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尽锐出战攻下坚中之坚——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成就综述

  新华社北京9月8日电 题:尽锐出战攻下坚中之坚——深度贫穷地域脱贫攻坚成就综述

  新华社记者侯雪静、骆晓飞、姚兵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发明了减贫史上最好成果,现行规范下的乡村贫穷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1660万人,其中集中连片特困地域乡村贫穷人口935万人,比2012年末减少4132万人,6年累计减少81.5%,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的越来越近,特别是深度贫穷地域的贫穷人口生死水平大幅进步,贫穷地域相貌明显改善。

  巨大的奇观 历史性逾越

  主要生活在云南贡山独龙江乡的独龙族,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75岁的李文仕是最后健在的20余名“文面女”之一,比照前半生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苦日子,往常她过着吃住不愁,含饴弄孙的生活,“历来没想过能过上如今的生活”。去年底,独龙族完成“整族脱贫”,独龙江乡完成了“一步跨千年”的历史剧变。

  “以独龙族等为代表的直过民族,是云南省脱贫攻坚中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云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黄云波说,针对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特性,云南省制定了全面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五年行动方案,从提升才能素质、组织劳务输出、安居工程等六方面发力。

  截至2018年底,云南省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有建档立卡贫穷人口75.17万人,已完成脱贫52.73万人,其中独龙族、德昂族、基诺族完成整族脱贫。

  独龙族剧变背后是人类历史上范围最大、速度最快的反贫穷斗争。内蒙古、广西、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宁夏、新疆民族八省区乡村贫穷人口602万人,比2012年末减少2519万人,六年累计减少80.7%。

  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报告称“中国在快速经济增长和减少贫穷方面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结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盛赞中国减贫方略,称“精准减贫方略是协助最贫穷人口、完成2030年可持续开展议程雄伟目的的独一途径”。

  精准施策“挪穷窝” 超凡举措“换穷业”

  吕有荣一家所在的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地处六盘山集中连片特殊艰难地域。班彦在土族言语中意义是“富有幸福的中央”,但是直到2015年,这个村位于“脑山”地域的5社和6社129户人中,依然有73户是贫穷户,是典型的“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中央。

  2016年底,这两个社整体搬迁到了山下的班彦新村。“咋能想到我们会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吕有荣经常站在山头俯瞰新村,他总觉得像在做梦。

  “搬得出,还要稳得住,这就需求不时拓展贫穷大众的增收渠道。”班彦村扶贫(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袁光平引见,搬下山后,各级政府部门、驻村工作队和帮扶企业都把工作重心放在谋产业、拓展致富路径上,协助班彦新村初步构成了以特征种植养殖、民族特征手工艺和乡村旅游接待等为主的多元增收渠道。2018年底,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到达9791元,辞别了之前障碍摆脱贫穷的出行难、吃水难、看病难、上学难、务工难和娶亲难等“六难”问题。

  班彦的变化,只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助力脱贫奔小康的缩影。

  ——青海脱贫攻坚以来,易地搬迁12万贫穷人口。

  ——甘肃省2016年到如今,搬迁范围达48.73万人。

  ——云南省原归入国度“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的65万建档立卡贫穷人口,目前曾经全部完成入住。

  ——新疆截至2018年底,让14万贫穷大众经过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拔穷根”,今年还将易地安顿贫穷户2.1万人,后续还将持续开展扶贫产业,发明更多就业时机。

  全国绝大多数深度贫穷地域的贫穷大众彻底辞别了穷窝窝,迎来了重生活。

  “斗穷70年,1年胜千年,皇帝不论饱,还是如今好。”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李家焉村高爱平,24岁才吃上第一顿饱饭。往常56岁的他搬下山,脱了贫,能洗热水澡,能用燃气灶,他用这句顺口溜形容如今的重生活。

  依照《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十三五”时期,全国将对约1000万建档立卡贫穷人口施行易地扶贫搬迁。截至2018年底,已完成870万贫穷人口的搬迁任务,到2019年底,将按方案完成剩余贫穷人口的搬迁。

  除了易地扶贫搬迁外,我国坚持“六个精准”的基本请求,施行了“五个一批”等一系列扶到点上、扶到根上的针对性举措,才获得了均匀每年减贫超千万,均匀每分钟减贫近30人的举世注目的成果。

  不获全胜 绝不收兵

  截至今年5月中旬,全国共有436个贫穷县脱贫摘帽,占全部贫穷县的52.4%。摘帽之后如何稳固脱贫成果,如何带动更多深度贫穷地域脱贫?记者日前在去年脱贫摘帽的河南省内乡县调研时发现当地找到了本人的答案

  脱贫攻坚以来,内乡县和牧原集团共同探究了“政府+银行+龙头企业+协作社+贫穷户”的“5+”资产收益扶贫形式。2016年以来,带动了13万户的36万贫穷人口脱贫。

  “过去我们经过扶贫形式创新,让贫穷户增收致富,下一步我们要让协作社实体化,为‘空壳村’注生机,完成村集体经济零的打破。”内乡县县长杨曙光说,“村里有了集体收入,才干培育产业,打造‘一支永远不走的扶贫工作队’,从脱贫摘帽走向乡村全面复兴。”

  “5+”扶贫形式中,协作社在资产收益扶贫形式中构成了大量资产,内乡县应用这些资产,培育富农产业,为乡村开展引入源头死水,跑出脱贫攻坚“加速度”,开启乡村复兴“新形式”。截至2019年6月,内乡县97个村已累计取得分红收入968万元。目前这一形式曾经复制推行至甘肃等全国12个省份的21个贫穷县。

  深度贫穷地域脱贫攻坚任务仍然艰巨,是决议脱贫攻坚战能否打赢的关键。目前“三区三州”还有贫穷人口172万人,贫穷发作率8.2%,“三区三州”以外的199个深度贫穷县还有贫穷人口467万人,贫穷发作率5.6%,贫穷水平深、根底条件差、致贫缘由复杂,可谓“最后的贫穷堡垒”。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表示,今年的脱贫攻坚工作将进一步聚焦深度贫穷地域,今年中央财政新增200亿元专项扶贫资金主要支持深度贫穷地域脱贫攻坚。深化推进“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普遍发动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参与脱贫攻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脱贫,贫困地区,攻下,攻坚,出战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