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仅仅2秒钟时间,他们错过了唯一安全跑出来的机会

  8月14日上午,雨后初晴的尼日河两岸格外宁静,成昆铁路埃岱二号隧道出口处,数十名抢修人员正在全力组织清淤排障,在阅历两次抢通后,线路清算工作仍在持续。

  12时44分,190多米高处的山坡上岩体忽然无征兆的发作崩塌,须臾间数万方土石滑落,包括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西昌工电段职工杨铭、何耀在内的17名工作人员在抢险过程中失去联络 。

  为背负成昆铁路人的义务和担当,他们不计生死,不顾安危,把抢险当作冲锋的号角和磨砺筋骨的锻造,用行动作出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抉择。他们是铁路的自豪,是人民的英雄,值得被永远铭刻。

  近半个世纪以来,大凉山上的“慢火车”好像不知疲倦的“钟摆”,将旅客从大凉山的这一头送往另一头,为他们带来了过上好日子的希望和曙光。

  凉山地域地处大陆腹地的封锁地域,交通闭塞,沿线大众出行极为艰难。1970年,一项工程的竣工给这个地域带去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成昆铁路建成通车,让开展滞后的大小凉山走上了开展的快车道,作为效劳民族地域、开展中央经济的钢铁大动脉,成昆铁路对改善凉山交通情况、亲密西南与全国联络、增强民族团结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成昆铁路开通运营至今的近半个世纪里,沿线贫穷地域的生活资源、教育资源、农业资源等经过这条铁路与外界停止交流,凉山“聚宝盆”里的物产不时被这条钢铁长龙保送到祖国广袤大地。

  一趟趟穿越在成昆铁路上的列车好像一枚枚协助当地大众精准脱贫攻坚的“绣花针”,串联起大小凉山沿线大众的消费生活。

  交通强国、铁路先行,铁路一直把成昆铁路的开展作为西南铁路现代化建立的重要组成局部,仅今年上半年,成昆铁路累计发送货物184万吨,每天就有2万多名旅客经过成昆铁路前往各个中央,是沿线大众出行和货物运输不可或缺的重要通途。

  对沿线彝族旅客来说,铁路承载着他们出行、经商、上学的愿望,是他们心中名不虚传“希望之路”。每日奔忙的慢火车,早已成为了他们的致富车、求学车、希望车 。

  7月底以来,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成昆铁路沿线区段屡次发作水害并招致线路中缀。由于铁路沿线许多地域公路条件极差,这条“希望之路”的被迫中缀意味着每天约有数万名沿线大众无法再像平常一样赶着猪、羊,背着玉米和土豆踏上“致富路”维持生计,也意味着,在行将到来的9月开学季,数以万计沿线学生不能按时回到课桌前拿起崭新的书本。

  面对沿线大众殷切的期盼,面对肩上“大众利益无小事”的严重义务,在水害发作的关键时期,如何高效完成抢修任务,快速恢复通车,是成昆铁路人不得不攻克的难题。

  作为一条典型的山区铁路,成昆铁路沿线山高坡陡、水深流急,地质结构极为复杂,是全国自然灾祸最严重的山区铁路之一。

  成昆铁路逾越大凉山区,蜿蜒出没于峡谷之间,横穿南北径向结构带和南北向地震带,断裂等各种灾祸性地质问题极端发育,全线有500多公里位于地震烈度7到9度的地震区,其中8到9度的有200多公里 。成昆铁路穿过四川盆地、盆周山地、横断山系、云贵高原,沿线不良地质现象品种繁多,滑坡、崩塌、泥石流等灾祸频发,地质灾祸隐患点位散布之高,世界稀有。

  在“白云缠腰浪作伴,脚踏绝壁头顶天”的险峻条件下,唯有与天斗、与地斗、与山斗、与水斗。修建于1958年的成昆铁路,直到1970年7月才全线贯穿,其修建难度之大、工程之艰巨、施工之复杂显而易见。

  为了在“筑路禁区”建筑铁路,筑路大军以“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英雄气概跨激流、战险山,不畏艰险,赴汤蹈火,发明出降服自然的巨大奇观。

  修建之艰,运营亦不易。风雨成昆路,近半个世纪的成昆铁路运营史是一部铁路人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斗争史,铁路人打败了一次又一次自然灾祸,谱写着一曲又一曲雄壮的抢险之歌。

  一代代战役在成昆铁路上的铁路人不畏艰苦,默默无闻地据守贡献,齐心协力守护着这条钢铁大动脉的平安。

  千磨万击还坚劲,铁路人在守护成昆铁路的奋战中愈难愈上,愈上愈勇。每一年,成昆铁路都要面临自然灾祸的严重要挟,在一次次与灾难的正面交锋中,铁路人迎难而上,让成昆铁路一次次转危为安,成昆肉体也在年复一年的考验中历久弥坚。

  而这一次,灾情异常严峻。

  7月下旬以来,甘洛强降雨不时,7月25日至8月15日,短短21天,甘洛县新市坝镇岩润村丈量站累计降雨量就抵达303毫米,而甘洛县多年均匀降雨量不过880毫米。暴雨招致成昆铁路甘洛段发作屡次发作泥石流、山体滑坡,招致中缀行车。铁路人日夜奋战抢通线路,但一轮又一轮水害东山再起,这样的应战史无前例。

  “从7月底成昆铁路第一次断道停运以来,我们接到过上万个咨询电话,其中接近一半是沿线大众打来讯问铁路何时开通的。”铁路12306客服人员回想,“虽然电话那头,彝族老百姓的汉语并不算流利,但却能逼真感遭到他们盼望早日恢复通车的急迫心情 。”

  老百姓急在心里,铁路人看在眼里。此时,一边是险情不时的水害现场,一边是人民大众的迫切期盼。

  “当时,他们完整有时机从现场平安跑出来。但是,为了发掘机师傅,为了现场其别人,何耀、杨铭又折返回去提示别人‘快跑’,就由于仅仅2秒钟时间错过了独一平安跑出来的时机……”西昌工电段工长陈坤呜咽着说不上话来。

  “跑的时分,我听到跟我一同跑的同事按响了对讲机敏报,左近的车站火车都能收到警报信号。”陈坤回想说,觉得整个山坡都在往下坍塌。

  一边跑,陈坤发现本人的身后不时有落石追逐本人,一些落石还砸到本人身上。跑出一段间隔后,他和几名同事已到平安地带,却发现杨铭不见了。原来,杨铭看到涵洞周边还有局部人员没有发现异常,跑出几米后,折回去提示他们,再也没有跑出来。在事发区域的何耀,也是如此。

  7月29日以来,何耀、杨铭不断据守在抢险第一线。

  “胖胖的,很憨厚,很踏实的一个小伙子,关于工作历来不说苦和累。”西昌工电段防洪办主任陈昕这样形容何耀。何耀平常在技术科主管防洪和雨量,遇到同事需求帮助做一些大修材料或其他工作时,他也总是放下手里的工作热心帮助,从无怨言。

  如今同事们手机里存着何耀的最后一张照片就是疲惫的他躺在工地上就睡着了。作为汉源桥路车间南尔岗桥路维修工区工长,杨铭更是由于现场抢险,家人和其他工友只要晚上才干联络上,连续的作业招致他的嗓子喊哑了,但他仍坚持带着感冒药又去抢险现场作业。

  这是一次关乎生死的抉择。何耀没有犹疑,杨铭没有犹疑,这群铁路人没有犹疑 。在人民大众相继撤离至平安区域后,铁路人逆行而上,朝着那片他们明知脆弱不堪的山坡进发。

  “我们就是看到这儿雨停了,然后水清亮了,也就是不含沙石了,也根本没什么水了,然后我们再开端作业。”参与了最近两次抢险的西昌工电段工长陈坤回想,每当条件允许,抢险人员就会抓紧时间展开边坡稳定和清淤等工作。“干累了就合着衣躺在照明灯旁打个盹,借着照明灯的温度把鞋子略微烘干。清淤作业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他们淌着汗不说,他们困倦了不说,但他们心里明白,本人正在全力抢修的不只仅是一条铁路,而是大凉山大众赖以生存的重要依托 。

  是怎样的一种勇气,让他们作出这样的抉择?

  是初心的力气 。从万千筑路大军在大凉山的土地上抛洒热血的时分起,一代代成昆铁路人就用鲜血和生命诠释关于“据守”的信心,践行“人民铁路为人民”的目标。为人民效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正是他们固执于这份事业的初心。7月29日,第一次泥石流掩埋铁路后,成都局集团公司职工第一时间开来十多台轨道作业车,深化危机四伏的中心受灾区域,将沿线百姓从风险地带转移进来。

  是任务的召唤 。成昆铁路是建立在“筑路禁区”上的生命之路。从建成之日起,已数不清历经了多少次自然灾祸。一代代铁路人就是在这样困难险峻的条件下肩负起“治山斗水保畅通”的任务,护卫着这条大凉山的开展大动脉。

  这一次,依然是“为人民”的初心指引;这一次,照旧是“保畅通”的任务召唤。

  愿英雄们安全归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跑出,错过,机会,时间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