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正文

香港通识教育,是时候检视了

最近有人发现,香港有补习机构在自编通识教材中参加反修例运动内容,直接丑化警察执法,以至假借市民之口诬称“警察试希图杀抗议者”。这哪是成风化人的教材?这是怂恿仇恨的传单。

在香港,呼吁通识教育检视问题的声音不断不时。人们担忧教材放“毒”,比方2013年就出炉的所谓“占中”通识“教材”,以及不少通识教材中埋着的丑化国度、制造对立的内容;人们也担忧教员、编审“有毒”,“非法占中”搞手戴耀廷之流一度当起教材参谋及检查,曾任通识教育教员联会主席的赖得钟,更以“黑警死全家”标语作其社交媒体头像,而以“教协”为首的平台,更不时将社会激进力气拉入教育范畴,充实教育界的反对派力气,使得通识教育鱼龙混杂,变成新的政治角斗场。

有怎样的教材,就有怎样的教化;有怎样的人心,就会有怎样的政治。香港通识教育展开已10年,本意是要让学生“加深对社会、国度、世界和环境的触觉,培育正面价值观”,经过“扩阔学问根底与看事物的角度”,培育“联络不同窗科的学问和批判性考虑的才能”,但从今年夏天一些激进青年的表现看,通识教育自在而博雅的本意,显然落空。在7月立法会大楼受冲击后,连董建华也供认,是本人任内开端推进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问题出在哪里?

首先是教材不送审、无规范。不经送审的教材,既有错误,更有成见。明明是要引见辽宁舰,教材印的是改装前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明明是说要鼓舞正深思辨,但显然违犯客观公正、戴着有色眼镜,比方“教协”推出所谓《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教材,36页中有13页描绘反修例或质疑声音,5页写下官员回应,只要3页是刊载支持意见。这种经过教材化包装的政治宣传品流入课堂,将教出怎样的学生,不难想象。

其次是课堂泛政治、带私货。开学后,香港有教育界人士呼吁不要让政治裹挟教育,但从通识教育展开方式看,这似乎很难达成。由于教材不统一,教员发挥空间大,一些激进分子就在课堂做文章、塞私货,以至还有教员以“课外理论”的名义,带学生到反对派怂恿的游行集会现场。由此而言,反修例风云以来,也不全是社会习尚穿透围墙潜入校园,而是课堂内部就曾经出了问题。

再次是有通识教育、无国民教育。香港通识教育倡导关注理想、倡导批判性考虑,这自身是有意义的,但也有一个前提,即学生有足够批判性考虑的学问基底。而在香港国民教育缺失的背景下,一味强调批判性考虑,就会变成一条腿走路。脱离历史与国情,就很容易对理想简单否认;失去考虑的中国坐标,就很容易滑向“但凡不符西方规范的,便是掉队”的文化不自信。也正因而,早有人力倡香港教育的燃眉之急不是通识教育,而是“去殖民化”。

在2018年施政报告中,林郑月娥特首强调:“我们的教育政策目的,是培育青年人成为有素质的新一代,对社会有承当、具国度观念、香港情怀和国际视野。”今天香港的教育,能不能承当起这个目的?需求深思,需求共识,需求改动。由于一旦在教育上输掉,就会输掉一切。(人民日报客户端之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检视,香港,教育_相关内容