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特稿:修例风波中暴力乱港实录

  新华社香港8月15日电 题:修例风云中暴力乱港实录

  新华社记者

  自6月以来,香港反对派和一些激进权力借战争游行集会之名,停止各种激进抗争活动。固然特区政府已屡次表示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已彻底中止,但他们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得陇望蜀、变本加厉,暴力行为不时晋级,社会涉及面越来越广。这些人肆意蹂躏法治,歹意毁坏社会次序,搞得香港乌烟瘴气、动乱不安。一些人以至悍然宣扬“港独”,喊出“克复香港、时期反动”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肆意凌辱国旗、国徽和区徽,悍然应战国度主权和“一国两制”准绳底线,其气焰之猖狂、行径之恶劣,令人发指。

  包围警总,冲击立法会,肆意应战管治权威

  在一些心怀叵测人士的怂恿下,从6月开端的游行屡屡演化为暴力抵触,其行动完整超出了战争游行示威的范畴。激进分子有组织攻击警察事情开端发作,警察总部两度被包围,政府部门遭到滋扰,特区立法会大楼更遭到严重冲击和大肆毁坏。激进分子肆意毁坏法治,应战特区管治权威。

  6月9日,有示威者发起“反修例”游行,10日清晨激进分子企图冲击特区立法会,并梗塞周边道路,攻击警察。攻击者组织紧密、分工明白,有人在前排充任“攻击手”,有人专责“布防”,有人担任通讯员,传送警方位置信息。激进分子叠高铁栅栏推向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雨伞、水瓶、铁枝等硬物,以至有人企图争夺警员佩枪。事情招致8名警员受伤。

  6月12日,激进分子先是霸占金钟一带街道非法集会,其后有组织地冲击警方防线,更以砖头、自制铁矛等武器袭警,形成22名警员受伤。至深夜,激进分子仍集结在立法会一带,更投掷自制熄灭弹。警方表现抑制,但有人不时冲击防线,警方迫不得已运用恰当武力遣散示威人群。

  6月21日,在特区政府已宣布中止修订《逃犯条例》的状况下,激进权力仍晋级行动,包围警察总部,有人向警总外墙投掷鸡蛋,有人涂污外墙,有人用“水马”、铁栅栏梗塞各出入口,大闸被铁链锁上,闭路电视被胶带、雨伞等遮挡。向警员淋油及运用激光射警员眼睛。有反对派议员到现场助威。当日,还有激进分子流窜至位于湾仔的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梗塞各出入口,障碍市民运用公共效劳;其后前往政府合署、高等法院大楼继续梗塞行动。据记者现场察看,激进分子在湾仔、金钟一带设置了多个物资站,派发头盔、眼罩、盾牌、食物、水及医疗用品等。

  6月26日,激进权力怂恿示威者第二次包围警察总部。铁马封门、激光射眼、漆涂监控、涂写粗口、高声喝骂,强拆公共木椅的木条作武器,拆掉“香港警察总部”水牌的局部字母和笔画。有反对派议员再次到包围现场助威。除包围警总外,网上还呈现“起底”警务人员个人材料的不法行为。

  7月1日,本该是香港各界人士留念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喜庆日子,暴徒们先是集结梗塞道路,冲击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不明腐蚀性液体。在围堵政府总部后,极端激进分子忽然以极为暴力的手腕冲击特区立法会大楼,用铁棍、铁箱车毁坏大楼玻璃外墙,用带有毒性的化学粉末攻击警察。他们强行闯入特区立法会大楼,在里面大肆毁坏,损毁庄严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在主席台上悍然撕毁根本法,展现意味“港独”的龙狮旗,更怂恿成立所谓“暂时政府”。

  多区捣乱,制造事端,严重毁坏社会次序

  进入7月,事态进一步晋级。激进分子在香港多区蓄意制造事端,或非法集结或非法游行。他们将暴力魔爪伸向社区,滋扰市民正常生活,歹意攻击警务人员,肆意毁坏社会公共次序,严重损伤香港法治。他们的暴力行径令人发指。

  7月6日,示威者在屯门发起所谓“克复屯门公园”游行。期间有示威者与包括老人在内的居民发作多起争论,有正常活动的居民不堪滋扰,躲入公厕避难,被围困近两小时,最后由警员护送分开;还有女子遭人泼液体并拳打脚踢。入夜后,有激进分子占领马路,包围屯门警署叫嚣指骂。不少当地屯门居民表示不满,直指这些示威者是真正扰乱社区安宁的毁坏者。

  7月7日,示威者发起九龙区游行,致使高铁西九龙站全日客流量大幅下跌,港铁称,当日约3.1万人次搭乘高铁进出西九龙站,较素日周末均匀客量暴跌50%。游行完毕后,激进示威者当晚在尖沙咀多条道路上非法集结,阻塞交通,与警方对峙叫嚣。有市民不满堵路,上前理论,遭到激进示威者围攻。作为旅游购物区的尖沙咀受游行冲击,大局部商户提早关门,广东道上许多名牌店外人潮不再。

  7月13日,有人以“反水货客”为名发起所谓“克复上水”游行,但游行最后演化成暴力抵触。激进分子肆意撤除左近铁栏,梗塞主要干道,以雨伞、铁棍等围殴警员,还有警员被疑似有毒刺激性粉末及腐蚀性液体攻击,事情中至少有16名警员受伤。有路过的无辜市民被指拍摄激进分子容貌,遭到拳打脚踢。区内大量店铺落闸停业,生意大受影响。入夜后,激进分子转往区内商铺捣乱,把药妆店门口的货物扔向店内,还有店铺招牌被拆毁。其后警方依法展开清场行动。

  7月14日,激进分子在沙田再次使出“先游行,后占领”的手段,暴力袭警,行径极端恶劣。激进分子不只拆下左近栏杆,筑成三角形的“铁栏阵”作路障,还用削尖的竹枝作武器;还有激进分子从高空向空中的警员投掷砖头、雨伞等杂物。在沙田新城市广场,激进分子与警方发作剧烈抵触。一名便衣警员在电梯上被暴徒踢倒,滚落到空中,其后激进分子蜂拥而至,围殴警员,并从商场高层向增援警察扔杂物;在新城市广场另一位置,有暴徒用雨伞攻击多名警员;还有十多名防暴警察被激进分子包围,被拳打脚踢……事情中,至少有十名警察受伤,有的被硬物击中倒地昏迷,有的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手指被咬断,血肉含糊……

  7月27日,在香港警方明白发出反对通知书的状况下,仍有局部人士前往元朗地域,举行非法游行集会并肇事。少数激进分子违法堵路,阻塞交通;围困警车,打烂车窗,以凌辱字句涂污车身。为防止激进分子与村民抵触,警方在各村口布防,有激进分子以粗言寻衅辱骂警员,其后投掷砖块、铁通等硬物,暴力冲击警方防线,企图闯入村内捣乱。还有激进分子包围元朗警署,报案室被迫暂停效劳。非法游行期间,有反对派议员到场为暴力护航。

  7月28日,激进分子以在中环举行集会为名,停止非法游行,激进分子在港岛中西区令港岛交通严重受阻。在港岛西区,激进分子掘起路面砖块、拆下街边铁栅栏、挪用渣滓桶等设置路障,毁坏左近路牌和灯柱,在多处路面纵火,更自制“火焰车”冲击警方防线。有人装备弓箭、熄灭弹等高杀伤力武器,有人在大街暗处以弹弓向警员发射硬物,还有人从高处投掷砖块、路牌等“空袭”警员,暴力再次晋级。

  冲击中联办,悍然辱国,触碰“一国两制”准绳底线

  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极端激进分子明目张胆地围堵、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凌辱国徽国旗,悍然应战中央政府权威和国度主权,肆意冒犯国度及民族威严,触碰“一国两制”准绳底线。

  7月21日,局部激进分子参与当日下午游行后,在港岛金钟、中环一带霸占马路。其后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前往西环,围堵、冲击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投掷鸡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弹,污损庄严的国徽,又毁坏中联办的安防设备,涂写凌辱国度、民族威严的字句,以至狂言成立所谓“暂时立法会”。警方晚上清场时,激进示威者在上环一带投掷发出烟雾的熄灭物品、不明粉末、玻璃瓶等攻击警方,还有人抢走警员的盾牌及在马路上纵火。

  7月28日和8月4日,局部激进分子妄图再次冲击中联办。这两次妄图冲击中联办的激进分子被防暴警察阻止,希图未能得逞。

  极端激进分子悍然寻衅国度威严的黑手并没有就此作罢。8月3日示威者在旺角游行,但游行再次演化为暴力冲击。期间,有数名蒙面黑衣极端激进分子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国旗,扔入海中,并升起印有“港独”标语的旗帜,悍然应战国度主权。8月5日,香港多区呈现严重违法示威及暴力活动,当晚极端激进分子再次到尖沙咀扯下国旗,扔入海中。这些暴徒可谓猖狂至极、丧尽天良。

  暴徒的辱国恶行严重冒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国旗及国徽条例》。《国旗及国徽条例》第七条规则,任何人公开及成心以燃烧、毁损、涂划、玷污、蹂躏等方式凌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立功,一经定罪,可处第5级罚款及监禁3年。

  在暴徒做出凌辱国旗极端行径后,有不少香港市民自发专程来到尖沙咀天星码头,发起守护国旗行动,举行升国旗典礼,严正谴责暴徒辱国恶行,并向国旗敬礼。

  暴力冲击中联办和辱国事情发作后,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香港特区政府与社会各界齐声谴责极端激进分子的暴行。香港警方已于7月26日逮捕一名涉案男子,其涉嫌刑事破坏、非法集会及凌辱国徽三项罪名。警方表示,调查仍在停止,不扫除有更多人被捕。

  四处滋扰,暴力晋级,将香港推入风险边缘

  进入8月后,“暴”和“乱”进一步晋级,激进分子行径猖狂,无法无天。他们以所谓“游击”方式,四处流窜滋扰毁坏;发起所谓“罢工”,阻塞公共交通,阻碍广阔香港市民正常上班;毁坏公共设备,悍然围攻多区警署、攻击警员,不时晋级的暴力将香港推入风险边缘。

  8月3日,局部激进分子借在旺角游行之名,偏离警方批准游行道路,分散多路在油尖旺地域展开活动式冲击毁坏。激进分子两度梗塞红磡隧道,令香港岛与九龙间的来回交通陷于停顿;先后攻击或围堵尖沙咀、旺角及黄大仙警署,喷写辱警字句,言语寻衅警员,用砖头、鸡蛋、油漆等杂物攻击警署,毁坏警车,以至在警署门口悍然纵火。

  8月4日,激进分子在港岛西、铜锣湾、将军澳等地停止大肆毁坏捣乱。肆意堵路涂鸦、围攻多间警署、再度以“快闪”方式梗塞红隧通道、流窜至金紫荆广场涂鸦雕塑等。记者当日在商铺林立、以往游人如织的铜锣湾商圈看到,随着激进分子的到来,临街商家纷繁落闸关门,大量游客及行人随即慌张分开。在激进分子被遣散后,铜锣湾商圈遗下遍地渣滓,路障横行,满目疮痍。

  8月5日,激进分子将滋扰、暴力恶行大幅晋级,由日到夜,分红多批,在全港多区发起滋扰活动,大肆毁坏捣乱,以至做出极端违法行为。香港十多个地域的公共道路设备受损,包括路边栏杆和行人路的路砖被拆走、平安岛标柱被损坏、道路设备被涂污、大量路口交通灯受损等;香港整体交通遭到严重影响,36条道路及红磡海底隧道一度受阻,96条巴士道路需求暂停效劳或更改道路,港铁有8条道路效劳严重受阻,有超越200个离港及抵港航班取消。记者走上街头发现,滋扰活动对香港交通、餐饮、效劳业形成全面冲击,市民日常生活严重受扰,民怨沸腾,以至引发抵触。

  8月5日及次日清晨,激进分子“兵分多路”,攻击全港多区至少十间警署。在警署外涂鸦辱警字句,向警署和警员投掷硬物以及汽油弹、熄灭弹等,用可伤害视力的“激光笔”映照警员,毁坏警车,在街道、警署和多处建筑物等地纵火,剪断电线。

  11日,在多区的非法集会中,有暴力示威者毁坏公物、梗塞道路;围堵警署,以激光、砖块攻击警务人员;更有暴力示威者投掷汽油弹,令警务人员受伤。

  13日晚、14日清晨,在香港国际机场发作了耸人听闻的暴力事情。在机场非法集会的局部激进暴力分子对两名内地居民施行了严重的人身伤害行为。13日20时许,他们先是非法禁锢了持因私往来港澳通行证到香港机场送人的深圳居民徐某,用索带将他绑上,用镭射枪映照眼睛并虐打,致其昏迷,在救护人员到场后,又百般阻挠救助。最后在警方的辅佐下,用时近4个小时才将徐某挽救。其间,他们还围殴了一名警员,争夺其警棍。14日清晨时分,激进暴力分子又以疑心《环球时报》记者付某假扮记者为名,将其双手捆绑并围殴,致使付多处受伤。

  据记者察看,目前激进分子的配备日益齐全,配有头盔、眼罩、口罩、木制盾牌、雨伞、行山杖等配备,有的以至穿戴防毒面具、战术背心、迷彩服等军事化配备,整个事情背后有周密的筹划。

  经过一连串暴力事情,近期激进分子暴力烈度不时进步。面对警方遣散,激进分子不但未有四散,有时更主动冲击警方防线,并以多种武器还击:中远间隔时,投掷砖块、熄灭弹、汽油弹、油漆弹,用可伤害眼睛的“激光枪”映照,用弹弓弹射硬物,更有人手持弓箭,以至在手推车上点燃杂物火攻警方;近间隔时,从高处扔重物“空袭”,近身时则用雨伞、铁枝、竹枝等攻击。

  令人警觉的是,香港警方近期接连查获激进暴力分子的武器库。7月19日,警方在荃湾区一座工业大厦内查获烈性炸药TATP(三过氧化三丙酮)、熄灭弹、汽油、利刀、铁通等武器,逮捕的多名嫌犯中有“港独”分子。近日,警方在沙田及天水围捣破疑心与示威有关的武器库,检获烟雾弹、汽油弹、弓箭等武器,逮捕11人,其中也有“港独”分子。据理解,从6月9日至8月6日,在香港发作的一系列示威抵触中,香港警方已逮捕589人,被捕者涉嫌非法集结、暴动、袭警等罪行。

  更令人警醒的是,西方反华权力与“反中乱港”分子内外勾搭,狼狈为奸。在近期香港一连串激进游行示威和暴力事情中,记者在多个现场发现,有外国人士呈现在激进分子人群中,并与激进分子交谈。近日,竟有“港独”组织喽罗在港密会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就在这次见面后的翌日,“港独”组织就在社交网站上扬言,正在策划9月罢课。事实上,香港反对派和本土激进分子与外部权力明里暗里的互相勾搭早已是公开的机密。美英等外部权力不但对修例风云中的极端暴力行为视而不见,用“自在”“民主”“人权”的冠冕美化暴徒,更是毫不避讳地频频演出“指手画脚”“召见汇报”的戏码。这种“主子”和“狗腿子”间“耳提面命”“摇尾乞怜”的主仆丑态显露无遗。

  修例风云发作以来,香港警方在接受宏大压力的状况下,据守岗位,无惧无畏,执法十分专业、抑制,是维护香港社会治安的支柱,也是守住社会稳定的最后一道屏障,无愧于世界上最优秀警队的赞誉。从6月9日至8月5日清晨,在执法行动期间,已有139名警员受伤。

  回忆这两个月来发作在香港的严重暴力事情,不难发现,修例事情曾经蜕变,正如不少香港人士所指出的,带有明显的“颜色反动”特征。假如任由“暴”和“乱”持续下去,不只会危及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富平安,而且会毁掉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毁掉香港的繁荣稳定,毁掉“一国两制”,广阔香港市民不会容许,全国人民也不会容许。

  8月7日,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行香港局势座谈会,通报了中央关于稳定香港当前局势的重要肉体,止暴制乱,恢复次序,是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急切任务。

  香港发作的暴力事情是一切法治、文化、理性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一切悍然应战“一国两制”准绳底线、蹂躏法治威严、毁坏社会安定、损害公众利益的违法立功行为,都逃脱不了被追查法律义务的结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特稿,实录,风波,暴力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