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戴健晖“三宗罪”,真道书院还要护短吗?

香港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在网上诅咒港警子女“活不过七岁”“20岁以前寿终正寝”已惹起极大民愤。日前,梁振英再度去函真道书院,请求清除戴健晖一切职务,将其踢出教育界。“莫说为人师表,即便市井之徒,也不应将对警察的偏颇和狠毒观念,殃及学子”,这番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今天是内地教员节,香港不过此节,但师道伦理,本无二致。为人师,传道受业解惑,师道是在第一位的,即便达不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境地,也绝不应怂恿仇恨,制造恐惧。学生家长联署、警队联署、网民联署,分歧请求学校严惩戴健晖,这样的民意合情合理,校方怎能罔顾?不能不顾大义,不理民愤,一味护短,只选择互换职位敷衍了事,这与真道书院“求真行道,达善臻美”的校训,完整是南辕北辙。

真道书院不能再护犊,戴健晖的仇警行动,除了针对警察的直接攻讦,已涉嫌“三宗罪”。

第一是将政治带入校园。虽然校园并非不透风的墙,教员也可有个人政治态度,但校园绝不能是政治角力场。今天香港的校园,最让人揪心的,莫过于政治裹挟教育。学生开学仪式致辞夹带“港独”行动,被怂恿鼓舞卷入“罢课”,以至在街头以所谓“死士肉体”对立警察,本源在哪?课堂不能免责。香港病了,首先是教育病了。戴健晖之流,就是“暴力”与“敌视”的输出源之一。他们在公收场合尚且如此,在课堂只会变本加厉。如此明显的病灶还不祛除,香港教育如何去病?

第二是制造校园欺凌恐惧。普通而言,学生间欺凌,校方尚要惩戒,戴健晖对警员子女狠毒诅咒是更上层楼,直接是教员对学生的欺凌。我们既不能忽视学生间的欺凌,更不能对教员的欺凌听而不闻。真道书院曾是警察家长争相为子女报读的“好学校”,假如戴健晖这样的教员真的能够“软着陆”,对家长而言,无疑是在头顶不散的乌云。家长忌惮教师欺侮学生,势必“敢怒不敢言”,但校方也要默不作声吗?

第三是产生恶劣示范效应。仇恨如火把,学生会被教师以身作则,其他教员会因这位教员平安无事而受鼓舞。总之,若对打破底线的言行不加处置,社会底线就会不时下移。这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

校风、师风、学风一脉相承。有什么样的学校,就有什么样的教师;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真道书院若真在乎本人这牌子,就应与戴健晖之流“割席”。还有一些学校,不追查参与违法活动的学生,还悍然表示为他们提供全力援助,让众多充溢正义的人们感慨学生被歪理毒害。校园不能政治化,姑息纵容,不分是非,只会暴露本身教育理念的偏狭,危害社会公序良俗,引发家长学生用脚投票。

对校方的首鼠两端,广阔市民等待香港教育局积极行动,无论是设立调查机制还是监视机制,无论是自行依规惩戒还是敦促校方严厉处置,都应严明教规,确保校园安宁,这也是教育部门的应失职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护短,书院,真道,三宗罪,戴健晖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