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正文

这就是西安!

新闻2019-09-095

“长相思,在长安。”

——李白


夕阳暖和的余晖

照在粗粝的石砖城墙上

光影斑驳



恍惚间

挺拔的城墙、大红的灯笼

似乎把你带回了千百年前

在宽广的朱雀大街上

行人如织、车马不息

冠盖如云、摩肩接踵

...... 



山河千里

九重城阙


这里

是多少人魂牵梦绕的中央

多少人

想亲眼一睹这里的盛世繁华


这,就是西安!



秦川



不同于陕北的黄土高坡

也不是陕南的峻峭高山

西安所在的中央

是南北之间恰如其分的

关中平原


开阔平整的土地

半潮湿半干旱的气候条件

暖和的季风吹拂

人们开端在这里定居



灞河、浐河、潏河、滈河

涝河、沣河、渭河、泾河

将西安包围起来


“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

——司马相如


都说“八水绕长安”

兴旺的水系

为关中平原

带来了丰厚的冲积土壤

原始农业开端在这里生根发芽



而“关中”之名

则与其四塞要道的地形有关

潼关、函谷关、武关、散关、萧关

这些冷兵器时期的重要关口

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将关中地域紧紧包围


“左崤函,右陇蜀”

雄关环绕,易守难攻

得天独厚的地势

让关中地域铜墙铁壁

更让当时的人们

将这里视作天府之国


“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

——《史记》

都城开端在这里树立



有人的中央

就有故事

有都城的中央

就有历史


与西安有关的种种

就在这八百里秦川上

冉冉展开了


天下



两千多年前

秦灭六国

天下统一


中国历史上

第一个大一统的王朝

在这片土地上

开篇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杜牧《阿房宫赋》


阿房宫

在山川河流之上拔地而起

遮天蔽日

渭水、樊川缓缓流入宫墙里

水面上架起的长桥如彩虹普通


图片来自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官网。


文人骚客笔下的秦都

繁盛而豪华

不过只看文字

人们总是很难想象当时的盛景

直到举世震动的奇观

兵马俑被发现



结实的发髻

细腻的五官

精密纹路的铠甲

逼真的兵器

与真人一样大小的陶俑

在黄土间列阵



秦始皇的威严

似乎可以穿越时空

从浩荡方阵的缝隙中

从神态各异陶俑的眼神中

迅猛而锋利地扑面而来



人们得以从中窥见

曾经盛极一时的秦王朝


但这片土地

容不下挥霍无度

更容不下暴虐无道


“骊山四顾,阿房一炬。”

——张养浩《山坡羊·骊山怀古》

站在骊山上四面环顾

宏伟绮丽的阿房宫已被一把火烧光



一个时期闭幕

一个时期开启


历史的尘埃

成为了这片土地的养料

丰厚了它的文化底蕴



主角更替

故事仍在继续


历经了漫长而多变的岁月

依然是在这八百里秦川之上

神话普通的长安

裹挟着汉朝的沉淀

退场了




隋末

天下群雄并起

李渊起兵

并于公元618年

树立唐朝

定都长安



人们总是会问

那时的长安

终究有多繁盛


“长安大道连狭邪,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长安古意》卢照邻


长安简直是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

宝马香车、纷至沓来

流云飞燕、歌舞升平



据《长安志》记

“外廓城东西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

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

主干道朱雀大街宽简直达147米

相当于如今的双向近20个车道


图片源自人教版《中国历史》教科书。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白居易《登观音台望城》

长安城里的千百人家

散布如围棋棋盘一样规矩

12条大街

把城市分隔得像划一的菜畦


东西南北,有条不紊

在繁华繁华中

长安城

仍然坚持着次序和整洁

 


听说

唐代的长安城

人口近百万

以至可能更多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李白《少年行二首》

少年们游春赏花归来

最爱与美丽的西域姑娘们一同饮酒


长安城的容纳与开放

让不同国度、不同民族的

商人、使者、艺人

学子、僧侣、工匠

云集于此


《长安十二时辰》彩色画稿。李佳祺摄


八百里秦川

已远不止八百里

它包括的是“天下”


人家


“北买党项马,西擒吐蕃鹦。

炎州布火浣,蜀地锦织成。”

——元稹《相和歌辞·估客乐》


生活在长安

买得到整个世界



图片截自《长安十二时辰》。


牵着驼队踏过黄沙的商队

满载着奇珍异宝、美食香料

从大陆悠远的另一边

来到这座东方的国际大都市



唐代长安城朱雀街的两侧

“四方珍异,皆所积集”

东市多寓居高官显贵

常能看见稀世之宝

“白马春风,酒肆胡姬”

西市则靠近长安的西大门

沿丝绸之路而来的胡商多落脚于此


胡音、胡骑、胡妆、胡食

疾速地融入到中国传统文化中


图片截自《长安十二时辰》。


来自西域的胡饼

更是紧紧系住了大唐人的生活


“胡麻饼样学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炉。

寄与饥馋杨大使,尝看得似辅兴无”。

——白居易《寄胡饼与杨万州》

就连白居易

也曾亲手制造胡饼送予友人

还问本人做的饼

能否能够比得上长安的饼


泡馍。

往常

在西安街头咥一碗泡馍

牛羊肉的鲜美与馍的香甜

在盛满热汤的大瓷碗里

得到了充沛的发酵

香气扑鼻


街边冒着热气的甑糕

更是将糯米、红豆与大枣紧紧包住

只需一口

梦境般甘美的米香、豆香与枣香

便会顺着舌尖直抵大脑


甑糕。


许多美妙的滋味

都是在驼背上

与晃悠着的驼铃一同

阅历过漫长的时空

来到这座古老的城市


自古以来

这里便记载着人们的悲喜忧乐

在诗词歌赋中

在名胜古迹中

在每天的茶米油盐中

也在城墙巷尾中



曲江池边

秦腔艺人演唱着

技巧丰厚的曲调


大雁塔旁

音乐喷泉秀让这座古老的城市

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古城墙上

游客骑着山地车

平稳在古城的青砖地上


回民街里

小商小贩大声地呼喊着

食物的香气不时从路边店面里飘出



古今相宜的生活节拍

应有尽有的生活方式

青春与古朴交错

现代感与历史感在这里融合



这座十三朝古都

见证着

秦皇扫六合的大气磅礴

见证着

汉唐万国来朝的恢弘气候

见证着

丝绸之路与“一带一路”的碰撞

见证着

历史名城与文化名城的再动身



9月10日到12日

2019欧亚经济论坛将在

西安举行


大会已胜利在西安举行七届

永世性会址落户浐灞生态区

世界眼光将再次聚焦于此



西安

是古老的

是生机的

是朴素的

又是自豪的


岁月赋予了这片土地

绝无仅有的沉淀

这里也将再次写出

无独有偶的故事



长安风骨照旧

汉唐霸气犹在

鲜衣怒马再千年

这,就是西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