女儿主动和妈妈说:“我想补习,否则我就落在后面了。”妈妈去报名补习班,其他家长嘲笑她“你现在才睡醒吗”——原来很多家长在孩子二年级时就来“占坑”了。

鲁引弓指出,由此可见,当下不少压力和动力,不完全来自家长,也来自孩子自己,因为孩子生长在这种生态系统里。有的孩子幼儿园时期英语口语已经很溜,有的孩子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学习中学数学课程,所有人的步伐越来越急促。

鲁引弓指出,大人和孩子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小孩的学习和心理状态与情绪息息相关。“如果成绩掉下来,或者发现班里其他人都懂了自己还不会,小孩子就会以为自己比别人笨,她一旦在情绪上这么认为的话,真的会越学越慢的”。

“有人说你是不是煽动焦虑?其实真不是,我们要超越这种家常里短,去看到整个生态系统的问题。”鲁引弓说。

“舍与得”的一念之间,世界已经有改变

被《小舍得》剧集戳中的,也有很多尚未拥有孩子却早早焦虑的年轻人。已婚未育的90后王小甲,每天在办公室里一群新晋妈妈的讨论声中,提前幻想写满“鸡娃”二字的未来。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在王小甲的想象中,已经度过了极为焦躁、痛苦、压抑的青春期。王小甲总是忧愁自己的工作和心态,无法承受孩子一生发展。

为了让王小甲相信未来,她丈夫在今年生日礼物盒子上写了一段话:“学渣+月薪3000是我初入上海职场的配置——看起来不高的起点,只要心态好,目标明确,一路还是会成长得不错。心态放平,一切都会顺利。”

《小舍得》编剧周艺飞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曾为孩子的教育焦虑,既担心耽误孩子又担心他们错过快乐的童年。“不要急,给孩子一点时间,把焦虑和忧伤放一放,成长自有答案。”这是她希望通过该剧传递给观众的精神内核。

“要改变的是一个系统,是我们整个教育观念。”鲁引弓坦陈,如果家长和孩子都着急的话,所有人都会被产业绑架的,“大量的培训产业进来,甚至被房地产绑架——也就是学区房,这个就没底了”。

鲁引弓希望,中国家长不要再去扎堆儿报名培训班、补习班了,给孩子留下一点童年的时间,“接班人”不该是一代刷题刷出来的孩子。“青少年对自由的向往,他们的野性和生命力,这些东西还得有,不能被题海淹没”。

关于“小升初”的焦虑问题大家年年都在谈论,但鲁引弓相信,一切都已经在变好。当下展现相关问题的电视剧和小说,不是为了煽动焦虑,而是让大家去反思。当我们心里产生那么一点温柔,产生一份关于是否“值得”犹豫和怀疑时,改变就在发生了。

“什么是舍?什么是得?你念头一转,一念之间其实世界已经有改变了。就怕大家都很执拗,那就没有改变。”鲁引弓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4月20日 09 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小学教育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djw.org.cn/post/9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