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正文

大连理工,来了!

新闻2019-06-155


叫“大连理工大学”

也有人叫我“大工”

我住在美丽的

凌水河畔

黄海之滨



算起来

我今年有70岁了


这70年来

我听说无数学子

在过年的时分

都承受过这样的“灵魂拷问”

七大姑八大姨:“考的什么学校呀?”


你:“大工”


七大姑八大姨:“在哪打工?”


你:



不过

固然七大姑八大姨不了解

但是

我的学子

只需在街道上走两步

就会被热情的大连人民

用浸润着海蛎子味的大连话

送来最诚挚的问候


“小小儿/棍宁儿(小伙子、小姑娘),你理工的吧”


也不晓得

人家是怎样一眼看出来的

咱也不敢问

可能

在气质这一块

我们拿捏得死死的



说到气质

“格子衫”必需具有姓名

你以为

我这里的男生选择格子衫很随意?

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终年走在时髦最前沿的他们

深谙格子衫对气质的决议作用

从颜色深浅到格子大小

都要经过严厉选择

“学院派”“运动系”“成熟向”......

总有一款合适你


 

固然曾经时髦时髦最时髦了

但总有人在我背后

偷偷地说本人找不到对象

是由于女生少

关于这口黑锅

我是回绝背的


毕竟

到目前为止

我的男女比例

曾经从7:1减少到2:1

这事儿说出来真真儿

是怪自豪的

 

要真衰败着对象

那咱也没招儿

有这样婶儿的男女比还不够?

还要啥自行车?



再说了

大工那么多坡

还敢骑自行车?

那你可是太飘了


敢在我这儿骑自行车的

都是真正的勇士

要是一不当心卡秃噜皮了

那你可别赖我


假如你要是问

这么多坡里

我的学子最爱去的是哪个?

“西山大滑梯”是当仁不让的

C位

从大学生超市到校史馆(根底部)

速度七十迈

心情那叫一个嗨



但其实吧

最嗨的不是下坡路

而是和你一同吹过的“校风”


都说学理工的秃头率高

但我的学子

大半可能都是被风吹秃的

走在西山大坡上

每个人的表情都是

“妈,头发扎得有点紧”



但也正是由于这股“奇特的风”

我这里的天空

永远都是湛蓝明澈的

空气里分发着

海水的咸味与花草的芬芳



要是吸饱了新颖空气

一定记得在我这里多走走

不是自诩

见过我的人

都说我很美



春有玉兰

静若清荷尘不染

夏有荷华

花气酒香惹人醉

秋有银杏

云起楼前黄金毯

冬有劲松

长街白雪漫天飞



于枝头连理

于暖春相遇


在最好的年华

我愿把最美的景色展示给你

让你可以与心爱的那个她

在微风煦日中

执手看遍四时风光

我希望

这能成为
你终身最暖和的记忆



有人说

我这里

只要沉闷的理工男

和无趣的理工女

可是我想担任任地通知你

这是谣传

毕竟

我可是“江湖”人称

“最文艺的理工院校”

没有金刚钻

咱不揽这瓷器活儿



峰岚杯

迎新晚会

校园嘉年华

校园文化节

国际文化节

......

只要你想不到

没有我办不了



带着小板凳

支起小方桌

听说

排票的人能够手拉手绕地球一周


我友谊提示一下

在这里

想看个节目

可能得朋友圈转发个锦鲤



什么?

觉得看节目不够劲儿?

布置!


令人血脉偾张的篮球盛事精英杯

生机四射的啦啦操大赛悦动杯

争辩“大佬”出没的文化杯

还有一举登上世界舞台

问鼎华语辩坛的“神操作”


别说了

爱了爱了!



不过呢

别看我的学子业余生活丰厚

就以为他们整天“游手好闲”

他们刻在骨子里的

务实、严谨、创新

让他们在各类创新创业竞赛中

大放光荣

近三年

每年拿到省级以上奖励3000余项


“学在大工”“创新在大工”

历来就不是随意说说而已



但是

他们的科研实力和肉体质量

远不止于此



70年了

我阅历过

无数的风云变幻

也看到过

数不尽的芳华与沧桑


但独一不变的

是我的学子

血液里流淌的红色基因

和丹心报国的无悔承诺



在我降生之初

老院长屈伯川

怀揣科教兴国的理想

不辞辛劳请来数十位知名专家学者

在筚路蓝缕中

用双手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来


几十年悠悠岁月

他一直心系我的开展

将本人的半生心血

都贡献给了教育事业



1997年2月18日

在这个永生难忘的日子里


永远分开了我

但我并没有真正失去他


他的骨灰

被撒在了这片挚爱终身的土地上

用另一种方式

见证着我的生长

而他对祖国的满腔热忱并没有被人遗忘而是以校史话剧的方式在无数教师和学子间代代相传


那年带着一颗火热的爱国之心王大珩先生义无反顾来到这里亲手兴办了
大连理工大学物理系对我的开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奉献
固然只要短短几年光阴但却在我的生命里刻下了永久的烙印让我和我的学子不断念念不忘


“两弹一星”元勋

“变革先锋”

中国光学之父”

......

这些是他的荣誉称号

却无法写尽他的光彩


一张白纸

白手起家

他用坚韧的信心

废寝忘食地勾勒着

光学事业的美妙将来

他是一名“科学家”

更是永久的“追光者”


这是1992年2月11日,王大珩在北京。 新华社发


著名力学家

钱令希

中国军事通讯工程奠基人

毕德显

催化科学奠基人之一

张大煜

内燃机事业先驱者之一

胡国栋

水利工程事业开辟者之一

李士豪

......



对我来说

你们不只仅是一个个名字

更是我得以存在的肉体源泉

“海纳百川、自强不息

厚德笃学、知行合一”

你们用高尚的品德

点亮了一代代学子的生长之路



第一颗返回式卫星

第一艘核潜艇

第一枚液体燃料探空火箭

世界上第一座砼斜拉桥与T型刚构协作体系桥梁

......

科技史上的多项“第一”

都有你们参与的身影

 

我国首枚大型运载火箭“胖五”

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

发明下潜深度世界纪录的“蛟龙号”

C919国产大飞机

......

也有你们拼搏的汗水


 

光阴流逝

转眼间

和你们在一同

曾经不止一甲子了


我看着很多的你

心胸神往向我走来

又有很多的你

满怀希望与我辞别




我记得

你朝气蓬勃的青春

我记得

你固执斗争的身影

我记得

你在这里的每一个故事

我记得

你对我说的每一句爱我



以前

你总说

遇见我

是你此生最大的侥幸


可是今天

我却想对你道一声感激

由于你

我的生命才会如此绚丽



往事波涛壮阔

前路绚烂可期


无论何时

我都会在这里

等风

等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